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八十九章紫根藤丝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26 2021-04-01 08:01:00

  “这样也行?”李家柒侧目看向苏苍耳,他家小媳妇儿别是为了安慰自己才说的这话吧?

  苏苍耳:→_→少年你真相了。

  “嗯!偶尔来一次也挺别致,”

  能不别致么,在悬崖山洞里看风景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别致的。

  “那我这个还要不要继续?”

  李家柒有些无奈了,他可是特地选了这么个地方,就是为了隐秘安全,结果根本不能用,白费了半个月,唯一的安慰就是他的头发长出来了。

  “走吧,我们再去找别的地方挖洞,要不就在我们家正对的山上找个地方挖一个得了。”

  “可以!”

  她只是想要找个正大光明藏粮食的借口,好吧,只要不是在她家地里挖地窖在哪里都行,其实在他们家地里挖地窖也不是不可以,主要是她对这古代的挖地窖技术不没有信心。

  “对了,村里有人家挖地窖了么?”

  答案果然如自己所想

  “当然没有啊,这年头仅仅够不饿就不错了,谁家会闲的无聊挖地窖啊,那都是有钱人家才挖的。”

  “那也就是说,其实你也不会对不对?”

  “呃!这个,不会是不会,可我觉得应该不难,”

  苏苍耳有些想要扶额了

  “花钱去镇上找那会挖地窖的人,在咱们家里挖一个,再在山上挖一个吧!”

  “啊?”

  李家柒有些懵的看着自己家的媳妇儿,为啥总惦记着要挖洞,啊不,是挖地窖?

  不过算了,只要媳妇儿想要他就能办到!

  “那行,我明天就去镇里找人,正好明天还得去将作坊给扩大些,方锅还要再准备几个,磨盘什么都要再定制几个,我正好将这事给一起办了。”

  第二天李家柒果然就找来了几个人,臭头他们已经被放出来,带着他们家的辅助往更远的府城和其他县里去卖了,所以如今村里的小作坊订单供不应求。

  李家柒只能再扩大生产,豆干和腐竹也打算分开生产,豆干的需求量少,而腐竹的需求量高,照着这个速度,如今租的空房子马上就挤不下。

  “忘记跟你说了,其实你可以找人单独盖一间作坊,正规一些的。”

  “单独盖上一间正规的作坊?这样也可以,等秋收完我就找人干活,咱们先将两个地窖给弄好再说,那几人是臭头他们之前认识的,手艺不错。”

  李家柒说着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疑惑的看着苏苍耳

  “媳妇儿,你说葛郎中怎么还不回来?别是拿着一千两跑了吧?”

  对于李家柒这小子的疑惑,自己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不会,葛郎中不是那种人,而且即便没有一千两,我们得了紫根藤的好处也值了。”

  这人就怕念叨,一念叨人就来了。

  没过两天葛郎中就来了,笑呵呵的来到苏苍耳家,见到诧异的看到有人在帮忙挖地窖,点点头,带着苏苍耳来到一旁,递出一个袋子给她,用眼神示意她打开看!

  好奇的接过袋子,这钱袋就荷包大小,看上去并不像是只放了一张银票的样子,她还以为是放的黄金,如是一千两银子的话这巴掌大的小袋子可装不下。

  入手轻飘飘的,好奇打开巴掌大小的荷包钱袋,发现里面有一张银票和,一卷透明丝线?

  看了眼银票是一千两的,往袖子里一收,就放入了空间,随即看向那透明丝线,有点像前世的鱼线,说透明也不完全透明

  “师傅这是什么?”

  葛郎中神秘一笑,看着那丝线道:“你猜猜这是什么?这可是好东西,千两黄金都不换的好东西,”

  苏苍耳狐疑,不是她多想,实在是如果这丝线是千两黄金都不换的好东西,葛郎中又不是没有亲儿子,怎么会给自己?

  “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拿在手里跟一团丝线没有什么区别。”

  葛郎中笑的很神秘的伸手捏起那丝线在手上捻了捻道:“丫头你可别不识货,这东西是我从那紫根藤里的弄出来的,可以说是紫根藤的心,紫根藤筋都不为过,要不是我和我家那个臭小子都没有内力,老夫都不舍得传给你,你用内力展开试试,水火不侵,刀剑不断,堪称神器!”

  苏苍耳只觉得神奇了!

  内力一动,这条丝线就被展开,然后看了看,朝着她家院子的一棵大腿粗的桃树打去。

  就见那桃树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葛郎中几步过去凑近桃树看,苏苍耳也觉得奇怪,刚才她打出去的时候,很顺畅,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的感觉,见葛郎中过去她也过去看。

  然后就面色一变的拉着葛郎中赶紧退后,桃树竟然从中间分成两半往两个方向倒下,被苏苍耳拉开的葛郎中心有余悸。

  但还是好奇的上前去看看那桃树平整的切口,在他们不远处出来歇歇的一个挖地窖的工人,瞪大了眼睛,咽咽口水,赶紧跑回地窖里,心有余悸的拍着心口对另外两个同伴道:

  “你们猜我刚才见到什么了?”

  一个正在刨土的同伴翻个白眼

  “你能见着啥?不赶紧过来挖,偷懒呢呗!”

  “是,不是,哎呀,我刚才见到这家那小媳妇儿,”

  另外一个就蹙眉道:“人家可是正经人家,你可别动歪心思,不然俺们下次不带你了。”

  那人是有些年轻也滑头些,话被打断,赶紧道:

  “哎呦,不是,想什么呢?你们听我说,我刚才见到这家的那小媳妇儿,就那么一挥手,一旁五米远外的树就被从中间劈开了!

  真的,我看的真真的!”

  那两人明显不信他

  “得了吧!赶紧干活!”

  “一天天的瞎咧咧,你指定是眼花了!”

  年轻的挖地窖汉子叹气

  “你们怎么不信我呢,我说的是真的!”

  “拉倒吧!赶紧干活!”

  他要是说给李家柒听,李家柒倒是会信他,可他说给同伴听,还不如说给鬼听,说不定鬼能信他!

  苏苍耳也是诧异的上前看那桃树中间被劈开的地方,光滑平整,如同刀切豆腐一样,再看看自己手里的丝线,当真是个好宝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