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八十三章解释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54 2021-03-29 07:30:00

  宋二说完带着赵家二丫头就走,一旁的狗儿爹道:“我带你们去更郎中家。”

  他们走出几步,就听到李家柒的大嗓门,其实是李家柒不自觉的用上了些内力在喊

  “大伙都看好了,这就是要给我做妾,想要勾引我的下场,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也不好意思做的太绝,下次再有人这么不长眼要害我的,我就直接给她卖到青楼里去,可别怪我没提前说明白啊!”

  “嗛!你小子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就是,也就赵家二丫头眼瞎看上了你了,不然谁会上感子给你做妾?”

  “老娘让你往自己脸上贴金,看我不抽你!”

  李婆子那个气白白损失了十两银子,亏不亏呀?

  李家柒一个蹦高跳下柴火垛子,冲着柴火垛主人喊一声

  “驴粪蛋儿你家这柴火垛挺结实的,回头往我们作坊送柴禾,给你算钱!”

  驴粪蛋儿家就一个十二岁的驴粪蛋和他奶奶两个人生活,要不是家里有两亩地,这几年又风调雨顺的,早饿死了。

  就这样,他和他奶也过的紧巴巴的,白米饭别说吃,就是见都没见过。

  “哎!好,谢谢七哥!”

  李家柒摆摆手就往家跑,李婆子在他后面拎着烧火棍追

  “你给老娘站住,你个小兔崽子,白白损失了十银子,你说说你败家不败家!

  他老赵家要卖闺女就卖闺女,凭啥让你出钱呐?”

  想到这茬,李婆子就来气,那两条腿倒腾的更快了,十两啊!十两!

  苏苍耳在身后看的好笑,这老太太好像也不是她以为的那种恶婆婆人设,倒是还挺不错的感觉。

  三嫂她们见事情竟然是这么个反转,当下也放下心来对苏苍耳道:

  “七弟妹,这老七对你是真好,俺们也不操心了,回去干活了。”

  苏苍耳点头,从头到尾都没有她的用武之地,除了站在这里被表白了之外。

  唇角勾起的往家走,李大妮来到苏苍耳面前,仰头看着她,小模样纠结了一下后开口

  “七婶婶我也会砍柴,我能也砍柴,往七叔的作坊里送吗?

  我保证一捆柴绝对不比别人砍的少。”

  苏苍耳伸手揉揉她的头,这样的孩子才是讨喜的

  “可以,想要好的生活就要凭自己的双手去努力创造,你这样很好!”

  李大妮被夸奖,咧嘴一笑,心里已经在盘算攒私房钱的事了。

  苏苍耳回到家,就见李婆子在院子里叉腰骂李家柒,手里的烧火棍还不停的敲打,一看就是气难平的样子。

  “你今天不出来给老娘出来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赵家卖丫头凭啥要你给钱呐,十两银子,你说十两银子能买多少东西?咱家以前连十两银子,别说十两银子,就一辆银子都见不着,你个败家的。

  分家出来你能耐啦,你办个作坊,你就不知道你自己姓什么啦啊?

  一下子就给出十辆银子,你有钱没见你给老娘我一个子儿,凭啥给他赵家十两,他赵家闺女金贵还是咋滴,金贵他别卖闺女呀?”

  苏苍耳嘴角上扬,刚一跨进院子里就成了李婆子转移怒火的对象,烧火棍就朝着她指来

  “你不是能耐吗啊?你就纵着他也不管管,你说说那十两银子凭啥给赵家,你当那银子是那么好赚的吗?

  他不是稀罕你吗?老娘就不信你说个不字儿,他敢把银子给出去,你俩手怎么这么松呢?就说说给他赵家十两银子?”

  李婆子说完捶着心口哎呦

  “哎呦我这心疼的呀,你们都自己当家了,还不知柴米贵么?

  那作坊里面,柴火,豆子,人工啥啥不要钱?”

  苏苍耳上扬的嘴角就没有下去过,看向开了一条缝的房门,心道:可不能让这老太太进去,万一看到他和李家柒是分屋睡的,不知要咋样呢?

  “出来跟娘说清楚不就完了?躲什么躲?”

  听到媳妇儿的话,李家柒咳嗽一声走出来,就见他娘歇歇够了,又拎着烧火棍朝他来了。

  李婆子是不打到李家柒就不解气的,李家柒还能不知道他娘的德行,干脆忍着被他娘揍几下得了。

  同时也解释

  “娘你听我说呀,这事儿吧,开始就是你儿子我没控制好,把赵家二丫给打的内伤了。

  你说我要是不将二丫头给买下来,他们赵家还不得赖上我家呀,就要是三天两头的看病,这儿疼那疼的想方设法跟我要钱,烦不烦?

  再一个也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让大家知道,以后别打我的注意。”

  “我呸!你当你自己是个香饽饽呢,还别打你主意,那老赵家是看上钱了,那是看上你了吗?”

  苏苍耳挑眉,这老太太看的还真透彻。

  李家柒翻个白眼

  “那也是你儿子我有魅力,他咋不找其他哥几个呢?”

  李婆子哼一声

  “你别打岔,那哥几个哪个像你这样成天闲的在外晃荡,他们不是在作坊里干活儿,就是在外面跑生意。

  你就说,你为啥要将人家给打伤,就你那小胳膊小腿儿的,能打的多重啊?

  赔个二两银子顶天了,哪里用的着十两?”

  李家柒摸摸鼻子看下苏苍耳,用眼神询问

  “咋说?”

  苏苍耳回他一个眼神

  “实话实说呗!”

  李家柒诧异了一下还以为自己理解错了呢,又用眼神询问苏苍耳

  “真的?”

  李婆子的烧火棍往旁边的石桌上一拍。

  “你问你话呢,你跟她眉来眼去的干啥?”

  苏苍耳赶紧扶着他娘坐下,面色正了正,看看院门口没有人,他才小声对他娘道:

  “娘啊,上次不是说我跟我媳妇儿去县里卖方子了么,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件事我谁都没敢告诉。

  今儿个我就告诉你一人,可别说出去啊!”

  李婆子狐疑的看着他

  “啥事?”

  “就是,”

  苏苍耳想到道士的身份怕是不简单,赶紧出口道:

  “回来的路上,他救了个老和尚,老和尚分别给我们二人传授了一甲子的内力,然后就找地方坐化见佛祖去了。”

  李家柒挑眉,听他媳妇这样说,也默认了

  “对,就是这样,所以你儿子我得了大机缘,看见这人头发没,就是因为那内力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