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七十二章两败俱伤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58 2021-03-23 16:46:00

  苏苍耳很想翻白眼儿,这都什么事,前脚遇到恶官,这会儿,后脚又遇到了江湖纷争,外面的世界好可怕,她要回家养兔子,还是兔兔最可爱。

  车厢被掀翻,他们也被从车厢上掀翻在地,若非苏苍耳有异能护着二人,怕是这会儿都要伤的不轻。

  那头老和尚和道士已经打上了,这家伙,交手刹那之间飞沙走石狂风乱起。

  李家柒赶紧去看苏苍耳

  “媳妇儿你没事吧?”

  “没事!”

  二人将目光都看向那一道士一和尚交手之处,苏苍耳用异能护在二人眼睛前。

  李家柒感叹

  “媳妇儿,看来那老和尚是真很厉害啊!

  你说我要是跟他学了功夫,会不会也像他这么厉害?”

  “不会,他有一甲子内力,内力不是一蹴而就的,要慢慢积攒,一甲子最少要六十年积攒,你才能跟他也差不多。”

  “嘶!六十年?”

  这两个高手对决,开始的猝不及防,结束的也很快,并没有像人家说的那样打个三天三夜。

  就见他们二人一个对掌后各自分开,然后又互相往对方的身上各拍两掌,两败俱伤的局面眼看是无可避免了。

  果然就见看那老和尚和道士各自落入一个方向,不巧的是,道士正好落入苏苍耳和李家柒这边。

  苏苍耳看一眼道士,又看一眼李家柒道

  “去看看那老和尚吧!”

  李家柒闻言立刻就往老和尚那里跑,老和尚捂着的胸口咳出几大口鲜血,见到李家柒跑来,扯出一个笑。

  那道士一脸审视和戒备的看着靠近他的苏苍耳

  “小丫头,你想做什么?”

  苏苍耳上上下下看他一眼

  “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怕什么?如果我说我能救你,你信么?”

  这老道士此时早已没有了仙风道骨的风范,身前是他自己吐出的大口鲜血,头发凌乱,面色惨白,闻言嗤笑一声

  “小丫头好大的口气,你难道不是跟那老秃驴是一伙儿的?”

  苏苍耳摇头

  “当然不是,我不过是看上了你这一身功力而已!”

  老道士闻言哈哈大笑

  “哈哈哈~咳咳,哈,你这小丫头想得倒美,老夫这一身功力,就是死也不会传给老和尚的熟人,咳!”

  苏苍耳见他这么说,那就是没得谈了?

  伸手凌空,将他的拂尘摄入手中,拿着他的拂尘道:

  “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一程吧!”

  老道士瞪大双眼

  “你是怎么做到的?咳咳,你的身上并无内力,咳,而你刚才用的也不是内力,奇哉咳,怪哉!”

  “你都要死了也没有必要知道这些。”

  眼见苏苍耳要对他动手,老道士赶紧开口

  “等一下。”

  苏苍耳手一顿,挑眉看他,就听他道:

  “你去看看那老和尚死了没有,若是没死,你帮我将他杀了,我便将这一身功力传给你如何?”

  苏苍耳点头“好!但你若是想跑,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她去了老和尚那里,见到老和尚在给李家柒传功,嘴角微微勾起,转身回到老道士身边道:

  “他死了,不过将内里传给了我相公!”

  老道士抿唇,随即哈哈哈狂笑几声看着苏苍耳道:

  “我若是让你杀了你相公,我就将一身功力传给你,你可,”

  “你的对手都死了,我觉得你也没有活着的必要。”

  苏苍耳说着再次将拂尘摄在手上,眼神一厉就朝着道士的头打去。

  眼见要被爆头,道士大吼一声

  “慢!慢!我将功力传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苏苍耳冷冷看着他,他才道:

  “放心,不是让你去杀你那小相公,而是让你护一个人,”

  苏苍耳蹙眉

  “谁?”

  “当今太后最小的儿子烨王!”

  苏苍耳忽然就想到前世看的那些宫斗剧,脱口问了句

  “那是你跟太后生的?”

  老道士诧异的瞪大眼睛

  “你怎么知道?”

  苏苍耳:我勒个大草!

  “猜的,不然你觉得我这个年纪,这个身份,能怎么知道?”

  “哈哈!好好,你可答应?”

  苏苍耳抿唇,为了那十年功力,先答应再说,反正自己也接触不到那个层次的人。

  “好!我答应你!”

  “你发誓!”

  苏苍耳给他个白眼,发誓就发誓,想着古代人发誓都是竖起三还是四根手指的,她竖起四根手指指天

  “我发誓,今日得了这个老道的内力,日后见到烨王一定护他安全,若违背誓言,就让我个家里的小兔子都死光光!”

  老道士:……“兔子?”

  苏苍耳很认真的点头“嗯兔子对我很重要。”

  老道士有些无奈的抽抽嘴角“你过来,坐在这里!”

  苏苍耳过去坐下就被他一掌拍在后背,然后开始传功,这老道竟然也有一甲子的内力,传功过后,老道就断气了。

  直到老道死了,苏苍耳都没有问一句他的道号,李家柒走过来,看看老道,叹气

  “媳妇儿,你说咱们这叫什么事啊?悟善大师和老道都死了咱们给他们挖个坟冢吧?”

  “你等一下。”

  苏苍耳说完去老道身上摩挲了一阵,竟然让她在老道身上摸出了五百多两银子,然后又将老道给拖到了老和尚身边,在老和尚身上只找到一百两多两。

  李家柒看着自己媳妇儿的举动,唇角抽了抽,忽然有些想笑,想着那两位前辈的死,又觉得不应该,叹口气和苏苍耳一起将这一个道士一个和尚的挖坑埋了。

  “媳妇儿,这两人都埋一个坑里啊?”

  看着媳妇儿示意他将两人都给埋一个坑里,李家柒有些犹豫了。

  “放吧,说不定这两人日后投胎还能投个双胞胎,或者亲兄弟呢,也是他们的缘分。”

  “好吧!”

  李家柒这个没有原则的,一切都以她媳妇儿的意志为主,真将手里搬着的老和尚给扔坑里了。

  两人埋好老和尚和道士后,走回马车时就见马车夫已经从昏迷中醒来,正这围着马车转悠呢,见到他们回来赶紧问

  “两位,这是发生时候么事了?我只记得看到一个老道士,然后老道士一挥手,我就觉得一劲风朝我扑来,然后我就晕了,醒来一看这里就我一人,我的车厢都碎了,这可怎么整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