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七十章和尚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18 2021-03-22 13:54:22

  “哦?你们有什么凭证证明那方子是你们夫妻二人的,而并非你们身后那位的?”

  李家柒一听面色就变了

  “回大人,那方子的确是我们所有,之前小的还去永兴酒楼卖过方子,那里的老板可以证明!

  而且昨天小人在县里的两家酒楼也卖过这方子,他们的掌柜的都能作证。”

  县令蹙眉看着他们身后自己的小舅子,一脸的不赞同,他们身后的县令小舅子则是呵斥

  “好你个奸滑的刁民,竟然一方多卖,都卖了那么多家了,竟然还想要卖给我的酒楼,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李家柒赶紧道:

  “这可真是冤枉小的了,我卖方子之前就说了,这方子是不卖独家的,您看上了就买,看不上我转头就走。

  可你却想白得我这方子,后又派人将我打伤,更是见到我家娘子后,无理的要求我家娘子留下,小人这才不得已敲了鸣冤鼓,还请大人做主!”

  县令看看他们身后自己小舅子,见其对自己使个眼色,目光落在苏苍耳身上,微微挑眉懂了。

  他这个小舅子最喜好人妻,这是又看上人家的小媳妇儿了。

  “咳!这些都是你的片面之词,一本官看这件事定是你这刁民空口胡言,来人,先将这二人押入大牢,等本官取证后再审。”

  下面的师爷闻言点头问一句

  “是分开关还是一起关?”

  “分开吧!”

  那几个衙役面露惋惜,这又是一对倒霉的小夫妻。

  苏苍耳第一次见识到古代的县令是这样判案的。

  起身理理衣服站起来,面色淡然的看着上方的县令

  “县令大人都是这般判案的?”

  县令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的小丫头,这才十三四岁吧,竟然已经嫁人了?

  “好个大胆的小妇人,竟敢质疑本官断案,来,啊啊啊~本官的眼睛!”

  整个堂上的人都惊了,就见那县令说着话啊啊大叫起来,随即两行血泪从他捂着的眼睛里面流出。

  整个大堂的人都懵,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县令这样明显是不能再做官了啊!

  苏苍耳伸手拽起李家柒往外走

  “走吧!如今怕是顾不上我们了。”

  因为现在大堂上所有人都跑去县令身边,关心县令的眼睛去了。

  苏苍耳他们走到县衙门口,有个衙差过来

  “你们,”

  苏苍耳开口

  “县令大人的眼睛是不能再做官了,我们也深感惋惜,他的判决应该也不能算数吧?”

  那衙差仔细打量一番,苏苍耳和李家柒,摆手

  “你们走吧,不过这件事不可往外说!”

  苏苍耳看一眼被人围着的县令那里,手指动了动,异能隔空将县令背后的脊梁骨处一捏,随即带着李家柒离开。

  他们前脚离开,后脚那县令就直接暴毙了。

  回到客栈叫了马车夫,他们二人就离开县里。

  前脚离开,后脚县里的大门就被关上,县令大人遇刺身亡,整个县城都轰动了。

  远远的离开县城,李家柒这个时候才后怕的双腿发抖

  “媳媳妇儿,那,”

  苏苍耳点头

  “身为父母官不能为民做主,翻到鱼肉乡里,还胡乱判案,该死!”

  李家柒咕咚一声咽咽口水,然后赶紧捂着苏苍耳的嘴巴,小声在她耳边说

  “我的好媳妇儿啊,这话可不能在外面说,咱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可不能让人听见。”

  赶车的车夫可不知道他们进过县衙,还上过堂,只听苏苍耳这么说就问

  “你们可是也听说咱们这个县令了,哎呦,我才在这里一天,就听人说咱这县令断案可真不咋地,就冤案就多了四五起。

  听说了没,那县令的小舅子,连续抢了两家人的小媳妇儿呢,这可真是没有天理了。

  这县令要是在咱们这里任满三年,那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呢。”

  李家柒应一声

  “”

  苏苍耳拉下李家柒的手,耳朵有些痒的白他一眼,李家柒讪讪的收回手,委屈的看一眼自己媳妇。

  “媳妇儿这次是我错了,对不起。”

  苏苍耳白他一眼

  “这次是我在,并且有,如果是苏四丫,你们要怎么办?”

  李家柒想到如果没有媳妇儿,若真是他带着苏四丫的话,怕是真要折在县里了,不禁一阵后怕。

  “媳妇儿~”

  其实他就没有想过,如果苏苍耳没有穿来,就没有豆干的方子,他也就不会来县里。

  当然,那县令也还是会来,还会继续搞的民不聊生,冤案累累,百姓苦不堪言,可如今一切都被苏苍耳给结束在刚刚开始。

  李家柒从怀里拿出三十两递给苏苍耳

  “这是我在前两个酒楼卖的银子,第一个酒楼卖了十十两,第二个酒楼卖了二十两,没想到会在第三个酒楼碰上那恶人。”

  苏苍耳接过银子放起来

  “老实在家养兔子吧!”

  李家柒经过县城这一惊吓,后怕的不行,立刻点头

  “不出去了不出去了,以后我就乖乖在家和媳妇养兔子,要不,我去学硝皮子吧,以后咱们家的皮子直接硝制好再去卖,还能省下一笔。”

  苏苍耳挑眉

  “随你!”

  马车忽然停了下,将车里的二人都给晃了下

  “怎么回事?”

  外面那位赶车的人道:“有个老和尚突然冲出来躺在路边,吓了我一跳。”

  苏苍耳掀开帘子看一眼外面趴在地上的老和尚,随即一合帘子道:

  “绕开走!”

  李家柒也掀开帘子看了眼蹙眉,转头问

  “媳妇儿,你不救他么?这人看上去是个老和尚,说不定是什么得道高僧,我们还是帮他一下吧?”

  “没心情!”

  苏苍耳如今只想回家,完全没有心情去救什么老和尚,自己可不是原装,虽然之前说的斩钉截铁的,就是他找和尚来收自己都没有用,可谁知道这和尚会不会看出什么?

  李家柒纠结了一下,在马车路过老和尚的时候喊了声

  “停车!”

  转头看向苏苍耳,可怜巴巴的道:“媳妇,还是救他一下吧。”

  “不救!”

  李家柒无奈了,蹲在车上看一眼老和尚

  “喂!老和尚没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