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六十九章小舅子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18 2021-03-22 08:30:00

  啧!这小子就应该给他点来自社会的毒打,让他知道钱不是那么容易赚的。

  但是如今这小子可是自己护着的人,看他被人给围殴自己还真不能淡定的在一旁看着,跑上前抬手就抓住了一人的后领,将那人给扔了出去。

  一脚揣在两位一个人的膝盖处,将那人给踢的一个踉跄没有站起来。

  再一拳打在一个人的心窝处,心脏是人最脆弱的地方,那人立刻就呼吸一滞,捂着心口倒地。

  另外一个见她个小丫头竟然还能将那三个人给打退,收起揣着李家柒的脚就要来踹她,被她一手扶了下那人的腿,另外一手里拿着的绣花针打在那人个膝窝处,然他站不起来、

  解决了这四个人,蹲下身将李家柒给扶起来

  “你没事吧?怎么搞的?”

  不等李家柒说话,就听酒楼里走出一男子道:

  “小丫头还挺能打的,也不看看你打的是什么人?”

  李家柒苦笑对苏苍耳道:

  “娘子这位是新来的县令的小舅子,他看上了我们的香干方子,想要直接征用,我没给,就被打出来了,”

  那位胖墩墩的青年男子,大概二十来岁,手里摇着扇子,听到李家柒叫苏苍耳娘子,诧异的看了看苏苍耳,又看了看李家柒,将手里的折扇一收,背着手围着苏苍耳和李家柒转了圈儿道:

  “你是他娘子?”

  苏苍耳冷冷看着这人,哪里都不会缺少这样的人,前世不也有一生奉献为国的高干子弟成了渣渣的,所以说这种县令的小舅子什么的,最是让人恶心了。

  “是!你不过是想要我们家的香干方子,给你就是了,何必打人?”

  香干是他们一早就说好的名字,如果叫豆干的话,一下就容易被人给猜出原料。

  那县令的小舅子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倒是诧异了一下,不过随即点头

  “你这小娘子倒是识时务,交出豆干方子,然后,你留下,他可以走了!”

  李家柒抿唇握紧了苏苍耳的手

  “她是我娘子,我们必须一起走,不然我就去敲鸣冤鼓!”

  “嗤!鸣冤鼓?哈哈哈哈~你小子可真有意思,就你这样的,去十个,我姐夫会不会打理看你一眼!去去去~不去我都看不起你!”

  李家柒心中怒火翻涌,他怎么就忘了县令是个这人个姐夫,可就算这样,难道县令还能公开帮他不成?

  苏苍耳带着李家柒,感受着他气的有些发抖,这小子估计这个时候很后悔招惹到了这么个人物,真是个愣头青,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的,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弯下腰的。

  “走吧,我们去县衙!”

  李家柒愣了下,抓着苏苍耳的手微微用力

  “好!我们就去县衙我就不信县令会公开帮他的小舅子。”

  他们身后,县令的小舅子不屑的嗤笑一声,“不帮我难道要帮你不成?真是个傻小子,走吧!”

  说着去看那几个倒在地上的人,蹙眉

  “起来啊!装什么装?难道那小妇人还能真将你么给打伤不成,一群废物!”

  地上的几人:“少爷,我们真没有装啊!”

  “赶紧起来,不然这月个月钱就扣了!”

  地上的四人咬牙起身,互相搀扶着跟上,至于他们受的伤,只能再找机会找大夫看了。

  白了眼那有碍观瞻的四个手下,没好气的翻个白眼,张轩手里的扇子一展开大摇大摆的跟着李家柒和苏苍耳往县衙走。

  李家柒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应该直接将方子送给对方得了,如今连累了自己媳妇儿。

  “媳妇儿,要不你别管我了,你这么厉害在哪里都能过的好好的,你一个人走吧我拖住那个胖子,总比被他给撸去的强,都是我不好,对不起你,我以后,”

  “你这小子废话真多,不过觉悟还挺高的,我也不是不可以自己一个人离开,可后续问题就有些反锁了,我这人呢,最怕麻烦,并且对如今的日子还算满意,所以被给我叽叽歪歪的,去看看那县令是个什么样的人再说。”

  李家柒听她说话脸上一阵感动一阵忧愁的,暗暗自责不已。

  有那好事的围观百姓也跟着他们往县衙去,就想看看这新来的县太爷,这次又会怎么判。

  也有那好心人提醒他们,还是别去县衙了惹不起呀!

  这人苏苍耳和李家柒都认识,正是之前李家柒跟着臭头混的那些兄弟中的一个。

  见到李家柒诧异的看过来,那人小声道

  “臭头老大他们去年就已经被抓进牢里去了,到现在还没有放出来呢!”

  苏苍耳蹙眉,这是要在牢里团聚了?

  李家柒一惊,看了眼身后的胖子小声问身边兄弟

  “怎么回事?”

  拍拍你家七的肩膀,大声说

  “听老哥一句劝,不要跟咱们县令的小舅子置气了,乖乖听话什么都好说!”

  他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对县令的小舅子点头哈腰的讨好笑笑,过头对李家柒小声道

  “还不是赖子那些人搞得,那些人跟着县令的小舅子熟得很,你自己小心些。”

  他说完就离开了苏苍耳和李家柒他们,装作惋惜的摇摇头,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

  他们小夫妻二人到了县衙直接开始敲鸣冤鼓。

  那守门的人看他们一眼,再看看他们身后那县令的小舅子,摇头叹气,又是一对不知好歹的小夫妻。

  “行啦,行啦,别敲啦!我去通知县令升堂。”

  守门的说完就往里跑,没一会儿听到里面传来升堂的声音,苏苍耳和李家柒被带到大堂上。

  “跪下!”

  走来两个衙差按着他们,直接将他们按着跪到地上。

  苏苍耳抬头看了眼堂上的县令,瘦的跟猴儿一样,那双眼睛里面带着些审视和不屑,懒懒的声音问

  “堂下何人啊?有何冤情速速道来!”

  李家柒就开口道:

  “回县令大人草民李家柒,这是贱内,”

  苏苍耳:……贱内?

  “我们夫妻二人来县里卖方子,碰上了身后这位说是您的小舅子,要强抢我们的方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