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六十章雄黄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13 2021-03-17 16:28:00

  原本支撑她五年丧尸生涯的温暖,也在爆炸那一瞬间成了寒冬,冷彻入骨。

  冷冷的看着地上因为疼痛而翻滚的人,苏苍耳冷笑一声抬脚走近他开口问

  “还想对我动手么?”

  因为疼痛的翻滚的人忽然停了下来,顿了下伸手指着耳朵听到这句话的方向,嘴里啊啊的发出声音,可是一句话再也说不出来,眼睛也再也看不到光明了。

  苏苍耳看着他的口型,意思就是在说“你这个妖女,你不得好死。”

  “我是不是妖女,就不用你操心了,至于我的下场,但凡威胁和打乱我平静生活的人,我都不会让其有好下场,包括你,可惜这些你都看不到了。”

  说完苏苍耳抬脚带着她砍的柴往远处走去,将这人扔在这里,至于他会不会被野兽咬死就不是她能管的着的。

  苏苍耳走后,暗处的人跌坐在地上,腿软的站不起来,额头上都是汗。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家老二,他之前见到这小子来找张氏,然后跟着一起上山就没好气。

  心道,大嫂的二舅家又不穷,做甚跟他们一样抢着挖山药,他就也拿着箩筐跟出来了

  没想到这人根本不挖山药,而是到处找什么,他就暗搓搓的跟着,结果看到他想要调戏老七媳妇儿,这个,昨天老七还心疼的往他那小媳妇脸上贴金呢,这会儿,就让他看到了这小子要对老七那宝贝媳妇动手,他带着点看好戏,顺便占便宜的想法没有出来。

  结果就看到了这么个吓人的结局,他的角度,就见老七的媳妇一抬手,那大嫂的表弟就两眼出血,口不能言的在地上打滚。

  后来又听了老七媳妇那句话,他简直要吓的胆儿破,我滴个乖乖啊!

  老七这是娶了个妖女吧?

  现在他完全相信老七说的,那蛇是他媳妇捡的了,怕不是捡的,是杀的吧?这七弟妹别是个蛇精变的吧?

  这么一想,他就咽咽口水,要起身,记过又坐地上了,腿还是软的。

  不行,他要回去买雄黄,蛇最怕雄黄了他要在家里备着些雄黄才行,想到万一自己落到那小子的境地,那还真不如死了算了,简直就是活受罪,太狠了,太狠了!

  看着还躺在地上的人,李家贰管都没管,等他腿不软了,起身就往山下跑,他要去买雄黄!

  苏苍耳又不是真的武功高手,能发现悄声而来的张氏表弟,却不能发现隐藏在暗处的李家贰。

  不过就算知道他躲在暗处苏残儿也不会做什么,毕竟这人是那小子的二哥,只要他不作死的跳出来蹦跶为难自己就行,不然,她不介意也对他下手。

  眼看天气越来越冷,苏苍耳要多多的准备柴火,她中午将上午的柴禾背回家,李家柒每天下了学堂都跑到山上来找她,将她下午捡的柴禾而已背回去。

  顺便一起抓上几只兔子,如果抓到野鸡就带去葛郎中家炖了吃。

  他们家的小鸭子和小鸡仔儿都被养在后面跟兔子一起,在特地盖的空旷屋子里。

  每天只要给这些小家伙撒点野菜就行,如果遇到虫子之类的,苏苍耳也会收进她带着的瓦罐里,带回去给小鸡和小鸭子当粮食,就是看着有些渗人。

  “媳妇儿,我下学堂了,今天打了这么多柴啊!”

  “嗯!”

  李家柒敏锐的察觉到了媳妇的心情变化,有些奇怪,自家媳妇儿怎么了?

  “回去说吧!”

  李家柒心里跟猫抓一样,回去将大门关上就问

  “媳妇,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

  苏苍耳将今天的事给他说了遍,着重观察他的面色变化、

  见他听了,只有气愤,没有觉得自己做的过分,有些诧异

  “你不觉得我做的很过分?”

  李家柒诧异的瞪大眼睛,惊讶反问“怎么会?

  你媳妇儿你做的很对啊!我为什么要觉得你做的过分?要是我,我杀了那家伙的心都有了,气死我了,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得去看看他如今的样子,反正他看不见,我去踹他两脚去!”

  李家柒说着就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回来一下抱住了苏苍耳,苏苍耳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蹙眉看着抱着自己的人

  “你做,”

  “媳妇儿,还好你有自保的能力,不然我会很伤心很伤心的。”

  苏苍耳:……这时候她承认,心里是有些暖的。

  “让你抱一下就好了,别蹬鼻子上脸啊!”

  “嘿嘿,难得能抱抱媳妇儿,你就让我多抱一会儿嘛!”

  这个无赖本性又暴露无遗了

  “给我放开!”

  “不放,再抱一会儿嘛!我家媳妇儿想想软软的,哎哎!再,”

  人被苏苍耳给拽了开来,没好气的问“今天学了什么字,给我写一遍!”

  李家柒哀怨的看一眼自己媳妇儿

  “能不能先吃饭?今天有没有小鸡炖蘑菇?咱们今天吃小鸡炖蘑菇吧,压压惊!”

  苏苍耳白他一眼,哪里能天天吃肉,一个星期吃五天还不行,小心变成个大胖子,走吧,去葛郎中家。

  “师父你能不能教我认一下穴位。”

  葛郎中诧异“怎么想起要认识穴位了?”

  “嗯,就是忽然想起来的,毕竟那些书我看一次也是都记住了。”

  李家柒看了自己媳妇儿一眼,对她眨眨眼,苏苍耳就当没有看到,跟着葛郎中去屋里,葛郎中给她拿出一个小木人道:

  “这个木人是当年为师学习穴位的时候,家师所赠,只可惜如今家师不知去向,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给你,上面有穴位,你自己对着看,喏,不是有那小子么,让他脱光了你给练手。”

  “噗!”正在喝碗里鸡汤的李家柒,听葛郎中这话突然就喷了。

  “咳咳,咳!葛郎中,你老真是,这个!”

  说着对他竖起一个大拇指,不服不行啊!

  苏苍耳也好笑白他一眼,轻咳一声,拿着怀里的木人看。

  这木人只有她手臂大小,身上的穴位倒是标注的很精壮,这是要多么精细的心思才能做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