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五十四章各不相欠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34 2021-03-14 16:30:00

  葛郎中围着苏苍耳转了好几遍,上上下下的打量她,这个小丫头也不过十三来岁,黑瘦黑瘦的个子也不高,五官倒是长的挺精致,可在精致黑不拉几的也看不出多好看。

  这么个小丫头竟然能将《黄帝内经》第一句听一遍看一遍就记住了?

  “那你听着,老夫再读第二句,书给你看着,我来读,你来对应上面的字。”

  “好!”

  苏苍耳接过书就开始认真的看,上一世她可没有看过这《黄帝内经》,如今也只是凭着超强的记忆力和对这些字的认识而已。

  就听葛郎中又道:“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

  意思就是,他向歧伯问到:我听说上古时候的人,年龄都能超过百岁,动作不显衰老;现在的人,年龄刚至半百,而动作就都衰弱无力了,这是由于时代不同所造成的呢,还是因为今天的人们不会养生所造成的呢?

  好了,你背一遍,再写给我看。”

  苏苍耳背了一遍后写给他看,竟然依旧还是一字不差的写了出来。

  李家柒时候已经沦为了背景,葛郎中来劲了,让苏苍耳自己看着书,他来背上面的话,然后说一句解释一句给她听。

  等到一整本《黄帝内经》都读完,解释完,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的样子了,李家柒听的头晕脑胀,已经睡了一觉了。

  等他睡醒发现,自家媳妇儿已经和葛郎中将那一本《黄帝内经》都给读完了。

  而且他家媳妇儿还牛逼的,将《黄帝内经》中的字都给记下了。

  李家柒看着地上那一大串字,懵了,葛郎中长叹

  “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竟然还能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奇才!

  丫头,你这过目不忘之能可还有他人知道?”

  苏苍耳看向李家柒,李家柒抱紧自己

  “媳妇儿,你不会是想要杀为夫灭口吧?”

  苏苍耳白他一眼,这家伙就是个戏精,一天到晚可多戏了。

  “嗤!就你?”

  李家柒:……

  “并没有,我在苏家也没有接触过这些。”

  “这么看来你当真是有过目不忘之能了,倒是让老夫捡了个大便宜,丫头你可愿做老夫的徒弟,跟我学医术?”

  “葛郎中要收我为徒么?”

  苏苍耳有些不确定要不要学医,就听葛郎中道:

  “老夫虽然只是个村里郎中,自问医术不比太医院的那些老家伙看,要知为师的师傅,就是你师祖,当年也是从太医院里出来的。”

  苏苍耳无语,她这还没答应,要拜这葛郎中为师呢,这就已经自称师傅了?

  “据你师祖所言,皇宫里的太医院那个地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所以你若做了我的徒弟,唯一一条就是不可入宫替贵人们诊治。”

  苏苍耳想了想还是有些犹豫的,她只想在这个没有丧尸又纯绿色的古代,吃饱饭,安稳生活,并不想做个给人看病的郎中。

  “这个,其实我并不想做个给人看病的女郎中,若是跟您学了医术,我怕埋没了您的医术。”

  葛郎中闻言点头,这个他倒是能够理解,沉思了片刻就道:

  “老夫实在是惜才,你这过目不忘的本领,不学医术真是浪费了。

  如果你是男子,还可去考科举入仕,日后的前程必然必然鹏程似锦。

  可惜丫头你生做了女儿身,我愿将这一身医术传与你,便是你不做郎中,不给人看病,日后你子女中有男子愿意从医的,你便将这医术传给他也行,我那不孝子是不会回来传承我的医术了。”

  李家柒闻言拽拽苏苍耳的衣服“媳妇儿你快答应吧,要不我替我媳妇拜你老为师得了!”

  葛郎中嫌弃的撇他一眼

  “你也会过目不忘?”

  李家柒:……“不会!”

  “不会就一边儿去,刚才老夫教你的那句话会背会写了没有?”

  李家柒张嘴背了几声就磕磕绊绊的,然后拿树枝在地上写的时候,更是只丢一横落一竖的,一句话的字都没有写完全。

  “就你这水平还要拜师,好意思么?”

  感觉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李家柒只能认命的看向自己媳妇儿,苏苍耳点头

  “回去我监督你学习,”

  然后看向葛郎中道:“那徒儿就拜见师傅!”

  “哈哈哈哈~好好好,有你这样的徒弟,即便你日后不给任何人看病,老夫也愿意教!”

  这天下午他们就没有上山挖草药,就在葛郎中家里学习认草药顺便在葛郎中家吃饭。

  第二天一早晨练完,李家柒拄着腿哀怨的看一眼苏苍耳

  “媳妇儿,失算了,咱们今天去苏家,其实就不用晨练的。”

  “坚持了就不能断,你休息一下我们一会儿就出发,今天早去早回,下午还要去镇上卖山药。”

  “好吧!咱们就空手去,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给他们带。”

  “随你!”

  二人去了苏家时正是才八点的样子,苏家夫妇见到他们二人最先来了,有些不知要说什么好,苏老娘只干巴巴的说一句“来啦!”

  “嗯!苏二丫他们还没有来么?”

  “还没呢,那个,你们咋会说到一百两的事上呢?”

  听苏老娘问,苏苍耳神色淡淡的反问

  “苏二丫没有跟您们说么?就是她说的那样吧!”

  苏老爹一边搓草绳子一边看他们一眼道:

  “她说是因为你们买东西不去她家杂货铺,然后话赶话的,你就说给一百两了解了我们对你的养育之恩,你咋想的?”

  “我没什么想法,当时她要打我,我没让她打到,后来我问她要多少钱,她说一百两,这个数是她说的,我也同意了,今天来就是说这个事。

  当初苏三的一棍子,其实我已经死了,当时我的魂魄已经飞离了身体,直到你们将我给弄上了花轿,我的魂魄追出去后才又进入了身体里,那个时候我欠你们的已经还给你们了,而且这些年我也不是白吃你们家的饭,我也有帮着干活吧,一百两后我跟你们苏家就各不相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