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四十章养成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31 2021-03-07 18:20:00

  众人一听这么个回事,都鼓掌了

  “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这么厉害,竟然能用绣花针远远的就嗖一声将他们的眼珠子给戳破。哈!真是太厉害了。”

  “咱们镇上竟然还有高人路过,哎呦以后可不能干回事了,指不定哪天就有高人路过给整治一番哩!”

  这边正说着,就有见有人群闹哄哄的往这边来,众人回身一看,几个妇人赶紧扑上去。

  “我的根儿啊!哎呦你可吓死娘了,你这是咋的了?”

  “那不是我家驴蛋儿么?”

  “狗娃儿,我家狗娃儿,这是咋地了?”

  “那不是我家的……”

  “咱们听说抓住了这些坏人镇长有赏呢,咱们这不就给抓来了。”

  镇长嘴角抽抽,这话估计是那位高人说的,他也不敢阳奉阴违,只能开口认下。

  “抓捕这些人贩子的,每人赏五百文,救了孩子回来的,每人赏两百文。

  好了,我现在要带着他们去县里,让县太爷来审理,都散了吧!”

  李家柒他们也跟李家叁和李家肆汇合,布头还是要去买的,就还是去了上次他们们去过的店。

  “这位小娘子又来了,这次是要买什么?”

  苏苍耳就道:“是我两位嫂子要买些布头,上次那样的布头可还有?”

  女掌柜的真心笑容一下就淡了淡,不过也没有拉下脸,而是道:

  “上次给你那一包可是我这小店攒了好几个月的,哪里能这么快就有,咱们又不是做成衣的店铺,如果是做成衣的秀坊倒是可能会有多的布头。

  咱们这小店里的衣服都是我那两个儿媳妇和我一起做的,你也看到了,衣服实在是不多,布头也没有多少。”

  说起绣庄镇上到还真有一家,就是苏三说苏二介绍她去做学徒的那家。

  看看三嫂和四嫂,苏苍耳是不愿意跟苏三有什么交际的,不是不跟她计较一棒子打死原身的仇,而是看在苏家二老面上暂时就这么算了,可她若是要再做什么损害自己利益的事,她是不会手软的。

  “那就不去绣庄问了,还是在你这里扯布吧,咱们农家人也要不了好的料子,就要那一般的,布面有些脏也没事。”

  听苏苍耳这么说,女掌柜的立刻想起她后面压在最底下的布,有些受潮发霉不说,颜色还花了,原本她想着这两天拿出来晒晒的,好歹处理一下还能便宜卖,不至于亏本。

  “小娘子你这样说我还真有这么一批布是受潮,花纹也花了的,你要是要我就便宜卖给你算了。”

  “那行,掌柜的你给我便宜些我就都要了。”

  一旁的三嫂赶紧拽着她的袖子

  “七弟妹,那可是一批布,咱们要是买回去不得被咱娘给骂死啊!”

  就连四嫂也跟着小声道:

  “七弟妹,咱们还是去绣庄问问看吧,这一匹布可要不少钱呢!”

  苏苍耳摇头,一匹布而已,她等下还要给李家柒那小子买布做两身衣服呢,总不能她穿的都是新衣服,那小子天天穿的补丁带补丁吧?

  “两位嫂子没事的,这一匹布咱们回去分成四份,给,咱娘留出一份,就当是孝敬她老人家的,说不定她就不会骂了呢,我一会儿还要给老七也扯块布做一身衣服呢。”

  “啊?这,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吧,老七那衣服不是还能穿,而且你换下的衣服剪剪还能给老七的衣服再补补呢!”

  苏苍耳哑然……呵呵~

  又不是没有钱,又不是不能再赚钱,用得着这样么?算了,来到这个架空的古代她能说什么呢?

  “这不是要去学堂读书么,总不能穿的太寒酸,两位嫂子就不用管我了,正好让掌柜的将那卖银耳的五两银子给咱们破开。”

  掌柜的拿着那批布出来,闻言就道:“要破银子跟我说声就行,我这里有散碎银子呢。这就是那批布,你们看看。”

  “哎呦这布都潮的生毛了,这,掌柜的,你可得给我们便宜点儿啊!”

  三嫂说完苏苍耳也去看那匹布,那是一匹染的兰草的布,因为潮湿的原因,上面的兰草花了好几处。

  “你们放心,绝对是最便宜的嫁给你们,这匹布我都不指望赚钱了,少赔点钱给你们算了。”

  “那这匹布要多钱?”

  “一口价,我也不给你们来虚的,三百文给你们拿走,我再将收拾出来的布头也送你们,银子也帮你换了,可不能再给我还价了啊!”

  “三百文,那的确是不算贵了,还是掌柜的你价格公道。”

  四嫂闻言一惊,随即有些讪讪的,说完就去看那匹布了。

  三百文的确是很便宜了,苏苍耳之前买了的两身里外衣服还花了三百多文。

  “劳烦掌柜的帮我们分成四份同等大小的,另外我再扯个能做两身衣服的青布,给,我家奶口子做两身。”

  苏苍耳无语的只能这么说了,到底如今她的户籍是跟那小子在一起的,看样子还要跟他一起生活很久,那就只能搞一下养成了,先对他好点再慢慢调教。

  “那可好,小娘子一看就是个心疼你家相公的。”

  三嫂和四嫂听的讪讪的,她们也不是不心疼自己男人,就是这布是真的太贵了,哪家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苏苍耳也想到了这里的织布技术都是人工的,不像现代那样都是机器,咔咔咔的就能织出一匹布。

  买了布兑了银钱后,三嫂和四嫂将买布的钱一人匀出来一百文给苏苍耳,又顺便买了些针线,带着比上次少了十分之九的布头往回走。

  “两位嫂嫂可能教我如何裁布制衣?我,不会。”

  何氏闻言一惊

  “啥?裁布制衣你也不会?这,这些都是咱们女人最基本应该会的你咋不会呢?苏家就没有教你么?”

  四嫂也奇怪

  “还道上次你让我们帮你做鞋是想要变着法子的给我们布头呢,原来你真的不会啊?这可真是怪了,那你在苏家都是干的什么活?”

  苏苍耳回忆一番在苏家的日子

  “洗衣服,下地除草什么的,都是苏老爹干啥我干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