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三十四章布头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14 2021-03-04 16:30:00

  “那衣服啥样的不能穿,还非要买新的,还买了两套,有了钱也不能这么花,以后分家了你们哪里不要钱?”

  苏苍耳淡淡看一眼,一边叨叨个不停,还一边翻着她带回来的那包布头的李氏道:

  “那些是我要用来纳鞋底做鞋的。”

  大嫂哎呦一声,她也看着那些布头呢,正好看到几块巴掌大的花布,想着给大妮二妮补衣服呢,就听到她这么说赶紧道:

  “这不过是纳鞋底,这么多布头呢,就是做两双鞋也还有剩的,哪里用的完,我看这两块花布就挺好看的,不如给我家大妮和二妮一人一块,正好给她们补衣服。”

  二嫂曹氏闻言也赶紧上前道:“哎呀那可不能少了我家三妮儿的。”

  她一边说还一边抓自己的手,苏苍耳见了立刻躲开,将包袱一卷道:

  “如果我的鞋做完了,剩的你们随便挑。”

  说着就带着包袱要走,曹氏哪里能让,她也看好了两块布头,就要伸手拦,苏苍耳一下避开

  “二嫂,你没有发现你身上已经开始起小水泡了么?劝你还是赶紧找葛郎中看看吧!”

  “啥?”

  曹氏一愣,她就说今天下午这身上怪痒的,刚才挠了几下胳膊,这会儿听老七媳妇儿这么说,赶紧拉开袖子一看,可不是起水泡了怎么。

  “哎呦你这还真的起水泡了,我的老天啊!”

  趁着屋里的人注意力都被曹氏吸引,苏苍耳赶紧抱起装布头的包袱就跑去了三嫂和五嫂住的屋里。

  原本他们成亲三天回门后,这屋子就应该还给李家老五,或者他们跟老五挤一挤的,就是李家柒去跟老五睡,苏苍耳去跟五嫂睡,然后老四夫妻借给李家陆的屋子,因为人家不回来住,自然他们就回去住了。

  但李家柒怕苏苍耳受委屈,就许诺了李家伍五百文钱的好处,让老五夫妻将屋子给他们住,而老五夫妻继续跟老三夫妻他们挤一挤。

  三嫂原本就抱着孩子没有进屋里凑热,这会儿见她抱着装布头的包袱跑她屋了,还一脸不解。

  “你咋跑我跟你五嫂屋里了?”

  老五媳妇儿原本也是在那里看布头,后来被曹氏身上的水泡给吓的,赶紧出来看她自己身上有没有。

  还好她当时吃的少,后来就没有吃了,这会儿没有水泡,就是有些红色疹子。

  回到屋里就后怕的对她们二人道:

  “还好三嫂你没吃,哎呦,我这身上看看,起疹子了,不会也长成水泡吧?”

  这话是看着苏苍耳说问的,苏苍耳可不懂这个,就要摇摇头

  “应该不会,这会儿了该挥发的已经挥发了,没有起水泡就是没事了。”

  “谢天谢地,对了你咋跑我们屋里了?”

  苏苍耳就将那包布头往她们身前一推道:

  “我不会做鞋,想请三嫂帮忙给我做两双鞋,这里的布头三嫂你看着用,剩下的也你说的算。”

  何氏听她这么说就点头应下了

  “那行,你这布头多着呢两双没有问题。”

  旁边的五嫂吴氏也眼馋这些布头,就问苏苍耳

  “七弟妹,我做鞋的手艺也不错的,要不我跟三嫂一人给你做一双呗,这些布头我俩平分行不行?”

  何氏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苏苍耳是无所谓的,她真没有想到,一包破布头而已,也能让这李家的几个妯娌争着抢着,果然都是穷闹的。

  葛郎中没一会儿就被请来了,因为李家的男人们也都身上起了疹子,只有李家老二身上也起了水泡。

  这两夫妻不用问就是吃的最多的。

  把完脉,葛郎中摸着胡子背着手,去看苏苍耳他们晾晒的木耳,伸手捻起一个,看了看,又闻了闻,最后放在嘴里嚼了点,然后摇摇头问苏苍耳

  “这东西谁告诉你能吃的?”

  苏苍耳甩锅,李家柒接锅也接的快,赶紧就上前道:

  “葛郎中,这是我说的,我又一次上山就发现这个,然后摘了很多,没敢吃就扔在一旁放着,后来被晒干了。

  我想吃又怕被毒死,就拿去镇上问了下医馆的王大夫,他说能吃,对身体还很有好处,我就吃了,也一点事都没有,就是这新鲜的,没有晾晒干的木耳不能吃,我媳妇儿都跟他们说了,非不听,这下好了!”

  葛郎中这才点点头道:“若这么说的话,的确如此,如果这样的话,我开点泻药,你们家人都吃上点,然后老二和老二媳妇就多喝点绿豆水就行了,这个时候了催吐也没用,都吸收了,就多吃点泻药,然后喝绿豆粥吧!”

  “就这样就行了?”

  葛郎中老神在在的背着手,看一眼问话的李家贰道:

  “就这样就行了,这东西的毒应该就跟毒蘑菇是差不多的,但这个轻微一些,也就是他们两个吃的比你们多才这样,没什么大事。

  当然,如果是真的吃太多的话,那可是会危及生命的也是你们家本来煮的就不多,嗯,有可能是你们家人多,一人分一点,多也成了少,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个好处。”

  葛郎中说完自己都笑了,摆摆手背着药箱走了,回去给他们弄巴豆去了。

  李家众人面色怪异的看一眼李家老二夫妇,又都各自该干嘛干嘛了,李婆子身上也起了疹子,还有些拉肚子,就赶紧让大嫂安排煮绿豆粥的事。

  这一天的,曹氏被一家人用那种眼神看了一遍又一遍,委屈的不行

  “呜呜~谁知道那东西竟然真的有毒啊,有毒你采回来干嘛,这不是害人么?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苏苍耳嘴角抽了抽,蔑视的看她一眼,任由她一个人在那里撒泼。

  经过一夜的折腾,还好李家有两个茅坑,不然,好吧,就是两个也不够李家人用的,所以这一晚上,菜地里就多了很多肥料。

  第二天一早李家人还要起来打泥胚,同时也请了村里的汉子们帮忙。

  中午李家柒就带着苏苍耳又上山了,去跟臭头他们在山的另外一边汇合后,就开始上山上认草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