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八章这样的理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21 2021-02-19 10:40:00

  “那是,还不如去开荒几块地呢。”

  伴随着这些声音他们两个一边往李家去,一旁的李家柒一边问苏苍耳“怎么样,听了那些话有没有动摇?”

  苏苍耳可不是个那么容易动摇的人,摇摇头,看自己怀里的兔子一眼

  “当然没有,管别人怎么说,我走我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呗!”

  李家柒就笑

  “果然不愧是我媳妇,这思想跟我一样,你说咱俩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都没人信。”

  “哎呦!你们还知道回来啊,呀,这是打到野鸡和兔子了!”

  李家门口站着个妇人,正是李家柒的二嫂曹氏,曹氏见到他们身上柴禾那么少轻蔑的嗤笑一声,然后再见到他们身上的东西时,就哎呦一声上来接,一边还往门里喊

  “娘啊~快看看咱家老七可真是能耐呢,今天打了两只兔子和一只野鸡哩!”

  李家柒闪身一躲,躲过曹氏的伸过来要抢野鸡和兔子的手道:

  “二嫂要是想要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两只兔子的皮你们可得给我留着。”

  曹氏一听不愿意了

  “咋个?老七你还想要攒私房咋地,那可不行,别看你现在成亲了,可咱李家还没分家呢。”

  苏苍耳就见曹氏说这话的时候,她眼中说到分家两个字的时特别的亮,声音也特别的高。

  然后再看院子里的正在干活的人,手都顿了下,不由得好笑,这些人其实都很希望分家呢吧,就是没有人敢站出来挑破而已。

  其实她很是不明白这古代的一些习俗,树大分支很正常尤其是像李家这样有十个儿子的人家,不分家都挤在一起难道就真的好么。

  就说她昨晚睡的屋子虽然是单独一屋,可一看就能看出来是临时让出来的,也不知道那里面原本住的是谁?

  “分什么家分家,我老婆子和你爹都还活着呢,你们一个个的翅膀硬了就想要分家,下面还有三个小的呢,咋办?

  都给老娘老实窝着,要是谁敢提一句分家,那就从此不再是我李家人,族谱我都给他踢出去,让他做个无根浮萍,老婆子辛辛苦苦生了你们几个,还没有享福就想要分家想的美!”

  李氏风风火火的从正屋里冲出来,干瘦的妇人一边走一边说,说完也来到了他们面前,一看他们背后的柴火,拿起一根就往李家柒身上招呼

  “老娘让你上山捡柴,你就给老娘老实的捡柴,你不知道今天捡柴是什么意思啊?你们夫妻这是想要干啥?”

  李家柒一边躲一边嚷嚷

  “娘娘,你轻点,轻点,哎哎疼,我知道知道,这不是你儿子财运无人可挡,那兔子野鸡自戳双目,非要往我身上撞,我也没有办法啊!”

  “我呸!老娘信你个鬼!”

  然后又一棍子往苏苍耳身上招呼,被苏苍耳一下躲开,蹙眉看着这有些苍老的妇人,她要打自己?

  “你干什么?”

  李氏也是没有想到他们家还有人敢躲开自己的棍子,这种打儿子捎带打儿媳妇几棍子的事很平常,就是直接抽儿媳妇两下也是很正常的,谁敢还嘴,谁敢躲?

  可老七家这个昨天才嫁过来,今天不过是顺手抽她两下,她竟然还敢给自己躲开,这可不行,她当婆婆脸面以后还往哪里放,要是那几个儿媳妇都向她这样,那岂不是要翻天?

  “咋地老七媳妇,我这个当婆婆的还不能打你一下了?你出去打听打听,天地下有没有这样的理?”

  苏苍耳有些懵,难道这里的道理都是这样的?

  前世二十岁的她是正准备毕业的学生,然后末世来了,她一个人在末世存活,只跟队里的人关系不错,但还是属于不太会什么交际那种,等扮演了五年的丧尸后她的交际能力其实就已经很差了,不然也不会一个照面就将自己的底细说给李家柒听。

  可这时候听到她这婆婆说的这个道理,她还是觉得不对。

  所以就在对方又拿着树枝抽向自己的时候,苏苍耳转头看向对方的眼睛,手一动就将对方的树枝给握在了手里。

  “干啥呀!你啥眼神,你还要打我怎地?”

  这边的热闹引得李家人都出来看,就连在厨房忙活的苏三都跑出来看,同时还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等着看苏苍耳的笑话。

  苏苍耳也很是无奈,觉得很是头大,李家柒见这个情况,赶紧上前劝他娘

  “娘啊,您可讲点理吧,我媳妇可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是握着你打她的树枝,这就能被你给说成要打你,您可真是我亲娘,快放开吧!”

  李氏见到李家柒就来火,这小子这两年都在镇子上混,如果不是过年都不回来几次,一回来就说老六娶亲他也要顺便一起娶了,还说要带到县里去,给家里省口粮。

  这是人说的话么,这就是嫌弃家里穷想要出去单过了,她算是白养这个白眼儿狼了,家里本就不宽裕,如今钱都给他们兄弟娶媳妇了,一个个的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六也是个白眼狼,平时让他砍柴就砍那么一点儿带回来,如今一出去就能抗回三天的柴了,跟自己玩心眼子呢。

  “老娘才不放呢,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是翅膀硬了,老娘还不能打一下你们了是不是?”

  “是是是,不是,您能打,来来,我是您亲生的儿子,您随便打,可我媳妇儿不是您生的啊,她这才嫁进咱们家第一天,您就要动手打儿媳妇,这传出去老八老九老十还要不要娶媳妇了,谁敢往咱们家来啊!”

  李氏一想也对,可还是气不过,使劲一抽被苏苍耳握在手里的树枝,原本苏苍耳也不会对她动手,手里的树枝就松了几分,结果她使劲一拽,那树枝上的枝丫就将苏苍耳的手给拉秃噜皮了。

  眉头皱了皱,看向自己的手里的秃噜皮的地方,见有血色慢慢渗出来,然后将她手心无名指下方的一颗黑痣给染红,接着她就觉得脑袋一疼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可黑痣竟然是个空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