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妖记

第五十一章 血雨腥风

九妖记 言鼎 3311 2016-02-04 01:20:15

  再看周惊鸿,此时周惊鸿面色惊恐,瞪大了两只眼珠盯着林苏,而其腹部,赫然被一束大腿粗的血色长刺穿透了,血液正不断的往地面滴落着。

“周……周师哥……?”唐不作被这一幕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他……他他妖……妖魔……”周惊鸿此时似乎也说不出话来,而刚一开口,嘴里就不断的吐出鲜血来。

“桀桀桀桀……”林苏盯着周惊鸿怪异的笑了一声,随即道:“就你这垃圾,也敢玩老子抢女人?好好看清楚,爷的女人是你能玩的吗?”

林苏话音一落,一挥手,手背便激射出两道血芒。血芒一出,便化为两根长刺,双双刺在了周惊鸿的两只眼珠子上。继而甩手一拉,周惊鸿的两只眼球就被生生的拉扯了出来。

“啊……”周惊鸿此时痛的直是想大叫,可刚一喊,就触动了腹部的伤,以至于周惊鸿连想喊都不敢喊。

“桀桀,眼睛还是挺亮的嘛,只可惜有眼无珠!”林苏邪笑一声,随即双手一捏,两个眼球轰然被捏的爆碎。

话毕,林苏缓缓的朝着门外走来,唐不作发现,穿透周惊鸿的长刺,居然像是从林苏身上长出来的一样,这是何等的怪异?

“你知道这垃圾为何不敢动吗?”林苏话音一落,身上又是涌出一条长尾似得妖赫,一举便将石墙下的唐不作裹了过来。

近距离看着林苏,那狰狞的模样简直就跟魔鬼一般,唐不作此时真的后悔了,他林苏果真是魔鬼,真的不该去招惹。只是林苏将自己挪过来后,那怪异的东西竟然也缠裹了自己的喉咙,以至于说不出话来。

而且林苏的身上,此时也正不断的涌出黑色的气来,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修魔者才有的魔气。

他林苏竟然是个修魔者?难怪这么凶残,这么恐怖,这么没人性。

唐不作猜测的没错,此时的林苏,魔心早已被集火了!完全是周惊鸿的杰作!

“桀桀桀!你很想说话对吧?”林苏邪笑一声,继而道:“不要说,我说了,你有话都留给阎王爷去听。”

话毕,林苏眼眸红芒一闪,身上突然迸射无数血丝,化为无数的尖刺,瞬间穿透了唐不作全身。

千苍万孔的唐不作,是至死都喊不出一个声音来。

随着尖刺越来越多,仅是片刻功夫,唐不作就已经再不是唐不作了,而是一堆肉沫。

随着尖刺回收,唐不作整个人突然粉碎了起来。

“垃圾,我现在后悔先把你狗眼挖出来了,让你错过一幕好戏。不过嘛,桀桀桀桀……你看不到,但是你能感受得到。”林苏邪笑道。

话音一落,林苏身上涌出一条妖赫,化为了一把小刀,对着周惊鸿的大腿便划下一刀,一片血肉便掉在地上。

周惊鸿虽然看不到了,可身上掉了块肉,如何不痛?

刚想喊,林苏却道:“别喊,千万别喊!我的血妖会刺破你紫府的!”

但见周惊鸿憋着嘴,林苏继续道:“当初我林苏就警告过你,千万别招惹老子,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的这个世上。”

林苏是一边说,一边给予周惊鸿凡间最为凶残的酷刑——凌迟。

只是林苏自己说自己的,凌迟周惊鸿好像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你……你一刀……杀了……我吧!”周惊鸿此时痛不欲生道。

“那怎么行?一刀把你杀了,你怎么能感觉到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既然都来到这世上一遭了,怎么的也得享受享受再回去嘛!”林苏道。

“求……求求你……”感觉一条腿都被林苏削成了骨头,周惊鸿痛的是昏过去又痛醒过来。

“什么,求?求我?”林苏好笑道:“你想杀人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别人心里会怎么想?”

“你……你这妖魔,会……会不得好死的……”周惊鸿知道林苏是不会放过自己了,故而骂道。

“我好死不好死,那是我的事情,由不得你来说。我只需知道,你会好好的死在我手里就行了!”林苏道。

本想继续一刀一刀的将周惊鸿凌迟到死,可林苏心智半清半醒间,却发现那齐管事不知何时,竟然不见了!

“妈的,敢跑?”林苏瞬间没心思再折磨周惊鸿了。

控制妖赫将周惊鸿五马分尸后,看都不看一眼,一个跳跃便展翅飞了起来,直追齐来福而去。纵使林苏此时心智受魔化,但也知道妖赫被人发现,就非要杀人灭口不可。

齐来福打架的本事不行,但这逃跑的速度还真是快得离谱。纵使林苏疯狂追击,还是让齐来福赶回了筑基堂广场。

若是此时林苏心智清晰,完全可以选择不继续追杀齐来福,就此离开天清派。然而,林苏的心智此刻几乎被魔化,彻底迷失自我,此时林苏一味的心思,就是把齐来福杀了,完全没有考虑任何的后果!

但见一道血芒从天而降,林苏便挡在了齐管事的面前。

“桀桀桀桀!你这条狗还跑的真快啊!”林苏睁着双血色红芒盯着齐来福道。

“林废……林苏,你这妖魔,这里可是天清派,难道你还敢在这杀我不成?”齐来福此时心中恐慌不已,但既然回到了筑基堂,倒也有些放心了!

“天清派?哈哈哈!我想杀的人,纵使你躲到天涯海角也没用,必死不可!”林苏话毕,便朝着齐来福走去。

齐来福没想林苏如此狂妄,顿时便大声喊道:“救命啊!快来人啊!有妖魔……”

只是,齐来福话尚未说完,一道血光闪过,妖赫有如一条长蛇一般,将齐来福的脖子给掴住,勒得齐来福话都说不出来了。

然而,这里毕竟是筑基堂,而且修真者的耳朵何其灵敏。但闻广场上有人大呼救命,整个筑基堂的灯火骤然明亮,与此同时,各个的堂弟子都冲了出来。

可一见到广场上的情景,所有人都不禁吓傻了!

人群中,顿时有人大声的惊叫起来:

“怪物……”

“妖魔……”

“呵呵,桀桀桀桀……”看着所有人恐慌的眼神,林苏不但不害怕,更是兴奋起来道:“齐狗,你看看,既然这么多人来看戏!那么我就当众给他们表演一下如何将你折磨致死。”

话音一落,林苏控制妖赫将齐来福吊在了半空,随即双手一挥,妖赫顿时化成了两条末端带尖刀的长鞭。

“哇哈哈哈!齐狗,好好享受吧!”林苏红芒一闪,顿时怪笑一声,双手便疯狂挥舞长鞭来。

而半空的齐来福此刻简直就如一只羔羊一般,在林苏疯狂的鞭击下,血肉顿时飞舞起来。

打从林苏出手的那一刻,齐来福就已经彻底后悔了。后悔为何会去招惹这么一个凶残的妖魔,而且此前若是不喊救命,老老实实的给林苏磕头求饶,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可此刻,齐来福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仅是片刻功夫,半空的齐来福已然变成了一个全是上下没有一丝血肉的骷髅。而林苏似乎还不尽兴,身上又是涌出无数的妖赫,瞬间化为了无数利刺,将齐来福的骷髅身瞬间轰成了粉末。

待收回妖赫时,一把匕首也落在了林苏的手里。

“桀桀!可惜,真是可惜,竟然没让齐狗试试这魂刃的滋味。”林苏略有遗憾道。

待见周围人多,林苏突然血性再起道:“桀桀桀桀!既然齐狗无福享受,那就让你们享受享受下!”

话音一落,林苏拿着匕首便冲向了人群。

众人见状,此时顿时疯狂逃窜起来。只是,林苏的自身修为已然达到了辟谷期,筑基堂的所有弟子,谁的速度能有林苏快?

故而,一场血腥的屠杀顿时在筑基堂爆发。惊叫声,惨叫声顿时响遍四野。

筑基堂恐慌的惊叫声,顿时惊动了辟谷堂,同时也引起了金丹堂的注意。

一出堂,待见到筑基堂上血腥的一幕,所有人辟谷期和金丹期的弟子都愣住了。

片刻之后,终于有些胆量大的辟谷期弟子顿时呵斥道:“何方妖魔,竟敢在我天清派放肆?”

“放肆?桀桀桀桀……”林苏闻声,身形一跃,妖赫化为羽翼,便直冲说话之人而去。

那说话的弟子见林苏飞向之人,顿时有些后悔。只是,这弟子尚未来得及逃跑,林苏的妖赫便率先将右腿其缠裹住。

林苏一边控制妖赫将其拉向自己,一边道:“桀桀桀桀!我就放肆了,你说怎么办好?”

“救命,救命啊!”那弟子此时哪里还敢再叫嚣?

“桀桀桀桀!救命?晚了!”林苏怪笑一声,身形一个跳跃,便将匕首刺入对方的背后,继而往后狠狠一扯,那弟子瞬间被林苏划成了两半。

“妖魔,赶紧住手!”

金丹堂顿时御剑飞下几个弟子来。

“哇呀呀!好,很好!又来几个不怕死的!”林苏怪叫一声,身子一弹便冲向几人而去。

这几个弟子实力不低,无不是在金丹中期之上。按理说,林苏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可林苏有妖赫,如今的妖赫在林苏实力晋级辟谷期后,赫然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的实力。

而且妖赫变幻无穷,攻击招数更是没有套路。时而聚集而攻击,时而分散,化为数到血刺,几个金丹期弟子根本就招架不了。

更让众人吃惊的是,纵使林苏的妖赫被斩断,就像蚯蚓一般,断了一截它还能动,甚至还会继续攻击。而且攻击之后,它又回到林苏的身上。

如此恐怖的怪物,还该怎么打?

仅是顷刻功夫,几个金丹期弟子就惨死在了妖赫之下。

但见再无人敢出来叫嚣,林苏有些寂寞的怪笑道:“桀桀桀桀……我还不够尽兴呢!还有谁来陪我玩玩!”

眼见没人敢吭声,林苏顿时道:“你们不来,那我来了!桀桀桀桀……”

“大胆妖魔!”

数道浑厚的声音,顿时响起在三大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