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城医妃

020大雪

倾城医妃 可可忆 1046 2015-10-30 08:02:03

  当下在太医署的时候,他好像在寒冬里被泼了一盆冷水,冰凉刺骨。然后当他走出了宫城,他才惊觉华桐的用心。

都怪自己太心急失了分寸,说不定会给她带来麻烦。

近几日雪越下越大,府中本来人员就少,这会儿亦多出几分生冷。但南宫宸并没在屋内暖炉旁,而是站在廊下来来回回走着,不断地戳着手。

外面风雪不小,迎面的冷风一阵又一阵,可他却硬着头皮不肯入内。

大雪覆盖了整个府邸,清早下人们就开始洒扫,除去院子里的积雪。但树枝瓦房上,都依旧是银装素裹。

辛子诫从门外飞快地走了进来,刚想解下外袍进入屋内,却在门口被南宫宸拦了下来。

看他神色颇为紧张,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急匆匆做什么?”

“哎,进屋再说。”他身为一个武将,都无力抵抗外面的严寒,何况手无缚鸡之力的南宫宸,这个时候已经唇色发白,冷得瑟瑟发抖了。

“就在这里说。”

辛子诫诧异地望了望他,又朝四周看了看,并无什么奇特之处。南宫宸的脸微微颤动,一个喷嚏想打却打不出来,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辛子诫伸手往他脸上一摸,他脸上僵硬冰冷。

“你这是做什么?不冷吗?”

终于,在他“冷”字尚未出口的时候,他的喷嚏经过长久的酝酿才发了出来,引得辛子诫哈哈大笑。

“你这么急来找我,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他笑完立即又恢复严肃的神情,“西楚大军压境,此事难道你一点耳闻也没有?”

他抖了抖,“当然知道。”

辛子诫要拉着他进屋,然而云生却取了暖炉过来给他,这分明是不让他进屋。他深深地看了云生一眼,好像在说,这难道就是你府中的待客之道。

云生无奈地摇摇头,眼神落在了南宫宸的身上。

子诫便把想讲的事情先放一边,疑惑地盯着这主仆二人,“宸兄,你这屋里难道藏了些我不能看的东西。”

南宫宸微微一怔,他本来就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多在外面待一下,好让已经好的风寒可以见势再来一次,其目的当然是不言而喻。只是站在回廊下的另外两个人,就只有傻眼的份了。

他轻松地否定了子诫,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就让他进屋。屋里生着炭火,暖和得很,这一寒一热,真让他有些不适。

他继续辛子诫刚刚说的话,倒像不把这件事放在眼里,“西楚大军压境,不过是挑衅与试探,你为何如此着急?”

“那你知道陛下委派谁去灭敌吗?”

南宫宸自然是摇头,因为他被冷落已久,往往是最后一个得知消息的人。

“刚刚下的圣旨,皇上命沈定为主帅,率漠北军去抗敌。”

南宫宸只是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又舒展开。沈定和他们如同手足一般,见他丝毫不在意,辛子诫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

“这不是好事吗?”

本以为他会像自己一样着急,没想到他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倒让他十分诧异,惊讶之余又有些愤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