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决

二百九十一章 王爷耍酒疯VS回去给你糖吃

凰决 唐四锦 2022 2016-07-04 16:52:56

  锦瑟心中一噎,感觉很不舒服。盖住他欲求真实的眼说:“我也不奢望如何,轩辕长歌,人不会变,心是会变的。”

“这不是你,锦瑟。”轩辕长歌摇头,清润的嗓音缓缓飘徜入心:“锦瑟,一直以来,躲避的不只是你这个人。”

“所以呢。你想看透我?”锦瑟敛眉道,语言中多了几份玩味。岂知他懒懒散散的回答:“女人心,海底针,若我等凡人看透就不是人了。”

“你是狐狸。”我补充道。

他一怔,忽地眼底的笑容缓缓荡漾弯起,眯成月牙,轻柔的说:“是,我是狐狸。”

“嘶!——”马突然停了下来,整个马车都停下来,车里的人要哉个跟斗了似的,往前弯了个腰度。“谁?”轩辕长歌脸色很不好,冷沉的问。

在外头下人回答道:“王爷,是一个小乞丐,没有碰到我们的马车自己栽了,现在嚷嚷着要赔钱。”

“拿几银两去了便是。”轩辕长歌冷冷一瞥。

没多久,那个下人又急忙的回答:“王爷,那个乞丐不听,要王爷下来。”然后,很清晰的,外面小乞丐的声音很嚣张,一点也没有被撞的可怜兮兮,“喂!撞了人还不下来!有没有礼貌?!”说罢还吹了几声口哨,对着旁边的那些人说:“嘿!这马车里的该不是小美人吧!下来啊!”

“王爷,要……”

“不必,我前去就好。”锦瑟回答,说罢就撩开帘子,一下子下人手中的钱袋就在她的手里,她扶着车栏凉凉道:“这是哪家没吃药的野孩子,四处瞎逛,没看见外头战事吃紧,有了他这身好骨骼,不去征战真是可惜了!若是不行,有了这嘴皮子,去做个说书人也好啊。”说罢,那些看戏都笑了。

这很明显就嘲笑了,这小乞丐没什么教养,明明可以靠着一副好身体去征战,非要在这里碰瓷。也说了这野孩子没什么书可念,当个玩笑过了。

那个小乞丐原本是看见她容貌就痴了一下,接着又听了这些话,脸就是火辣辣的烧。抱着右腿哼唧也停了。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蛮不讲理道:“我不管!我的腿被撞伤了!钱什么的就是小问题嘛……”那熊孩子转了转眼珠,说:“若是小美人能收留我这个没爹没娘的残疾孩儿也算是满足了。”说罢就抽噎了几下。那群众几人就是无语至极。还残疾孩儿?

“那可行,今晚,你就住王府猪棚吧,到时候安置稻草就行。”她这种不温不火的回答成功的惹怒了熊孩子。

然后,然后熊孩子露馅了。他噌的一下跳起了,喊道:“你才是猪,全家都是猪!”锦瑟没有在意这些,只是视线瞅到了熊孩子的腿,凉凉道:“你不是说你的腿受伤了么?怎的还会起来?”熊孩子听罢,立马坐在地上,抱着腿哭喊着,不停地喊好痛好痛。然后,锦瑟凉凉的补了一句说:“抱错腿了。”

他听完,就松开了手,直接耍赖了。“我不管我不管,你什么时候收养我。不然我就赖在这里!”但是他一扭头,却看见了一个个人跪在那头,一脸担忧看着他。

那个小乞丐,想了想她之前说的话,之后,霎时脸一白。王府……她是……

锦瑟缓缓下了马车,纯净的玉蓝袍,随风扬起。她不站得高,也不蹲下,她倾了一下身子,算是弯下腰。面对着污渍的小脸,仍然瞪大着眼瞳的他,用依旧未改懒懒的声线:“尊严,是你自己该有的,不是别人施舍的。傲骨是自己有的,不是靠打滚耍赖有的。”

说罢,扔了他一袋钱,便飞身上马车,帘子一拢。那个小乞丐就愣在那,被一个农妇抱到一旁。那些人都诚恳的跪下去,齐声道:“恭送长歌王爷。”

“驾!”马车缓缓驶去的路。

他紧紧攥着手中的钱袋,眸色微凝。

撩开帘子,有点淡淡的酒味。轩辕长歌在睡眠,在王府门口他也不肯醒。她心里郁闷,推了他一把道:“起来,在床上更好睡。”他没有动。她就寻思着,下马车拿东西要他起来,比如说,胡椒粉。

手被攥住了,但是他还是没说话。锦瑟炸毛了,敛眉道:“轩辕长歌!醒了还不起身!”外面不敢回去的下人吓了一跳,对这位恃宠而骄的美侍卫表示悲痛。王爷平生最讨厌有人直叫他名讳了。

岂知他嘤咛了几声,拉住了她的手不放开,且回答:“不起又怎么样。”锦瑟整个人都木了,只听她咬牙切齿道:“你想怎样!”

“要亲要抱。”这大容量的内容彻底的雷了下人,大伙都咽了咽了口水,想着王爷是断袖若是被他们知道了,是不是要砍了他们。但是他们不能回去啊!

她默了会,淡淡的说了句:“你是不是最近没吃药?”轩辕长歌脸色一沉,嘴一撇,嘟囔道:“那好,你抱我回去。”说罢,便伸开手来,真的在索要抱……

锦瑟的耐心用光,冷沉着脸道:“下来!耍什么酒疯!”

他呆滞在那里,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黯然神伤的垂着头,弄得她浑身都不舒服。然后,忍着恶心的感觉,拉住他手说:“你要乖,乖,我扶你下来,下来回去给你糖吃。”然后,心里真正的明白什么叫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下人连忙退开路,望着扶着王爷的一脸快吐的锦瑟,表示深深地同情。不知是不是故意,王爷扭过头迷蒙的睁开眼,下人们浑身一颤,一个接一个的垂下头。那是一双没有醉意的清冷孤寂的眸子。然后,每个被王爷冰冷扫视的下人,很自然的推开了。

而锦瑟一边纳闷为什么下人不帮她一把,一边像拖着死猪的拖着轩辕长歌进了房间。

刚拖入房间,将他扔到床上。锦瑟就觉得有点不对了。因为那个死妖孽还掐着他的腰,死死都不放手。

她还没说话,他就哼唧道:“你说过的,给我糖吃……糖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