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决

57 踌躇不决

凰决 唐四锦 1018 2015-11-28 17:57:27

  你带走一切,却唯独留下我的心。

所谓寒舍,冷卿颜认为,这只是一个代词而已,然而形容得: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府邸正上龙飞凤舞落下‘长阳府’, 墨蓝肆意染上房檐房墙,夹杂芷兰芳香,一流连垂地的楚纱帘飘渺,精雕石兽吐露出一股股清流,正巧了几缕落在朱砂莲,竹林沙沙,风花也是有些黯淡了,虽文雅,可大厅却锦制苏绣,花样新颖,敞亮的很,最为特殊的就数那副比翼,在水中互相扶持,用苏绣清晰勾勒,绣得的确算是亮瞎眼了。

他笑道:“喜欢吗?”

她也笑道:“谁知道呢?”

茶具已摆放好了,亭中观赏处处鸟儿,争艳的花儿娇艳着,虽说是夏天,还是感受一种春天的处境。

“你没死?”他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嗯,好得很。”

他不知,“为何还在这?”

“不想。”她惰懒的伸伸腰。

他有些欣喜,即使不是为了他:“你不后悔?”

她瞅了瞅他的眼,他虽有些心虚,但是任由她看着,过了良久,她道:“我所做的事,是从不后悔的。”

少年的心有些怦然,被她盯着,对他说这些话,真的有些间接的意思。

他有些羞,对着池塘,问:“好看吗?”

“嗯。”面对一个比谁都还精神的男子,她有些漫不经心,的确有些乏了。

瞧见没精神这样儿,他了然,有些扑哧的:“睡罢!”

“唔,不困。”

“瞧,样子就略懂了。”他招来手,一丫鬟走来行礼,

“扶着她去客房睡下。”

她也不好拒绝,也不想接受,心思有些踌躇不决,脑子也因为困而反应迟钝了些,不知不觉就到所谓的‘客房’嫣苑被丫鬟解开衣裳倒在床上睡得香甜。

而秦渊在丫鬟离开那时,进了门,走到床沿。

只见他缓缓蹲下,有些迷离的眼波迎着一孔白净的小脸,他伸出手想抚摸,可始终没法触碰,在半空中缩回去。

他有些无奈,什么时候就成了个缩壳的乌龟了?可是,他有些做不到,不知道原因,也许各种原因都有。

他想收回,但是手还是有些颤抖的向前伸去,心好像有些抽搐,她翻身正好翻在他面前,没有再动了。

就因为这个动作,他恍然醒过神,猛地缩回手,有些喘气。

自己什么时候在她面前失态过。

可……他低眉,手还是缓缓贴上她的柔和的脸,他又再次喘了口气,手没有再动。

他的心不知又从何开始升起邪念,如果她永远在他身边,是他的人,这不更好?

他的眼眸变得深沉,唇正往他所要到达的地方前进进攻。

而她,却是有些昏昏然,因为屋子里燃起的香是安神香。

一厘米了……他默默

——————————————————————————————————————————————

我就笑笑,啥也不说。

绝:“本王的女人,也想动?”

爱:“她什么时候成你女人了?”

绝:“滚犊子,不是说笑笑,不说话吗?”

爱:“啥呀~我说是啥也,不说!”

绝:“……”

求红包,求礼物,砸过来啊~亲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