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决

番外:爱你,我蓄谋已久

凰决 唐四锦 1408 2016-09-09 22:28:59

  我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错过了你。

穷途末路,转眼遇到了转机。

我庆幸,我能在我最强大的那一刻,遇见你。我残暴狠戾却因一副容貌,让人深陷地狱。你却过来,转眼一瞬,我看见你眼中的淡然。我的那种好奇心突然萌发,如春雨滋润根生发芽,疯狂的生长着。

我不懂,抑制住了心里那股涌上来的欲念。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是一句多可笑的诗啊,但我愿意做那位白首,我要你。我要你一生一世。

大婚那一夜,当我得知你要逃跑,心里那股恨意怒意涌上心头,你是第一位在有生之年能触怒我的人!

五年等待,我缓缓布下蜘网,静待着猎物到临。那只漂亮的蝴蝶,在自由的空中扑腾了几下,就落网无力地挣扎着。我只是冷冷作案旁观,她的愧疚就是我心里的一剂良药,苦涩而甜蜜。

温柔的布下网,我要等猎物的挣扎结束。

我蚕食着她的精神,如一汪梦魇涌入她的脑海里。她的身心,她的一切,似乎都有我的烙印。我的指尖擦过她的发丝,竟有一刻触动了,心软了,后悔了一样。

她只是个女人,却没有女人强烈的归属感。她似是比男人还要不服输,她坚硬,她自立,从不肯倚靠他人。

我的心有一刹那,是跳动得有点快。最后止住,我要告诉她,分道扬镳,并非戏言。

柔情也好,道爱也罢,总之只要她有心软的地方,就是乘胜追击,片甲不留,落花流水。潺潺缱绻,她冷硬的脸庞终出现裂痕,逐渐肢解瓦散。

我说爱她,我却是玫瑰。

我说不离不弃,却最终曲终人散花尽消。

但是,我变得不会像我自己了。当她喂我婆娑丹时,当她说爱是个谎言时,当她离开时,我蓦然发现,这个女人要的不是命,是情。

情,对于一个傀儡师,比命还要重要。毕竟情带来的灾难,是灵力尽失。有什么比没有实力苟活于世间,整夜不能寐的心惊胆战还可怕。

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要么爱上我,

要么一起沉下去!

似是呢喃着的梦,我像是疯了一样的对她好,不断地膨胀着那份爱,那份分不清虚假与真实的爱。

“亲爱的,你是魔鬼。摄人心神的妖精。

我爱你,只是因为你的容貌。”

——

丝丝绕绕的碎烟中,大红色的帷帐曼纱缓缓拉下。

我问她疼不疼,她说不疼,却一个劲的攥紧床单。盈在眼眶里的水儿打着转。

她极不适应后宫里头的礼仪规矩,她说:“说错一句话就能死,但是不是所有聪明人都识相的。”

所以,说了不该说的话的婢女,被嬷嬷拉下去了。

她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不在乎任何吗?但是她却离开了,她意识到了自己的灵魂破碎,已经七零八落得厉害。

“记得带着我依然能爱的模样。”唯一能接受的模样,我不应该这样逼着她的,但是我更爱现在的她。什么也不知,什么也不懂,微笑着走向死亡。即使她迟早有一天会知道,那是她死的一刻。

想到她死,我心似是落空了,长叹一口浊气,瘫坐在龙椅上,思绪纷飞。

我是一条横穿她生命的终止线,她生她死,缘起缘落,不过是因为,她动了情。

我是玫瑰,你爱我,不爱我的刺。

————

“你,爱过我吗?”

爱!开始的前端,却是一生失败。我爱你的开始,是我蓄谋已久的秘密与报复。

爱你,我蓄谋已久。

所以,颤颤抖抖的嘴唇,苍白了。

“不爱……不曾爱过,喜欢……也不曾!”

你离开我那一刻,我心霎时扭曲刺痛,我惊恐的发现我的一切开始变得落空灰暗。一切,仿佛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似疯了一样,在你离开那一刻之后,呼喊着你的名字。

我知道,你不会回来了。

就算你回来了,我们曾经爱过,但绝不重来。

你和轩辕长歌一起,我只能说:“轩辕长歌若保护不了她,我来。”

你若爱,我必来。

只不过,我们回不到从前,没关系,轩辕长歌离开了你。我来了。

我蓄谋已久的爱情,凋谢,还会重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