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决

第279章 像她

凰决 唐四锦 1225 2016-06-24 20:03:28

  如烈火,烈火在吞噬着心脏一样。心脏一直在不断的收缩,几乎里面的血管也要跟着绞掉。浑身那种热汗灼身的感触,接着,从深处发出的寒涩,与灼热正面对击。“嘶!——”如同冰水浇进刚烧好的烫铁上,发出了滋滋烟声。

她垂眸,手一挥,解开了他的穴道,冷声说:“我锦瑟,从不接受任何人的怜悯。我只接受强者的邀请!”“痛吗。”他这一句问,她愣了片刻,蹙眉说:“不痛就不是人了。”

“你说的不对。”他突然冲过来,准确钳制住她的手,敛眉道:“那为什么我会痛?”“是我点穴过重了么?”锦瑟有些不悦,手被他抓住,有些生疼。他愣住,缓缓松开她的手,她也抽开了。他有些空茫,但真诚的说:“我只想保护你。”锦瑟说:“保护别人,首先保护好自己。两个星期后,如果你想去火焰泉,我会带你去。但是,这样的提前,会加大对你的痛。”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调整好灵息,虽然不定时的抽痛,但比之前好多了,靠了靠后面的软榻。外面的雨渐渐小了,牛毛细雨,温润了外面的竹叶。其实,这样短暂的住一会,烹茶煮酒,也别有一番风味……不论天下,不论权谋,不论尔虞我诈。这样的生活,才适合这样的人。

锦瑟,其实是个被动的人。她若不抢,那绝不会是到她手中。若她要抢,无论明谋暗夺,她是狠。

他的长睫轻颤,然后,缓缓荡开一抹笑容,渐渐直达眼底,弯成月牙。轻轻地说:“锦瑟。”“恩?”“你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呢。”我嘴一抽,故作潇洒调侃道:“我是你娘,不对你温柔,别人会说我家暴……”

“……”

———————

暗室,灯火稍暗,难以捉摸藏在其中的毒。隔着重重紫砂纱帐,美人,仍旧是如玉至邪的,带着妖魅神秘的美。

身材高挑的女子,屈膝半跪,手放在靠心脏的地方,等待那位隐在魔帐的男子的回话。

“萧怜,你和那个王府里,那个叫锦儿交手了?”隔着纱帐,魔息萦绕,他是至极之邪,拥有至邪魔魅的声线。玉指轻轻敲打着,发出清脆的声音,叩击人心,一声声心颤。

萧怜冷汗涔涔,垂首回答:“是。”

“如何?”那语气是漫不经心,但是,似乎你回答失败了,那懒散雍容的声音,瞬间如同紧绷的琴弦一触即发,强制性的碾压,要你恨不得去死的屈 辱。

“他中伤了,但是,我也中了寒煞毒。”

这句话说完之后,魔息顿住,清响的叩击声,也猛地一击顿住。下一秒,魔息疯狂萦绕在她耳畔。至邪的气息,让人心发慌。“你,确定?”

萧怜以为这是说她这时候变弱了,没有利用价值,她头皮发麻,哑声道:“是的,我的确中了毒。”那根紧绷的弦,断了。魔息渐渐舒缓,又恢复了那时候的雍容魔魅,“你下去吧,记得牵制住轩辕璟,让他乖乖在你手心。”萧怜沉默,带着魔息的声线反问:“不愿?”魔息其中,带着强迫的压制力,她不得不完全跪下去,说:“属下明白,属下已经服下九日散神丹,就绝对不会背叛!”

里面没回话,她就起身,右手放在左胸,弯腰道:“萧怜告退。”化入一散烟。

魔息之殿,久久未语,正当人以为无人之时,又传出了悠久温柔的声线:“像她……”那温和的声线,温软得不像刚刚的魔息震透心脏的声音。如清泉,如箜篌,如天际的飞鸟滑过心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