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决

第138章 玉子寒以身讲解矛盾,冷卿颜描诉神王之情

凰决 唐四锦 3014 2016-02-15 20:16:32

  “……媳妇。”他用那种特别柔死人的语调上演着撒娇求滚床单瞧着冷卿颜渐黑的脸,才收敛过来。

他说:“如果这是在可怜我,我宁愿被你可怜一生一世。”

她说:“如果你认为我会可怜你,那就错了,冷卿颜从未对任何人施予可怜。”命,都是自己把握住,劳烦着他人的帮助,别人也迟早会厌烦,不再搭理你,更可悲的是,你居然还要求施舍怜惜,这跟摇尾乞怜的关系都是一样的。

他愣着,点上去的朱砂好似是天生的,华丽而妖娆,妖媚的美人痣再遇上这么倾尽绝华的面容真的是令人止住呼吸!

她深呼口气道:“司马绝华。”“嗯?”“你很爱化妆。”他也不恼嫣然笑:“美吗?”她点点头,他也放心了道:“我的美只给颜儿看”她微笑道:“在众人面前你还是保持低调吧!”……

“皇嫂!我就知道!今个皇兄上朝说取消与宁凝的婚姻!”今个早晨,瞧见这小丫头这么兴奋,原来是这件事。虽然冷卿颜没表达些什么,但是她在心里证明自家的占有欲是十分强悍的。她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就没听些什么直接就走了。

路边也能听得见那些平时看不惯宁凝的声音。

“听说宁凝已经哭得昏天暗地的了。”

“身子骨不好,现在得了风寒,听说是今日听到了跪在那得了的,她的膝盖还有伤呢!”

“活该!”

虽然宁凝取消了婚姻,但是,司马绝华为了安慰她,册封她为娼岳公主,入了玉碟,至此宁凝听到这消息时简直是吐血三百里,入了玉碟就等于是皇家的人,绝对不可能去嫁给皇家的人了,否则就是乱了要杀头的!

“这下好了。”林溪道,“宁凝不会耀武扬威了!”

“白,哦不,王后您……”林溪有些戏谑道。

“叫白!”她满脸黑线。

“哦!小白白!”

“……”“哈哈哈!”一人满脸阴沉,一人满脸得意微带狡黠。

她心道: 林溪,你果真没信错人!我,林溪,一生都有一位叫白晓生的朋友!

而这堂课是玉子寒的课。

一袭冷风,让这个白雪皑皑的冬季愈发冷了些,大家也缩起了脖子,玉子寒永远穿着是一身白衣,寒气袭人。

粉唇微启道:“你们班是唯一一个通过东山的班级,所以我只上你们的课。”

他大掌一挥,又回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众人不由得一阵寒涩,齐齐望着冷卿颜。

“这里只是实验场景,并不是东山,”他解释道,“而白晓生所说的万象幻生则是幻术中的一种,并不是诡术。”诡术又称禁术。

“其实这里是幻影,只要随意攻击,就会发现这里就有一条条水纹,只是你们没发现罢了。”

“所以那次实战其实是虚战,而先生只是告诉你的事物的虚像幻像。也许看的越通透就会发现最透明的地方。”他继续讲解,可是冷卿颜明白,虽然是幻术,但是仍旧有攻击怎么解释,所以这是谎言!

但她没说。

“接下来,我将教——矛,盾。”他淡漠语气继续道,“请一位学子走进。”有一个胆大的男子,举手走过来。

“攻击。”粉唇吐露。

“喝呀!”男子大呼一气,手纂成拳直往玉子寒那攻击,他伫立在那伸出手大掌一抓轻松的握住然后待到他聚集力量翻转过来而他自然的甩在一边还转了个边,晕乎乎的。他说:“这是盾。”不错,他先是抓住是防御自身,然后待到这学子聚集好力量时,他又巧妙的将这能力让他打了个棉花。

然后他又反手在他晕乎之际飞快的劈向他的后背。这学生也倒霉悲催的中了这么一招。

明明简单的公式大家都会,但却不晓得这其中进退。

这是最明显的自然反应,只是依靠着你的动作快不快罢了。冷卿颜心想。

接着,这位学生终于醒过来,卯足了气,他那执着的性子让他变作头牛,狠狠双拳出力。

这学生挺聪明的,知道另只手会被反弹过来就按照另一只手再次攻击过来,但他忘了,除了他有两只手,其他人没有吗?

于是同样的方法再次出现,这学生又被反弹,结果他又跳在伸腿一踢,结果先生后退,让他扑了空,没法踢但在空中,结果手出力攻击向他,不如说是一个熊扑,结果扑地了,因为先生右过来在一边去手出场这么一劈,结果,提前了落地,直接给雪地镶嵌了个人影。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一劈没用太大力,却直接在这位学生心底留下了不甘心。

先生说:“允许你使用灵力。”于是这位学生立刻振奋起来,从雪地里跳出来,正好他是风灵力,刹那风雪漫天,飞快转成个大雪球,向先生滚来。先生一跳站在雪球上,飞快地跑着,然后他不动了,看着就要掉下去,结果先生这么往后倒,一踢,雪球就飞向空中形成一个抛物线,学生也不傻,立刻往左一撇,雪球的目标就改成了这些看好戏的众人,一些机灵立刻躲了,一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了。学生有些窘迫,接着手上如同灵力聚集,成了风刃,飞快的在空中划几道,就这么像个飞镖一样没打到就有从天际中返回来。众人心想一直没打到,就一直攻击,聪明!

但是,灵力也是有限的,但这个的确聪明这灵术不耗费太多,能撑得住五六小时。

这五六个小时足矣了。

先生却没躲飞快的往这位学生后就这么锋刃就没刹住车目标就改到这位学生上。

学生立刻躲,但来不及,先生也跟着躲,飞镖失去了方向,因为学生是在挡它的视线,虽然先生露出了脖子和头,但是身子没出来是无法确认的,于是这位学生遭殃了,被自家刹不住车的风刃打了个一道道。

而摆了一道了学生的先生,颇为没良心的道:“服不服。”

可这学生一咬牙道:“学生不服!”

“继续,只许一招。”

“喝呀!”飞快在空中凝集的暴风雪如同小型龙卷风飞快的向先生袭来。

放到地上,除了这位学生之外,其他人遭殃了,那些学生有的捂住自家裤裙不走光,但是在雪地一直在磨动,移动到了这龙卷风,恶狠狠道:“简南峰,你特么疯了!傻啊!”

简南峰立刻醒过来,在空中盘旋的全都掉下来,靠近龙卷风的都弹到一边。

无奈之下,简南峰只能松开这灵术对玉子寒道:“先生,学生服输!”

他深知自己不会在矛盾上赢得了,更别说先生的灵力了,他半根都不接触到的。

“自知便好!”他又消失了,而这里成了学堂,而在学堂前墙上刻上去的是——知进退。

“我一定要成为先生的关门弟子!”简南峰眼泪哗哗道。

“你就知足吧!”林溪没好气道。

“要知道,这位先生我在11年前看到过,如今他依旧如此模样!指不定五十年后,对着的是一个仍旧玉树临风的 先生,而耄耋的你还要亲切的叫一声师父~”唐明华接着讽刺,笑嘻嘻道,可没见林溪的脸色有些怪怪的。

“还有还有,按照现实角度来说,基本不可能!”

“你们打击我!我不否认!但是不要打击我的梦想!”

“你的梦想啊,不是追白晓生吗?”

“呃……”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眼不小心瞥到她,脸红起来窘迫的说:“我觉得还是先生的关门弟子比较实际。”与其说不要命了,还不如去想些关门弟子比较安全。

这句话让冷卿颜黑了脸了,她心想今个晚上完蛋了。

“哎哎,”林溪碰了碰冷卿颜的胳膊肘道:“听说你和支持宁凝的长老打了赌。”

她点头。林溪继续问:“赌注是什么?”这句话引起了其他小伙伴的问号,纷纷把目光寄给冷卿颜。

“赌注是——”冷卿颜延长声音,小声道:“秘密!”

“切!——”众人没兴致再问了,因为他们深知冷卿颜说是秘密就是不告诉,不告诉就是一定会不告诉的!

上了这么几节课,最后一节课是所谓历史。

“上古之期,有六道灵魂,分别是六界的根本。这些灵魂——”先生怔住不说话了 道:“是初的灵魂,接着后来给予了华无。……”

她说:“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一切。”

先生说:“在神魔大战之时,神王初陨落,她孤身一人,挑战六界个个顶尖高手,最后直到神王华无,一剑便刺穿她的心脏。”

她说:“你后悔了么,我没有后悔,这些天你在哪,我怕……我怕没有你,我怕,所以你杀了我也行。”

先生说:“她可能是顾忌以往的旧情吧,就这么失神了,就不慎被杀了。”

不,不是!她是情愿被杀死的!她想逃离这个冰冷的世界,苍白羸弱的爱。

先生说:“总之,情最为碰不得!”

为何还入千丈红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