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决

第69章 永生禁锢

凰决 唐四锦 876 2015-12-31 18:13:48

  抽离,然后喝了一半的药汁,缠/绵,发黑的药汁在唇齿间纠缠到底。

她被迫咽下去,原本恢复一半的身子再次瘫软,他还是不停歇,喝的次数越来越多,含在口中的药汁越来越少,直到最后,药汁喝完。

她喘息着,倒在床上,他却是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压住她咬了下下唇然后顺着往下。

昨晚的妖娆红色还在,他又附上去亲/吻,她娇/喘/微/微,情,像潮水般涌来,让人防不胜防,又像潮水般褪去,让人措手不及。

他没有再动了,龙袍褪去,两人都是单衣,她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一直压着她,能不是压力吗?

她一直在推着,根本等于零般力气,声音如蚊吶:“放,放开……”

他见状,翻了个身子,男下女上,戏谑道:“我放开了。”

其实他俩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差点亲上的距离,他的灵力压制着她不能动,现在反过来,没有灵力支撑,他俩还不亲上还说不定呢。

随即,他送开灵力,她就这样华丽丽压上他唇瓣,脸霎时红了,白了,在他眼里的确好看极了。

她想立刻起身,却无能为力,只能支着手臂,没法起开,因为他的手臂将她腰部环住,起不来。

她脸色白了几分,颤颤巍巍的问:“你就这样想……”还没说完,体力消耗殆尽,趴在他身上。

他无情的将她推开,起身穿衣,离开。

只留下,一直咳嗽的她。

是的,他喂的药是挖空她身子的药,是让她永生囚禁在这的药,是一直折磨她精神的药,但是药效猜到了,药的名字……

他就是这样,本性也是这样,只是一直被压制而已。

“噗!”刚走进宫殿,胸口里浓郁的血涌上来,痛像撕裂人的野兽般从开始一直折磨着他的身心。

“你心,好像在痛啊,司马绝华。”他自嘲呢喃着,她的心也在痛啊。

她的心在痛呢,要不要再去看看,不过……

这只会让她的心更加难受罢了。

“咳咳咳!!”一口血液终于喷出洒在地面,妖娆罪/恶。。

这不是你的错,是她。

他心中不断安慰着。

两个人在夜中,痛,一起。恨,衍生。

相差交错……

司马珏,倚靠在门外,一直看着他,嘴角不时流露出一种欣喜。

也许在你眼里,冷卿颜是个红颜祸水,但在我眼里,她是个助我登上王位的利器。

身旁的金乌僵硬着脖子,转动眼珠,静静地看着主人的笑意。

很久都没看过主人笑得这么开心了……

那一年,主人才满八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