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34章 稍加利用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333 2016-01-13 20:16:09

  “太子是傻没错,可是做了太子妃,那些看不起我的人便只能匍匐在我的面前,哪怕他们心中不服,哪怕他们背后嘲讽,也只能向我叩拜……”

“妹妹,你是说你愿意嫁给一个傻太子,就因为可以高高在上?”莫俊明感到深深的震惊,“可皇家就是个万丈深渊……”

“对,我就是要做人上人,我不愿被人瞧不起!如果我真的假死逃离了京城,这一生我只能隐姓埋名,无法活在阳光下。我不要这样的生活!”莫寻雁的口气很坚定。

“可是,妹妹,你可以找一个爱你的夫君,相夫教子,过着简单而又安宁的生活啊!”莫俊明只觉得心疼,这么多年来妹妹没有在正常的环境中长大,竟导致她这般偏激。

“哥,相夫教子就是幸福?简单安宁就胜过一切?在云山待了八年,亲情也好,感情也好,对我来说,都可望而不可及。于我而言,能攥在手里的才是真实的,你说的这些我觉得并不重要。”

莫寻雁低垂着眼帘,说出的每个字都重重敲击在莫俊明心上。

“妹妹,你是在怨父亲当年将你送往云山,八年都不曾接回么?你是觉得爹娘对你的关心太少,觉得哥哥我也不爱你么?”莫俊明只觉得心里像压了一块巨石,沉重而又沉痛。

“若是可以,我想父亲当年一定舍不得送你走。若是可以,我也很想每日陪在你身边,保护你呵护你,不让你学医学得那么辛苦。若是可以,娘亲只要痊愈,一定会心疼你……”

“够了,哥哥,说这些有何用?”莫寻雁打断他的话。“如果哥哥也在云山待上八年,你便明白,与其去期待虚无缥缈和善变的感情,不如将可以抓住的东西牢牢握在手里。地位也好,权势也好,荣华富贵也好,若能得到,为何要放弃?”

莫寻雁抬头看着莫俊明,话音出奇的冷,她知道这番话会对莫俊明造成怎样的冲击,可是,她只能这么说。

“哥,也许你是对的,自古天家无情。可是,我本也是个冷漠的人,或许皇家的生活很适合我,不需要对人付出真心,也不曾期待谁的真心。”

“太子傻了其实何尝不是件好事?至少他不会再成为别人争夺皇权的阻碍,做他的太子妃反倒安全,不用成日防着被人算计。”莫寻雁一副铁了心的样子。

“妹妹,你太天真了!”莫俊明心疼摇头,“皇上爱太子有目共睹,就算他傻了也定会想尽办法让他康复。正因为他傻了,别的人才更蠢蠢欲动,你跟着他才更危险!”

“哥哥,你不用劝我了。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也不想回头。我做了太子妃,对父亲对你对莫府都是好事,你就安然接受吧!”

“妹妹,你为何如此固执?难道你不知道哥哥是为了你好?”莫俊明开始激动。

“你就当我冷酷无情,当我贪图富贵好了。总之,我是不会改变心意的。”莫寻雁说着站起身来,“我累了,哥哥请回吧!”

“你……”莫俊明气得拂袖而去。

再说此刻逸王府的水榭,欧阳英睿背靠着廊柱,伸直了双腿搭在廊椅上,腿轻轻晃着,悠闲地喂着湖里的锦鲤。

南风无尘坐在一旁,紧张地看着逸王府的郎中检查着他带回的花冠以及莫寻雁给卫汐雪的药。

“南风公子,这花冠里被人放了很少量的毒粉,民间俗称毛虫粉,一旦接触,半个时辰之后便会浑身发出红疹,挠破的地方不但会溃烂还会留下疤痕。”

“而这丹药,应该是妇人来葵水时缓解疼痛之用。至于这膏药便是针对红疹的,涂抹后不但可以消肿,还能美颜。”

郎中检查完以后,拿着那丹药和药膏舍不得放下,“不知南风公子从何得来?这药的配方实在精妙,老朽能否拿回去琢磨琢磨?”

“当然不行!”南风无尘连连摇头。

“朱伯,你就别打这药的主意了,无尘还等着拿去救人呢。”欧阳英睿笑着转过头来,看了南风无尘一眼,“还不给你的心上人送去?”

“朱伯,你再看看这个。”南风无尘懒得回应他的打趣,又摸出一瓶丹药。

“宫里的解毒药四平八稳,没什么问题,但或许见效很慢。”朱伯的眼睛也很毒。

“那朱伯你可有解这毛虫粉的药?”南风无尘满怀希望地看着朱伯。

“这种龌蹉的东西,逸王府从来没有,老朽也从未配过此等解药。南风公子若是需要,便给老朽几日时间,老朽琢磨琢磨再试着配出来。”朱伯摇头。

“这……”南风无尘有些犹豫。

“你就别奴役爷的人了,难道右相府没有郎中?竟然用逸王府的人去帮你的心上人。”欧阳英睿继续调侃。

“朱伯,谢了,我还是找别人配吧。”南风无尘瞪了欧阳英睿一眼,抓起桌上的药小心收入怀里,“阿睿,叫人送点吃的来,我饿坏了!”

“右相府是穷得揭不开锅了么?你天天跑爷这里来混吃混喝!你打的猎物没说提来,还厚着脸皮来吃白食,今儿个爷可是要收费了!”欧阳英睿邪笑着。

“要钱没有,要人一个!”南风无尘看他招来华池,连忙反客为主,“送两壶美酒来!”

“没银子还要喝爷的酒?嚣张!”欧阳英睿鄙夷地打量了一下南风无尘,“就你这样子,卖到三重天也卖不了多少银子!”

两人斗了会儿嘴,便有人送来了膳食和美酒。下人知趣地离开了水榭,只留他们边吃边聊。

“阿睿,今日之事你怎么看?”南风无尘一边斟酒一边问。

“显然是皇兄和皇嫂布的局。”欧阳英睿一语道破天机,“此前爷一直纳闷皇兄为何要下旨让众人参加围猎,在围场选妃这可是前所未有。现在爷总算明白了,不过是要遮掩元青痴傻的事实罢了。”

“也是,宫中人多口杂,就算帝后能让东宫的人都闭嘴,可这选妃,太子殿下必须离开东宫,只要有任何一个宫人发现情况不对,背地里一传,哪还藏得住?帝后要想选一个不知情,却又能善待傻太子的姑娘就难了。”南风无尘也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

“是啊,元青这副样子,的确应该选一个善良女子相陪。可那些所谓的千金小姐,不少都是攀龙附凤之人,若是知道了元青的情况,恐怕再受不了他的痴傻,也会装作仁慈来抢夺这太子妃之位。不管怎样,皇兄这一局是设对了,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只这一试,便自动出局。”

“太子殿下会不会是装傻?”南风无尘想到一种可能。

欧阳英睿摇摇头,“爷观察了元青很久,应该不是装傻。看来月前他从马上摔伤,是真的碰到了头。”

“估计很严重,否则那孟含薇怎么舍得放弃太子妃之位?左相和皇后可是一直把她当太子妃来培养的,据说皇上也是默认了的。如今却册封了那莫寻雁,可见太子殿下的病情不简单。”南风无尘叹了口气。

“爷问过御医,这一月来,太医院用尽了各种办法都不能治好元青的所谓头痛病,孟锦修等人从民间请的郎中也束手无策。”欧阳英睿慢慢品着酒,“元青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应该很难。”

“太子殿下怎么会摔到头?皇子们试骑的马匹应该早就驯化过。”

“据说那马本来是很温顺,可不知为何元青骑上去之后突然开始发狂。元青摔伤后,孟锦修当场将马和马夫都砍了。”欧阳英睿压低声音,“元青摔伤太过蹊跷,定有隐情。元朗被下毒一事,只怕也与皇后脱不了干系。”

“难道皇后开始行动了?可孟含薇与太子殿下的婚事又如何解释?”南风无尘一愣。

“你可别忘了,皇后一心扶持的自然是元凯,将孟含薇从小培养成太子妃不过是她在皇兄面前使的障眼法。”

“左相并不蠢,明知道元青最终会成为皇后的弃子,他怎么会心甘情愿将女儿嫁给元青呢?如今元青傻了,孟含薇刚好可以名正言顺嫁给元凯了。”欧阳英睿冷笑了一下。

“原来如此,难怪今日没有宣布三皇子妃的人选。”南风无尘恍然大悟。

“就算孟良骏与皇后是兄妹,在利益面前也会相互算计。你以为他们就没有矛盾?你以为皇后真的愿意孟含薇做自己的儿媳?一旦孟含薇成为元凯的皇子妃,左相对皇后的制约就更大了。”

“再说了,孟锦修也心悦云浅秋,他自然希望妹妹嫁给元凯,这样他便能娶云浅秋。而皇后有太多事情需要左相父子帮忙,暂不会因为一个皇子妃与他们撕破脸,所以她目前应该是在周旋在纠结。”

欧阳英睿脸上的冷笑更深,“这一对兄妹皆是野心勃勃,相互扶持相互利用,不过是在权势面前尽量平衡罢了。若有一天这平衡被打破,他们的联盟也就完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利用云浅秋挑起三皇子和孟锦修的矛盾,让他们狗咬狗?”南风无尘一点就通。

“你倒是不笨!”欧阳英睿啄了一口酒,邪魅一笑,“无尘,爷这其实也是在帮你,你要如何谢我?”

“帮我?”南风无尘又有些迷糊了。

“你的脑子还是不够聪明,枉你每日跟在爷身边。”欧阳英睿故作嫌弃状,“你也不想想,那驸马人选今日也没定下啊。”

“这有什么关联么?”提到驸马一事,南风无尘就觉得心里一紧,他最担心的当然是自己被皇上选中。

“若爷没猜错,今日皇兄突然宣布提前回宫,定是皇后撺掇的结果。卫汐雪的脸变成那样,元凯肯定打死也不愿娶她。而孟锦修定是告知皇后他想娶云浅秋,皇后还需斟酌,只好将此事拖一段再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