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32章 密召进宫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354 2016-01-11 20:16:29

  “哥哥应该是要想问问汐雪的病情吧。”云浅秋掩唇一笑,动作就像是对着镜子练过无数次一样,异常娇柔,却让人觉得美得不真实。

“云公子既然是关心汐雪,何不去卫将军营帐当面慰问?”莫寻雁故意装傻。

“金雁郡主,汐雪如今脸肿成那个样子,自然不愿被心上人看到。我哥哥他心里虽急却不忍她难堪,问过了御医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才想着找你问问。”云浅秋莞尔一笑,一副体贴的样子。

莫寻雁心中再次对云浅秋多了几分警惕,此人表面上看温柔婉约,实则说话做事全都步步为营,无一不为自己的利益谋划。

卫汐雪何时说过自己心悦云梨落了?云浅秋这般暗示卫汐雪和云梨落私下有情,不但会损坏卫汐雪的闺誉,而且此类流言一旦传入帝后的耳朵,那卫汐雪就再也不可能和她竞争三皇子妃的位置了。

“既然如此,劳烦云小姐去请云公子吧。”莫寻雁心中鄙夷,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

“郡主还是叫我浅秋吧,虽然今日第一次见面,但你我也算有缘不是。”云浅秋拉了拉一脸不高兴的卫汐沫,不露痕迹地拉近和莫寻雁的关系。

“这样就好。”莫寻雁无视她虚假的笑,淡淡应着。

云浅秋脸上的笑瞬间龟裂,却很快恢复,笑着带卫汐沫出了营帐。

“这个莫寻雁真是个不识好歹的东西,云姐姐你对她好,她却冷冰冰的。不就刚封了郡主么,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卫汐沫越来越不喜欢莫寻雁了。

“是有些不好相与,可人家现在是太子妃,身份在那里摆着,我们得罪不起。”云浅秋无奈地笑了笑,“算了,汐沫,不要与她生气,惹不起总躲得起。”

“云姐姐,我的涵养可没你好。她有啥了不起的?”卫汐沫越想越生气,凭什么这莫寻雁要爬到自己头上。

“不就碰巧将太子殿下扶了起来么?也不知道哪里捡到这么好的运气了,皇上居然钦点她做太子妃。就她那长相,那脾气,整个一僵尸脸,哪里比得上孟姐姐半分?谁不知道孟姐姐才是未来的太子妃,居然被她给抢了!”

“你提到含薇,我倒是想起来了,她此刻一定很难过。不如,我们等下去看看她吧。”云浅秋眼珠一转。

其实她心情也不好,帝后莫名宣布提前回宫,她期待的三皇子妃眼看这次是没戏了,说不郁闷是假的。

再说了,一想到莫寻雁这名不见经传的乡下丫头莫名其妙封了一品郡主,日后自己见了她都得施礼,云浅秋心里就直冒酸水。

莫寻雁,既然你不接受我的示好,那就休怪我。你抢了孟含薇的位置,她指不定多恨你,我等下就去帮你拉拉这仇恨值。

“金雁郡主,在下有礼了!”不一会儿,云梨落跟着云浅秋和卫汐沫走了进来。

“云公子有礼!”莫寻雁也福了福身,心中暗付,到底是一家人,这云梨落和云浅秋一样,看上去谦和有礼,比那孟锦修的飞扬跋扈不知强了多少。但是,也正是这样的人才最需要小心提防。

“郡主,汐雪的脸要多久才能恢复?真的会留下疤痕么?”云梨落是真的心悦卫汐雪,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汐雪回府休养一段应该就无大碍。只是,会否会留疤很难说。”莫寻雁的话说得委婉,但明显带着几分惋惜,让云梨落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郡主擅长医术,若能为汐雪配制药膏,一定不会落下疤痕。”云浅秋在哥哥面前,自然表现出很关心卫汐雪。

“配制药膏需要时日,但汐雪的脸需尽快用药,想必卫将军已经找御医讨要了吧。”莫寻雁的眼神落在了卫汐沫身上。

“汐沫,你父亲可曾去找御医要了膏药?”云梨落当即也望向卫汐沫。

“这个,我不知道。”卫汐沫一愣,脸色有些难堪。对于卫汐雪出红疹她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真的关心。

“我找御医要一盒送去吧!”云梨落对莫寻雁拱拱手,“郡主,在下告辞!”

“慢走不送。”莫寻雁微微颔首,看着三人走了出去。

左相的营帐里孟含薇独自在发呆,眼睛有些红。

“含薇……”云浅秋上前唤了一声,眼泪就涌了上来,似乎千言万语都堵在喉头,唯有泪水可以表达她的姐妹情深。

“孟姐姐……”卫汐沫也觉得心里有些不好受。虽然孟含薇平素有些高傲,但看在云浅秋的份上,对她还算尚可。如今想着她的太子妃之位竟被那莫寻雁夺去了,卫汐沫实在为她打抱不平。

“孟姐姐你别难过,那个莫寻雁就是个土包子,她得意不了多久的。”卫汐沫咬咬嘴唇,“等太子殿下的病好了,定会将她休了!到时候太子妃之位还是你的。”

“汐沫,含薇哪里是在乎那个名头?”云浅秋脸上笼着一层愁云,故意把孟含薇捧着,“含薇和太子殿下自幼情深,她是在担心殿下的身体啊!”

卫汐沫当然不懂云浅秋比自己高明在哪里,当即劝慰孟含薇,“孟姐姐,你别伤心了,太子殿下一定会康复的。”

“浅秋……”孟含薇猛地扑进云浅秋怀里,眼泪一滚就掉了下来,那模样似乎云浅秋就是她的知己一般。

其实,早在大半月前孟含薇就知道欧阳元青变傻了,她还借口去宫里看姑姑偷偷见了他一面。

当时的场景她永生难忘,欧阳元青那日可比今日在花海的样子还要疯还要傻。

看着欧阳元青疯疯癫癫,浑身脏兮兮的样子,孟含薇当即就不想嫁了。她喜欢的从来不是欧阳元青这个人,而是他的太子身份。如今欧阳元青已傻,做太子妃还有何意义?

可是,皇上当众封那个丑八怪为一品郡主和太子妃的时候,她心里还是不舒服。

这么多年来,孟含薇习惯了以太子妃自居,可今日,这身份却被人活活占了去。她不可能高兴。

父亲和哥哥私下说嫁给欧阳元凯也是一样。可是,孟含薇早把欧阳元青当作了未来夫君,突然要她去对欧阳元凯好,一时很难转变过来。

此时的孟含薇,心情要多复杂有多复杂,明知道云浅秋的安慰是假,和孟府套近乎是真,她也只得顺着云浅秋的话装装样子,让人觉得她不是因为失去太子妃之位难过,而是在担忧欧阳元青的身体。

“浅秋,我真的好怕,怕太子哥哥一直这样,他实在是太可怜了……”孟含薇在云浅秋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云浅秋心里很清楚孟含薇不过也是在演戏罢了,想到她平素的趾高气昂,心中忍不住骂了句活该。

只有卫汐沫傻乎乎地陪着难过了一场,又因云浅秋时不时的一两句话激起她心中对莫寻雁的不满,再次把莫寻雁狠狠骂了一场。

莫寻雁此刻已随父亲和哥哥离开了。因要进宫面圣,她甚至来不及和卫汐雪道别。

御书房,欧阳离辰屏退了下人,就连心腹太监向一暖也没有留下。莫氏父女一进去,门就关上了。

“微臣参见陛下!”

“民女拜见陛下!”

“莫卿、金雁郡主不必多礼,平身吧!”欧阳离辰从龙椅上走过来,亲自将莫云洛扶起。

欧阳离辰在梨花木长几前坐下,示意父女二人也在他身侧坐下,这才低声开了口,“金雁郡主,朕今日召你进宫,是有一事要你去做。”

“请陛下吩咐!”莫寻雁当即起身,欲再次跪下。

“你这孩子,刚说了不必多礼,怎么又来了?你已经是朕的儿媳了,不用这么拘束。再说了,青儿的事情,朕还得靠你。”欧阳离辰当即阻止了莫寻雁,可心里对她的知书达礼却甚是满意。

“金雁郡主,你会医术,朕也不瞒你。一月前,有人进献了一匹汗血宝马,青儿非常喜欢,朕便赐给了他。没想到他前往马场试骑的时候,竟被摔下马背,头刚好碰到一块石头上,昏迷了三日三夜。”说到欧阳元青,欧阳离辰的语气有些沉重。

“待青儿醒来,便成了如今这副模样。要么痴痴呆呆,要么疯疯癫癫,除了朕,他几乎谁也不认识。头痛一旦发作,他就会发狂,东宫也差点被他给拆了。御医说他碰坏了头,血块淤积在头里,所以才会这般。金雁郡主,青儿到底是何病?你可有法子治好他?”

欧阳离辰说完,直视着莫寻雁,虽然他竭力想表现得亲和一点,但眼里还是透着几分阴冷,若不是莫寻雁打小在云山长大,恐怕已经不寒而栗了。

“陛下,御医所言有理。太子殿下当时头部出血定很严重,血块未消,所以才会导致癫疾。可惜仅凭民女的医术,也只能在太子殿下头疼发作时替他施针,暂时减缓他的痛苦罢了。”莫寻雁低垂眼眸,实话实说。

“朕为了青儿的病大伤脑筋,也派人四处寻医,至今却没有半点气色。敢于像郡主你这样为青儿施针的人都很少,就别说有人能根治他了。”

欧阳离辰知道莫寻雁并未骗他,“朕知道,朕今日因你的善良,因你会医术便将你指给青儿,是有些自私。可是,朕虽贵为天子,却也只是个普通的父亲。朕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安好健康,不想看到他如此受苦。”

“青儿的母后走得早,在这宫中,他唯一可以全心信赖的便是朕,可是,朕乃一国之君,朝堂之上有太多国事要处理,后宫之事只能交由皇后去管理,对青儿难免有失责的时候。”

“如今,朕为青儿和你指婚,你们便是夫妻,从此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朕希望你带着青儿离开京城,遍访天下名医,早日还朕一个健康的太子。”

“朕保证,不管青儿是否能康复,都会在你及笄后与你完婚,这一生他绝不会负你!而你莫府一门,将永享荣华富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