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67章 蹊跷中毒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2798 2016-02-15 20:00:51

  “我的母后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欧阳元青将她揽在怀里,下颚依在她的头上,“有时候我都快想不起她的样子了,可是,我却记得她是这世上最温柔的女子,也是最爱我的人。”

“母后在世时,父皇身边除了她,便只有李妃和孟妃,也就是现在的孟皇后。不过,父皇差不多夜夜都宿在玉凤殿,陪在母后和我身边。”

“我那时年幼,很多记忆都模糊了,却记得玉凤殿每日都充满了欢乐,记得父皇对母后的宠爱,记得母后看向父皇眼里的情深。”

“只可惜一切都在我三岁的时候变了样。母后因病撒手人寰,玉凤殿里只剩下悲痛的父皇和哭闹不休的我,曾经的快乐时光一去不复返。”

“孟妃就在那时来到了玉凤殿,主动提出要照顾我。父皇念我日夜啼哭,思母心切,又念她曾经与母后姐妹情深,便同意了。孟妃从此日日陪在我身边,全心全意地照顾我,那时候三弟还不到两岁,她甚至狠心将他扔给奶娘,只是守着我。”

“父皇被她打动,又念我年幼没了娘亲着实可怜,于是将她抬为皇后,入住玉凤殿,将我放在她名下教养。从此,孟妃成了孟皇后,也成了我的母后。”

“我那时虽小,却也懂得虽然唤她母后,可她并非我的娘亲。只是,她待我终归还不错,我渐渐不再成日哭闹了。而父皇也变得越来越宠爱她,她成了玉凤殿真正的主人。她得宠后对我依旧无微不至,我终于接纳了她,将她视为第二个娘亲。”

“从小我便被告知,孟含薇未来会与我成亲。左相府对于朝堂的意义,孟氏对于欧阳皇族的扶持,我都明白。对此,我并不反感。身为皇家子嗣,我很清楚,很多东西,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只是应不应该。”

“可是,随着年龄增长,诸多端倪开始显现。为何我的身子总是这么羸弱?册立太子后,为何我频频遭遇意外?”

“自打那日醒来,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谁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取我性命?我不敢想,真的是她么?也许,她并不真的那么爱我。也许,她最爱的永远是她的亲生儿子。其实,我或许也从未真正将她当作娘亲,所以变傻的时候才会完全记不起她吧!”

说到这里,欧阳元青停了下来,揽着莫寻雁的手臂紧了紧,一丝淡淡的悲伤萦绕在他的眉宇间。

莫寻雁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这一瞬,莫寻雁心里百味杂陈。

原来,他和她何其相似,都是年仅三岁就永远失去了娘亲,失去了那个温柔的怀抱。尽管他已经开始怀疑孟月浮,可他潜意识里却希望这猜想是错的,毕竟有十余年的养育之恩,他心底一定宁愿不是她。

想到日后要对他的利用,莫寻雁心里甚至生出了一丝不忍。即便自己可以只针对欧阳离辰实施复仇计划,可是,外祖的复国计划呢?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欧阳元青那时如何独善其身?

至于孟含薇,欧阳元青淡淡几句,却也承认了他们的确是青梅竹马,他不排斥娶她,就如他所说,未来朝堂,他需要孟氏的支持。

莫寻雁心中那一丝酸涩又溢了出来。

“还好,现在我有了你,你对我那么好,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不让你受任何委屈。”欧阳元青恋恋不舍地放开莫寻雁,低头吻吻她的额头,“夜了,休息吧!”

次日,莫寻雁随欧阳元青上街走了走,孟锦修和孟含薇也随他们一路。

莫寻雁这才知道,此处被称为云英城,城中种植了大量的紫云英树。据说到了夏日,满城紫色,格外美丽。

借如厕,莫寻雁与书彤接上了头。书彤和夜枫先一日离开茂城,先抵达此处,这几日早已建好了暗桩。莫寻雁让他们提前回京等候。

到了三月十五这一日,莫寻雁和欧阳元青四更天便出发去了神泉湖,君无、君浩和孤诺、孤希自然也是一路。奇怪的是,出门的时候,孟锦修和孟含薇竟然没有出现,更没有像平素一样阴魂不散地跟上来。

一辆马车,两匹快马,抵达神泉湖的时候天色刚明,湖中没有旁人。

莫寻雁牵着欧阳元青走到泉眼附近,为他施针。孤诺也下了水,协助莫寻雁。其他三人则守在湖边警戒。

一个时辰之后,三人上了岸。孤希给三人递上带来的水果茶,热汤里泡得太久,若不及时喝水人便会脱水。

随即,六人离开返回。

上了马车,欧阳元青揽着莫寻雁,没多久,便觉得全身燥热,心中像燃起了一团火,只想把怀里的人儿抱得更紧。

莫寻雁也口干舌燥,面色潮红。

“雁子……”他的嘴里依旧在呢喃,身体越来越热,某一处越来越胀,神志已经完全模糊。

莫寻雁心中暗叫不好,狠狠将欧阳元青一推,低喝一声,“阿元,住手!”

这一下用尽了她全身力气,欧阳元青的身子撞到马车壁上,砰地一声。

这一撞,欧阳元青似乎是回了神,紧紧盯着莫寻雁,话音里带着一丝委屈,“雁子?”

体内那莫名的潮意从小腹处袭来,伴着一丝酸涩从某一点向外扩张,莫寻雁已经非常肯定,两人定是中了眉毒。

慌乱中从怀里摸出专门解眉毒的丹药,往欧阳元青口里喂了一粒。触碰到他高得发烫的体温,莫寻雁又滞了一下。

“什么都别想,闭上眼睛,不要看我,稳住心神。”莫寻雁小手覆在欧阳元青双眼上,不敢直视他的眼神。

“好。”欧阳元青沙哑着应了,闭上双眼。他大致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莫寻雁刚往自己口里塞了一粒丹药,孤希在外面压低嗓子喊了一句,“主子,孤诺好像不对!”

莫寻雁心中咯噔了一下,撩开卷帘,“我看看!”

孤希将孤诺往马车里一推,抓过马鞭赶起车来。

莫寻雁的手刚搭到他手腕上,孤诺便顺势将她的柔荑抓在手中,口里低唤了一声“主子”,声音哑得不像他自己。

“别乱动,把这解药服了。”莫寻雁迅速抽回手,塞了一粒丹药进孤诺口中,随即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孤希,告诉君无他们不走了,在这西凉山下找家旅店,要间上房。”

“是!”孤希刚才紧挨在孤诺身边,自然也清楚孤诺大概是怎么回事。

平素常有外地人慕名前来神泉湖,所以西凉山下倒是开了好些客栈。君无和君浩在山下不远处的一个客栈外停下来,孤希赶着马车也停在了一旁。

“把他们扶进房去,让他们打坐调息。”君无刚撩开卷帘,莫寻雁就下了命令。来不及细想,君无和君浩一人搀起一个,直奔楼上客房。

“主子,你有事么?”孤希发现莫寻雁似乎还好,她自然不知道莫寻雁刚才用银针封了自己主要的穴位。

“无碍,你套好马和马车再上来。”莫寻雁撑着有些发软的双腿跳下马车,跟在君无等人身后也上了楼。

君无君浩分别将欧阳元青和孤诺安置在床榻和长塌上,那两人当即盘腿打坐,运气调息。

莫寻雁在桌前坐了下来,从怀里摸出银针,直接刺破了自己的皮肤,挤出血来。

“郡主,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中了这等眉毒?”君无和君浩也不是吃素的,自然已经看出了其中端倪。

“去把喝过的水果茶送上来,我要查一查。”莫寻雁将血液放在鼻端前闻了闻,又用手指碾磨了一番,眉心越蹙越紧。

不一会儿,君无和孤希一起走了进来,孤希将那壶快要见底的水果茶放在桌上。

“主子,难道是这茶不对?”孤希很紧张,这水果茶是她按照莫寻雁的要求准备的,一早出发时带在车上,就是为了欧阳元青施针后好喝。如今喝了茶的人都中了毒,而没有喝的安然无恙。她岂不是有最大的嫌疑?

“郡主也喝了茶,为何无事?”君浩看不出莫寻雁的异常。

“是不是这毒只对男子有效?”孤希来自云山,知道这世上有太多稀奇古怪的毒。

“这茶被谁碰过?”莫寻雁手里的银针并未变色,茶水显然无毒。可她就是觉得哪里不对,直觉一定和这茶水有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