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72章 风筝风波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427 2016-02-20 20:08:15

  “多谢云小公爷。”莫寻雁避开他的手,自己跳下了马车。

欧阳元青回头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些吃味。自那夜之后,他对莫寻雁愈加冷淡,言语间甚至带着几分刻薄。可莫寻雁除了尽量减少和他碰面之外,并无半点异常。

如今见云梨落向她示好,欧阳元青自是不爽,快步上前,冷冷地看着莫寻雁,“莫寻雁,本宫即将回宫,你不必再跟着,自行回府吧。”

“还请殿下将此物转交陛下,民女告退。”莫寻雁摸出剩下的银票和那块可以调动地方官员的腰牌,递给欧阳元青身旁的君无,转身就要上车。

“殿下,这……”云梨落显然有些意外,皇上可是要他将两人都接进宫去。

“元青,皇兄说不定有什么话要问郡主。都已经到了宫门,何不让郡主进宫面圣?”欧阳英睿难得开口为莫寻雁说话。

“皇叔,父皇想见的是本宫,她一个外人,父皇见她作甚?”欧阳元青冷冷地扫了面无表情的莫寻雁一眼,“本宫这番要带含薇面圣,商谈与她大婚之事,旁的人就不必去了。”

云梨落闻言,心中一滞,抬眼刚好看见孟锦修得意的笑容,心里感叹,孟家兄妹这一趟果然没有白跑,这莫寻雁果然不是孟含薇的对手。

“太子殿下说的是,陛下若要见郡主,改日定会召她入宫。此刻陛下一定等得心急了,锦修以为大家就不必再在这里浪费时间,速速进宫去吧。”孟锦修牵着孟含薇走上前来。

欧阳元青当即牵过孟含薇,可待他再抬头看时,莫寻雁已经悄无声息地上了马车,只留给他一个清瘦的背影。他的心忍不住疼了一下。

莫寻雁,你果然够绝情,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

欧阳英睿看着莫寻雁神色淡淡地上了马车,看着孤诺和孤希赶车离去,不知为何,对这丫头心生怜惜。

虽然他不清楚元青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三年的耗尽心力,三年的照顾陪伴,屡次的以死相护,到最终,却被元青这般冷落和嫌弃,对这丫头来说的确有些残忍。

若不是亲眼见过元青当初有多在意她,欧阳英睿真的会以为元青从头到尾爱的都是孟含薇,会以为他从未对这个丫头上过心。

倒是这丫头,好也罢,歹也罢,都是默默承受,宠辱不惊,着实让人佩服。只是,想想自己当初对她的警告,欧阳英睿突然有些后悔。她真的是贪图荣华富贵之人么?

莫寻雁回了府,莫云洛和莫俊明自是万分欢喜。问及这三年的情况,莫寻雁只是简单说了几句,便推说赶路有些乏,想下去休息了。

莫云洛自是看出女儿情绪不高,但体谅她数日奔波之苦,便让莫俊明送她回雁园。

第二日,太子欧阳元青回京的消息便传了开来,与此一并传开的自然是太子的婚事。

坊间疯传,太子返京后做的第一件事情,竟是亲自牵着左相之女前往御书房面圣,并跪求皇上赐婚。

皇上允,连颁两道圣旨,一道是封孟含薇为一品郡主,封号采薇。一道是册立采薇郡主为太子侧妃,一月后完婚。

坊间再传,皇上当时提出太子妃金雁郡主已经及笄,太子大婚可以同时迎娶太子妃和太子侧妃,结果太子严词拒绝。

太子称自己与采薇郡主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立其为侧妃已然是亏待,怎么能与太子妃同日进门?皇上允,太子与太子妃大婚一事暂且延后。

莫云洛下了早朝,直奔莫府,他这才明白为何昨日女儿与太子一同返京,却连宫门都没有入,原来竟是太子所为。

一想到寻雁这三年在外吃的苦,想到太子这般“忘恩负义”,莫云洛心中就不是滋味。

虽然昨夜莫寻雁说的云淡风轻,可莫云洛怎会不知,若当初不是危险重重,女儿岂会带着太子凭空消失两年?

匆匆进了雁园,莫云洛将莫寻雁揽在怀中,“寻雁,你受委屈了。”

“父亲,你我皆知寻雁选皇子妃的目的,此事有何委屈?”莫寻雁靠在莫云洛怀里,声音无波无澜,“只是,寻雁无能,没能赢得太子的信任和欢心,恐怕以后很多事情都会更难。”

“傻孩子,复国大计并非你一人之力就可完成。爹担心的是你日后嫁入太子府,要如何与孟含薇相处。太子这般绝情,完全不念及你的救治之情,实在让爹失望。”提及此事,莫云洛就心疼。

“父亲,寻雁对情爱本就没有幻想,对于皇家更无奢望。协助师公完成大业,便是女儿最大的心愿。”莫寻雁的话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情绪。

“爹知道,你不会对太子那样的人动情,爹只是担心那孟含薇不是个好相与的,太子对你没有半分感激之情,日后你在太子府的日子会很艰难。”

“父亲,太子终归是太子,这离国还是皇上的天下,只要赢得皇上信任便够了。这番归来,治好了太子,在皇上心中,寻雁便没有辜负圣恩。太子对我越是无情,皇上便越是觉得亏欠于我。如此这般,反倒利于我们。”

见莫寻雁果然没有半点难过,分析问题还是如此冷静,莫云洛也放下心来,又聊了几句,便出府去了。

没过多久,莫俊明也赶了回来,与他一道的不但有欧阳元朗,还有南风无尘和卫汐雪。

四人来到雁园,远远地就看见莫寻雁坐在园子里的大树下发呆。

春日的阳光透过树影斑驳地洒在园子里,树下藤椅中坐着的莫寻雁一袭白色长裙,素面朝天,静静地盯着面前石桌上的一本书,久久不曾翻动一页。

“铃铛”趴在她的脚下,眯着眼打着盹。与三年前不同,这猫儿已经长大了,毛泽光亮,脖子上那枚小铃铛的紫色绳结颜色浅了不少。

一人一猫,煞是安静,却让缓步走来的四人觉得有些凄凉,仿佛这二者都是被欧阳元青无情抛弃的弃子。

“寻雁……”看着妹妹这般模样,莫俊明只觉得心痉挛了一下。

自己这个妹妹怎么就这么倒霉?离家八年,好不容易回到京城,却被那傻太子看上,莫名成了太子妃,又被皇上暗中送出京城,三年来杳无音讯。

好不容易平安归来,可那太子倒好,不但不感激妹妹医好了他,还立即求娶别的女人,甚至将与妹妹的大婚生生压到后面,他怎能这般薄情寡义?又怎能这般对待妹妹?

如今太子一月后迎娶孟含薇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京城,这让妹妹颜面何存?今后让她如何在京中立足?

“哥哥回来了。”莫寻雁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抬头站了起来,这才发现后面的三人。

“五皇子殿下,南风公子,汐雪!”她一一施礼,礼貌中明显带着几分疏离,曾经有过的情意似乎都随着三年时光消弭了。

“寻雁,你可好?”卫汐雪却是一步上前,拉过她的手,上下打量着,眼圈暗暗一红,“这些年,我一直很想你。”

“汐雪,我很好。”莫寻雁淡淡应着,一如既往的清冷,“恭喜你和南风公子!”

“金雁郡主,若没有你相助,无尘和汐雪也不会有今日,无尘在这里向你道谢了。”南风无尘行了个大礼。

“南风公子客气了,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你和汐雪的缘分。”莫寻雁说到这里,心中就像被刺了一下,眼里很快划过一丝失落,连忙扭头叫孤希上茶。

众人在石桌前坐下,欧阳元朗只是看着莫寻雁,并不说话。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的心都被这女子给填满了,想见不得见的滋味,日夜相思的滋味,丝丝入骨。

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里,他都告诉自己,寻雁是皇兄的女人,只要她好好的,自己默默守护就好。

可是,他没想到,一别三年,皇兄平安归来,彻底康复,却做出这般无情无义之事。

他为莫寻雁不值,也为莫寻雁心疼,偏偏在人前说不出口。

“寻雁,过几日一起去明山放风筝可好?”来前众人说好不提不开心的事,卫汐雪便鼓动莫寻雁出府,想带她散心。

“好啊,我从来没有放过风筝。”莫寻雁这一应,众人的心再次一疼,想想她从小的机遇,再次为她惋惜。

三日后,明山南坡,欧阳元朗带着莫寻雁将风筝放上天空。

“没想到五皇弟也在这里。”不曾想,身后传来欧阳元青的声音。

两人回身一看,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欧阳元青带着孟含薇已经走到了他们身后。

欧阳元青一身蓝色宽锦袍,金线杂绣,腰围白璧玲珑带,头戴白玉冠。而孟含薇也是一袭蓝色牡丹长裙,一手牵着欧阳元青,一手拿着一只凤凰风筝。

这两人牵手站在那里,男子人如玉,女子美如花,亮了别人的眼,也凉了莫寻雁的心。

“太子皇兄!采薇郡主!”欧阳元朗眼眸一闪,暗暗向一旁退了一步,拉开自己与莫寻雁的距离,给两人见礼。

“太子殿下!采薇郡主!”莫寻雁攥着手中的线,也福身施礼。

“金雁郡主和五皇子殿下果然亲厚,这才一返京,就相约着一同来放风筝了。以前常听人说你们私交甚好,今日一见,倒是真的了。”孟含薇笑里藏刀,说出的话让人遐想万千。

欧阳元青的视线扫过莫寻雁,又扫过欧阳元朗,心里说不出的吃味。

回京已数日,每日应酬完那一堆趋炎附势之人,欧阳元青都会把自己关在屋里,翻看一本小册子。

这是他痴傻那三年,君无君浩以隐卫的身份忠实记录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

欧阳皇族于乱世夺天下,故而对皇家隐卫的要求很严。隐卫首领有一项特殊的使命,那便是当自己的主子遭遇不测的时候必须如实记录其身边发生的点点滴滴。

若主子能够醒来,这册子便交与主子,若主子最终不能醒来,那这册子便交予皇上。这是为了确保皇族的安危。

这几日,翻看册子,往事一件件浮上心头。君无君浩的记录很简洁,从欧阳元青摔下马背头部受伤开始,到他苏醒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