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68章 绝望如斯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202 2016-02-16 20:17:10

  六人在途中只简单用了些糕点,若是糕点有问题,那就该六个人都中毒才对。

“不曾。”孤希摇头,“昨日买的糕点和水果都放在属下房内,不曾有别的人进去过。今早起床后,属下切开水果,用沸水泡上,加了冰糖,这才送上马车。”

“郡主,殿下不对!”君无觉得欧阳元青脸上的红潮似乎并未减退,似乎更难受了,“你可有解药?”

“我已经给他们服过解毒的丹药了,但只能撑上一个时辰,若查不出是何种眉毒,对症下药,一个时辰后这丹药就会失效。”莫寻雁轻声解释。

“请郡主快查。”君无和君浩走到欧阳元青身旁,将内力输入他体内,试图替他压制体内翻滚的热潮。

孤希也走到孤诺身旁,双手贴在他背上。

莫寻雁忍着身体的不适,努力将今日的事情全部回忆了一遍,想要找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突然,她脑子里闪过一个细节,抵达神泉湖以后,她牵着欧阳元青走近泉眼,孤诺上前,两人一起帮欧阳元青褪去上衣的时候,她曾闻到过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

那香气很淡,好似清晨盛开的玫瑰,在风中摇曳出的第一缕芬芳,淡淡的,瞬间就被硫磺热汤特有的硫磺味彻底掩盖了,所以她那时并未放在心上。

此刻想起这个,莫寻雁心中一滞,倒出一杯水果茶闻了闻,抬眼看着孤希,“孤希,你好好想想,今晨你沏茶的时候可曾闻到什么异香?”

“异香?”孤希愣了一下,片刻后答到,“属下沏茶的时候只闻到水果的气息,似乎还有一丝淡淡的玫瑰香,想必是窗前盛开的那几株玫瑰的香气吧!”

“果然如此……”莫寻雁脸色大变,手指蜷曲,眼眸一暗。

“殿下!”就在这时,欧阳元青身上居然冒出了阵阵白气,脸红得可怕,君无和君浩再不敢往他体内输送内力,“郡主,快看看殿下!”

“雁子……”欧阳元青却睁开了泛红的双眼,紧紧看着近在咫尺的莫寻雁,对她伸出手,暗哑得不成样子的声音吐出了一句,“我好难受!”

“阿元……”莫寻雁刚一开口,突然一阵咳嗽,嘴角渗出血渍。

“主子,你怎么了?”

“郡主!”

孤希、君无、君浩都被吓坏了。

“主子……”孤诺也睁开了眼,眼睛里再没有半点往日的冷漠,似乎除了红,还是红。

“雁子,我难受!”欧阳元青又唤了一句,莫寻雁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朝着他走过去,眼神复杂,似乎蕴着说不出的痛苦。

“雁子,你是我的……”欧阳元青的手颤抖着伸向莫寻雁的衣襟,不料,莫寻雁突然一抬手,用尽全力直劈其百会穴,欧阳英睿眼一闭,晕了过去。

“郡主,你……”君无大惊。

莫寻雁抬头看着君浩,“君浩,你马上去将孟小姐带来,别惊动其他人。”

“是!”君浩没多想,最可能给殿下用眉毒的便是孟含薇,莫寻雁要他带人来,一定是要逼她交出解药。

转身疾步冲出房门,君浩赶着马车向着云英城飞奔。

莫寻雁来到长塌边,孤诺当即伸手抓住她,声音听上去无比压抑,“主子,是百媚生,对么?”

“百媚生?”孤希和君无闻言大骇,齐齐看向莫寻雁,眼里皆是带着惊惧。

百媚生,据传是这世间最顶级的眉毒,这种毒无药可解,中毒的人若是在两个时辰之内不与人欢好,便会七窍流血而亡。

“百媚生之所以无解,是因其一旦融入血脉,便会将人心底最深的语望牵动,引出你的渴求,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毒药能解,执念无解,世间眉毒,此为第一。”莫寻雁低垂着眼眸,双手死死拽着自己的衣角。

她看起来依然平静,可熟悉她的孤诺和孤希又怎会不知,此刻的她已经有了几分紧张,甚至或许还有几分慌乱。明明是阳春三月,可她看上去却像身处寒冬,浑身透着冷冽和绝望。

“主子,你不要自责,投毒的人一定是将毒分别下在泉眼附近和孤希沏茶的水里,否则,你早就发现了。”孤诺伸出手,用指腹心疼地擦去莫寻雁嘴角的血渍。

看得出,孤诺在隐忍着情绪,他的手有些颤抖,擦去血渍后分明还想抚上莫寻雁的脸,但最终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将手拿了下来。

即便是这样,君无也目瞪口呆,只觉得这孤诺的行为有些唐突和冒犯。不过,此时他最担心的是殿下,若真的是百媚生,郡主让君浩带孟含薇来此又是何故?

难道,郡主要用孟含薇替殿下解毒?一想到这里,君无身上一凉,脊背阵阵发冷。郡主和殿下这么好,难道她不愿意为殿下解毒么?

“主子,你可知道,我是你的……”突然,孤诺抬起头来,看着莫寻雁,冒出这么一句。

只是,他的话尚未说完,莫寻雁便抬手狠狠劈在他的百会穴上,将他劈晕了过去。

“主子,对不起,都是属下的错,是属下太大意了,还以为那玫瑰香是窗外的玫瑰,没想到竟是有人在水中下了毒。”孤希红着眼上前,单膝跪在莫寻雁面前。

“起来吧,不怪你。云山什么毒都有,偏偏没有这下作的眉毒,百媚生你我也只是听过,从未接触过,如何防范?”莫寻雁的话里带着一丝凄凉。

“下毒的人拆分了百媚生的成分,眉药涂在水壶壁上,混入茶中,而毒药则下在了泉眼里。浸泡热汤后喝了水果茶,便会中这眉毒。”

“你带着孤诺速速离开,找个红粉之地,寻个清白的雏替他解毒。”莫寻雁说着将孤希扶起,“快去吧!时间不多了!”

“是,主子!”孤希眼里闪过一丝痛苦,将孤诺抗在肩上,冲了出去。

莫寻雁重新走到床榻边,看着满面潮红的欧阳元青,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脸,毫无征兆的,一串眼泪从她眼里滴落出来。

“郡主,你是不是也中毒了?”君无看着莫寻雁,只觉得她浑身散发出无尽的悲伤和绝望,让他的心也跟着莫名疼痛。

“我……没有。”

“郡主,孟小姐到了,就在马车上!”这时,君浩推门走进来,“世子和驸马恰好不在,正好哄了她来。”

“君无,君浩,你们守着殿下。”莫寻雁站起身,隐去所有情绪,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

“是!”君无担忧地看着莫寻雁起身走出房门。

“金雁郡主,你有何事找我?为何不能回去说,这般神神秘秘是要做什么?太子哥哥呢?怎么他的隐卫成了你的跑腿了?”莫寻雁来到空无一人的后院,撩起马车的卷帘,孟含薇当即开始质问,语气颇为不善。

“孟小姐,你爱殿下么?”莫寻雁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质问,走上马车,在她身旁坐下,低声问到,“为了殿下,你是不是什么都愿意做?”

“为了太子哥哥,我自然什么都愿意。”孟含薇脸一红,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警惕地看着莫寻雁,“你找我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太子哥哥呢?为何没有与你在一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很爱他……”莫寻雁这一句像是在叹息。

“我自然爱他!”孟含薇当然无法得知莫寻雁此时的心情,还以为她是在嘲笑和质疑自己,话里明显带了一丝怨气,“我从小就爱他!若不是你,太子哥哥依然是我的!”

“殿下中毒了,你愿意为他解毒么?”莫寻雁平静地看着孟含薇,“你可愿意?”

“中毒?太子哥哥中了什么毒?你不是医术高明么?你为何不为他解毒?”孟含薇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莫寻雁却已经无心再多想了。

“他中了眉毒,无药可解,若是不与人欢好,便会死。”莫寻雁的声音很冷,听上去有些冷酷无情。

“眉毒?”孟含薇瞪圆了眼睛,“你说的是真的么?”

“字字属实!”

“那你为何不替他解毒?”孟含薇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在殿下心里,你是特别的。”莫寻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心在滴血。

“你……”孟含薇突然沉默了。

“若你不愿,我也不会勉强,我会让君无他们找个烟花女子前来……”

“那怎么可以?”孟含薇当即反对,“那样的女子怎么配!”

“孟小姐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莫寻雁直视着孟含薇,眼里除了冷漠,看不出半点别的情绪。

“我,我,我愿意。”孟含薇羞涩地点了点头。

“那好,你在这里等着,等下我会让人来请你。”莫寻雁说着下了马车。

屋内,欧阳元青渐渐苏醒过来,可却被那百媚生弄得神志混乱,他一边抓扯着自己的衣衫,一边唤着,“雁子,雁子!”

莫寻雁推门进来,看到这场景,直接走上前去,握住欧阳元青的手,“阿元,我在。”

欧阳元青此时已经认不出人了,只是闻到那药草香,知道是他的雁子。

“你等着,我把门窗关好。”莫寻雁走到君浩面前,压低声音,“去把孟小姐请来。”

随即,她将所有的窗户关上,拉上布帘,屋内暗了下来。

孟含薇这时已到了门口。

莫寻雁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榻上的欧阳元青,看着他迷乱中唇角那一抹略带期待的微笑,她的心狠狠一抽。

决绝地转过身来,走到门口,看着面含春色的孟含薇,“孟小姐,你进去吧。君无他们在外面,不会有人打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