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53章 金蝉脱壳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404 2016-02-01 20:02:22

  莫寻雁身子一僵,刚想一把将他推开,又可怜他正在受苦,再想想这几日他还算听话,便由他去了。

从布包里拿出银针,飞快刺入他脑后的几处大穴,手在他背上轻轻顺着,声音略带宽慰,“阿元,好些了么?”

“好些了。”欧阳元青的声音带着鼻音,莫寻雁正觉得有些不对,便觉得自己的衣衫被**了。

“阿元,你……”莫寻雁捧起欧阳元青的脸,这才发现他哭了,“怎么了?”

“寻雁,我想父皇了。”欧阳元青一把抱着莫寻雁,“我好想他。”

果然生病的人都是脆弱的,只是,莫寻雁从来不知道生病的时候被家人安慰是什么滋味。此刻看欧阳元青流着泪说想欧阳离辰,她的心里也有些酸涩。

“别哭了。”莫寻雁迟疑了一下,没有推开抱着自己的欧阳元青,“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我不回去!”欧阳元青摇摇头,“回去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只想一下下父皇就好。”

“傻瓜!”莫寻雁拍着他的背,自己的眼眶也酸了。

夜色渐浓,伏在怀里的欧阳元青渐渐闭上了眼睛,莫寻雁刚取下银针,便听得外面马蹄声乱了。

那一直跟在马车后的书彤突然打马上前,在车窗外喊了一句,“姑娘,我弟弟发热了,骑了一日的马难受得要吐,能让他去你马车上挤挤么?”

“我们的车太小,哪里挤得下?”孤希在外面冷哼着拒绝,“再说了,我家公子也病得厉害,你这弟弟若是什么传染人的病,岂不是害了我家公子?”

“姑娘,帮帮忙吧!哪怕让我弟弟在外面坐一下都行。”书彤在车窗外敲了敲。

“让他坐在外面吧。”莫寻雁心里的警惕一下升高,她自然明白,书彤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此前在茶棚她便已经看清了书彤这次带来的是当初她救下的一个孤儿。

这小子人小鬼大,非常精灵,却偏偏长成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任谁也想不到他老实巴交的外表下有一颗魔鬼的心灵。书彤让他上车显然是为了保护自己。

“前面好像有埋伏。”孤诺接过那孩子,放在自己和孤希中间,压低声音提醒车厢内的莫寻雁。

“机灵点。”莫寻雁浑身戒备,手中已经握住了装有各种毒粉的香囊。

大约又行了两百米,天已经彻底黑了,官道上除了这辆马车和书彤的马,再无旁人。可在这无边的夜色下,危险的气息却越来越近,孤诺和孤希的背都绷直了。

这一条官道,一面是高高的山崖,一面是万丈悬崖。孤诺赶着车靠着山崖这一边前进,突然,山崖上袭来阵阵箭雨。一时间,流箭乱飞,直逼马车,只一瞬,就有数只射穿了轿身。

孤诺身形一跃,飞身站到马车顶上,长剑出手,挽起朵朵剑花,将那些射来的箭纷纷击开。

拉车的马发出一声嘶鸣,向前狂奔,孤希挥舞长剑,将袭向马匹的流箭打落。

“弟弟,快进去!”书彤低喝一声,也拔出长剑应对呼啸而来的流箭。因为之前将弟弟放到了马车上,此刻她的出手一点不让人怀疑。

那孩子身子一滚就进了马车,用唇语对莫寻雁唤了声“阁主”,随即死死守在入口处,警惕地看着外面,手中握着一双短剑。

在流箭破空而响的时候,莫寻雁便抱着欧阳元青从椅子上滚了下来,迷迷糊糊的欧阳元青睁开眼睛,但见两只流箭刷刷射穿了马车,阴森森地钉在那里。

欧阳元青刚要大叫,莫寻雁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将他往椅子下一推,“阿元,躲在下面不要出来。”

“雁子……”欧阳元青并非傻得啥也不知,他拉住莫寻雁,惨白着脸,“我怕!”

“阿元,进去,听话!”莫寻雁双手一推,将欧阳元青推到了椅子下,顺手将“铃铛”塞给他。

此时,流箭如雨,孤诺、孤希和书彤使出浑身解数,却还是难以对付,马终究还是中了箭,马车一偏对着悬崖那一侧倒去。

在马车倒下的那一瞬,孤诺和孤希同时从车上跳下,两人奋力将马车向山崖的那一侧一推,好歹是避免了马车滚下山崖。

随即,他们一人站在马车的一边,击打着流箭。

书彤也跳下了马,在那马的屁股上重重一拍,马儿像疯了一样向前冲去,而她则与孤希站在一起,并肩而战。

山崖上这时又滚下了不少巨石,孤诺腾空而起,手中长剑灌注了真气,将那些砸向马车的巨石全部扫成粉碎。

三人苦苦支撑着,却见夜色中奔来一辆马车,即将靠近莫寻雁的马车时,车厢哄地一声从里面炸开,无数条人影对着山崖飞了过去,直接扑向上面的弓箭手。

而那拉车的两匹马则因为受到惊吓,直接冲到了山崖下。

然而,这些人还没有飞到崖顶,就见山崖上的弓箭手一个接一个惨叫着掉了下来,显然崖顶上有人出手将他们解决掉了。

君无和君浩对视一眼,对其他人低喝了一声,“你们下去保护公子和小姐!”两人迅速对着崖顶掠去。

箭雨一停,孤诺和孤希愈加小心,执剑站在马车前,盯着面前漆黑的夜色。

“弟弟,你没事吧?”书彤低声问了一句。

那孩子看了看莫寻雁,莫寻雁对他摇摇头,他应了一句“姐,我没事”,声音听上去带着惶恐,也带着发热的几分迷糊。

片刻之后,君无和君浩从山崖上飞了下来,一脸疑惑地落在孤诺和孤希面前,“奇怪,山崖上的弓箭手全被人解决了,也不知是谁下的手。”

“马死了,如今怎么办?”孤诺看看马车的车厢,又看看君无。

君无皱了皱眉,刚想说不行就背着公子上路,书彤却将手指放在口中打了个响哨,不一会儿清晰的马蹄声划破夜空,对着众人驶来。

“用我的马套车吧,我弟弟还在车里。”书彤一副江湖儿女的模样,手一挥,竟让人看出几分豪情来。

君无的手下散开,将马车团团围住,君无从怀里摸出一颗夜明珠,君浩和孤诺一起就着光亮将马套上。

孤诺将扎在马车上的箭取了下来,对着孤希点点头,孤希拉着书彤坐到车前,一扬马鞭,马车缓缓前进,其他人护在两旁,一同向前走去。

莫寻雁将欧阳元青从椅子下拉了出来,扶着他重新坐好。欧阳元青抱着猫紧紧靠在她怀里,眼里闪着惊恐。

那孩子见状,默默出了车厢,坐在书彤身旁,蔫蔫地靠在她身上。

车内,莫寻雁眯了眯眼睛,揉了揉眉心,自己到底哪里露了破绽,被人认了出来?是因为孤诺和孤希的云山弟子身份么?刚才在山崖上出手相助的人又是谁?

“停!”走在马车前的君无突然抬起手,孤希一勒缰绳,马车停了下来。

众人这才发现前方地上躺着二十余具尸体。这些人与那些弓箭手一样的打扮,死前似乎闹了内讧,没有相互残杀的则被人一剑毙命。

此前求云山收留儿子的男人和他的儿子也赫然躺在其中。

孤诺和孤希看到那儿子的尸体时,都愣了一下,孤诺随即上前蹲下去翻看其尸体,再起身时,脸色有些难看。

“小姐,那对父子应该也是杀手,那扮演儿子的竟用了缩骨法易容,当时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个十余岁的少年。”孤诺回到马车前,趁书彤不在,低声禀告里面的莫寻雁。

“竟连师弟也骗过了,此人不简单。”孤希面色也有些凝重。

“难怪此前属下觉得他头大得有些不对劲,原来竟是这样。”孤诺的话里有几分自责,看走了眼可是个大疏忽,“不过这二十余人躲在这里等我们前来时,不知怎么相互动起了手,最后被人趁机取了性命。到底是谁在暗中相助呢?”

“不像是云山弟子所为……”孤希也很纳闷。

“也许阿元的爹还派了别的人暗中跟着我们。”莫寻雁的声音淡淡传出,“有人帮我们解决了麻烦自是好事,告诉君无他们继续赶路吧,阿元饿了。”

“是,小姐!”孤诺应着转身上前,须臾片刻,队伍继续前进。

“爷,还跟上去么?”远远的山崖上,一棵大树上站着三个蒙面黑衣人,正是欧阳英睿和华池华藏。

“让他们先走。天色已晚,他们应该会在前面的小镇住宿。我们等下前去看看那丫头接下来会有什么打算。”欧阳英睿站立在树端,目光幽远。

“爷,这些刺客是如何认出太子殿下的?他们应该没有见过金雁郡主的那两个侍卫吧?”华池皱着眉。

“那丫头带着元青一进那茶棚,那对老夫妻看向她那两个侍卫的眼里就带着惊讶,随后那云山弟子看到他们也是同样的眼神,这说明他们是认识的。”

“虽然那丫头回京城后很少出来走动,旁人或许的确没见过她的侍卫,但稍微用点心,便能打探到她下山时带回了两个人。”

“尽管元青和她都易了容,可一个丫头带着一个有病的少年,还有两个云山的人熟悉的侍从,猜到是他们还有何难?何况对于某些人来说,宁愿错杀一百,也不愿放掉一个。”

欧阳英睿说到这里低叹了一声,“这小丫头到底还是稚嫩了些,元青跟着她怎能让人放心?刚才要不是我们及时将山崖上的弓箭手解决掉,那马车说不定已经被射成马蜂窝了。”

“爷,属下不明白的是,为何这些刺客会突然起了内讧?难道刺客里面也有皇上的人?”华藏最不明白的是这个。

“爷也纳闷。”欧阳英睿确实也没料到,刚才三人怕前方还有埋伏,解决了弓箭手之后一路掠过来,没想到却看见这些刺客在相互厮杀,于是暗中上前送了他们一程,却一直没想明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云山老怪既然不在云山,太子他们明日就该回京城了吧?”华池又问。

“静观其变!我们走!”欧阳英睿一挥手,三人像鬼魅一样无声无息地追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