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74章 哥哥出事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445 2016-02-22 20:24:03

  欧阳元青这么一说,众人再不好劝了。也是,不管莫寻雁还是孟含薇都是皇上已经指给他的女人,他铁了心要偏袒孟含薇,旁人又能如何?

莫俊明带着万般屈辱和愤怒磕头认错,莫寻雁也抬起头来准备磕头。

“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冷如碎玉又略带性感的声音突然响起。

众人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欧阳英睿和云梨落竟也出现了。

今日早朝,欧阳离辰下旨由欧阳英睿继续掌管兵部,云梨落继续协助,故而两人下朝后便一起去了兵部。

处理完政务,欧阳英睿想起南风无尘告诉他卫汐雪今日要约莫寻雁来明山游玩,他便邀了云梨落一道骑马出来,没想到一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

众人连忙见礼,相互寒暄了一番。看着与南风无尘站在一处的卫汐雪,云梨落眼眸一暗。

欧阳英睿视线落在莫寻雁身上,只觉得不过短短数日,她便更加清冷,心中不禁感叹。

在边关时,欧阳元青曾经多在意她,如何待她,他自然都知晓,那时候这丫头虽然也不苟言笑,可看上去好歹有了点温度。如今可好,冷漠得都不像个正常人了。

“元青,这是怎么了?”欧阳英睿邪魅一笑,看着欧阳元青,“金雁郡主再有错也是你的太子妃,责罚自己的女人,何需在大庭广众之下?”

“皇叔言之有理,莫寻雁,你先起来吧。下不为例……”欧阳元青哪里舍得要莫寻雁给孟含薇磕头呢,如今有欧阳英睿求情,孟含薇也无法再说什么,他自然想息事宁人。

“多谢世子的好意,民女心领了。”谁知道莫寻雁并不起身,她只是抬头静静地看着欧阳元青和孟含薇,看着紧紧相拥站在一起的两个人,一字一句,“这罚不能免,民女欠太子殿下的一并还清。”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莫寻雁对着两人重重地连磕了三个响头,缓缓立起腰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孟含薇,“采薇郡主,民女和哥哥可以走了么?”

四周此刻安静地可怕,没有人会想到莫寻雁会这么做,旁人更是不明白她那句话的含义。众人看着这个倔强的女子,有心疼,有疑惑。

“罢了,你们认了罚,便起来吧,本郡主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孟含薇心里自然也有些惊讶,自己这般羞辱莫寻雁,她竟然毫无怨言,不过这惊讶转瞬被得意取代,自己终于踩在她头上了。

“哥哥,我们走吧。”莫寻雁站起身,牵着莫俊明,径直向莫府的马车走去。

“铃铛”在欧阳元青脚下喵了几声,见他不理自己,委屈地跟在莫寻雁身后跑远了。

欧阳元青的心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他觉得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从自己的生命里被剥离了。

他手脚冰凉,丧失了所有行动能力,只是傻傻地看着莫寻雁向自己磕头,耳边反复回响着那一句,“民女欠太子殿下的一并还清”。

他呆呆地看着莫寻雁渐行渐远,看着她决绝的背影,心里漫起层层恐慌,想要上前一把将她抱住,却偏偏像被定住动弹不得。

雁子,你欠我了么?三年的时光,亏欠的是我,从来都不是你啊!你陪着我受了那么多的苦,你从未抱怨过,为什么到了今天,却变成了你欠我?

是我错了么?是我从来没有懂过你,从来不知道你为何要这样。是我一步一步,逼着你和我形如陌路。雁子,不要,我不要你走!

欧阳元青动了动嘴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寻雁!”卫汐雪叫了一声,追上前去。

她难过自责得要死,自己本想带莫寻雁出来散心,怎么就遇到了太子和孟含薇,还闹出这样的事情,这让她情何以堪。

南风无尘和欧阳元朗的脸色也很难看,二人望着莫氏兄妹挺得笔直的背影,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云梨落的眼眸里闪过一道精光,他知道孟含薇与莫寻雁不对付,但没想到欧阳元青竟然会为了孟含薇逼莫寻雁下跪磕头。此事有点意思,云府正好可以利用。

欧阳英睿凤眸一深,这丫头,自己真的越来越看不懂了。她和元青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亏欠?她有欠元青么?舍命救元青这么多次,她欠他啥了?

“太子哥哥,我们走吧,你不是答应要陪我放风筝么。”许是觉得气氛太凝重,孟含薇拉了一下欧阳元青,娇滴滴的声音和此前面对莫氏兄妹的跋扈完全不同。

众人的视线全都落在她身上,只不过,眼里都带着嘲笑和鄙夷。

“本宫累了,你自己去吧。”欧阳元青冷冷地和她拉开距离,抬眼看着远处被卫汐雪拦下的莫寻雁。

隔得太远,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只能看到卫汐雪伸出手臂拥抱了莫寻雁,随即,莫寻雁上了马车,绝尘而去。

欧阳元青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去了。

欧阳英睿看在眼里,看元青这一脸的魂不守舍,一脸的痛苦,心里明明是在意那丫头的,干嘛非要弄成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他低叹一声,什么时候自己对那丫头也心生怜悯了?随即上前拍拍欧阳元青的肩膀,又看看欧阳元朗,“元青,元朗,爷很久没有和你们赛马了,不如来比试比试?”

“好,皇叔。”欧阳元青点点头,此时他太需要宣泄了。

“听皇叔的。”欧阳元朗看了欧阳元青一眼,也应了。

“不如在下和无尘兄也一起吧,谁要是输了谁就在悠然居摆台酒,也算是给太子殿下和世子接风。如何?”云梨落也来了兴致。

“如此甚好!”欧阳英睿点点头,不一会儿,五个人翻身上马,飞奔起来。

次日,太子逼太子妃向太子侧妃下跪的流言便在坊间传了开来。这流言直指孟含薇持宠而娇,以左相府嫡女身份压人。孟含薇闻言大怒。

没过两日,莫俊明便出了事,被抬回莫府时已经奄奄一息。

莫寻雁闻讯从雁园赶去明园,看到床榻上血肉模糊的莫俊明,脸白了一下。

“父亲,哥哥这是怎么了?”莫寻雁疾步上前,拉过莫俊明的手腕替他把脉。

“在东街和人发生了口角,随后便动起手来。”莫云洛看着昏迷不醒的儿子,眼里闪过的是心痛担心和焦虑,“这孩子,太冲动,武功也算不得太出色,今次吃了这大亏,看看能不能转转性子。”

“哥哥为何要与人发生争执?”莫寻雁放下莫俊明的手,看出在她赶到之前莫云洛已经给他服下了保命和止血的丹药了。

“一点小事罢了。”莫云洛闪烁其词,明显不想说。

“父亲,是因为寻雁么?”莫寻雁何其聪明,一下就猜到了原委。

“寻雁,不关你的事,是俊明他太幼稚了。”莫云洛叹了口气,“这些年你不在家中,你娘又病着,爹对他太过溺爱,导致他心性简单,莽撞冲动。他这样的性子迟早出事,权当是个教训吧。”

“父亲,哥哥他不过是想护我……”莫寻雁心中涌起阵阵难受。

“那日你们在明山,若不是他口不择言,又怎会惹怒了采薇郡主和太子殿下?他只想着护你,却没想过他的方式只能是激化矛盾,让你的处境愈加尴尬。”

莫云洛抚摸着莫寻雁的头,语调悲凉,“寻雁,爹知道你心里苦,可是,事已至此,你不能再让太子殿下对你生分了。否则,你以后嫁入太子府要如何自处?”

“寻雁明白,只是,寻雁没想到会害了哥哥。”莫寻雁低垂着眼眸,手握得紧紧的。

“傻丫头,俊明是你哥哥,就算为你吃点苦那也是应该的。你莫要自责。希望经过这一次,俊明能成熟些。”

“父亲,你公事繁忙,哥哥就交给我吧,寻雁会治好他的。”

“也好,爹这就让人将他抬去雁园,方便你医治。”

没多久,莫俊明被安置在了雁园的东暖阁,孤诺将他的血衣剪开,替他擦了身子。莫寻雁则忙着捣腾各种药草。

南风无尘和欧阳元青随后便赶来了。

莫寻雁这才知道,今日有人在东街闹事,莫俊明前往办案,结果那几个混混硬说他仗势欺人,当街大骂,说他的妹妹虽然册封了太子妃,却是太子不要的女人,巴巴地跟着太子跑了三年,回到京城还不是被太子一脚踹开。嘲笑莫俊明狗仗人势,也不过是不得势。

莫俊明哪里容得别人这般辱骂莫寻雁,于是和人动起手来。那几个混混也不是好惹的,出手又狠又重,便把他伤成了这样。

“寻雁,你别难过。我已经命人将那几个家伙都抓了起来,定要重罚才是!”欧阳元朗看着紧抿嘴唇不说话的莫寻雁,知道她心里一定不好受。

“五皇子殿下,南风公子,谢谢你们前来,有寻雁在,定会让哥哥尽快好起来。”莫寻雁低垂眼眸,声音平静,“那几个人放了吧!”

“金雁郡主,他们伤了俊明,岂有放了的道理?”南风无尘一愣,压低声音,“我怀疑那些人是故意激怒俊明的。”

“哥哥是捕头,办差时与人发生争执已属不对,先动手打人更是有错。此事是哥哥冲动了。就算那些人是受人指示,刻意挑衅,查出来又如何?”

“巡捕五营本就属于父亲管辖,说不定还会有人称父亲是假公济私、伺机报复。事情闹大了,不过是给更多的人看笑话罢了。”莫寻雁抬眼看着两人,“寻雁不希望因为自己,给家里人带来灾难。”

“寻雁……”欧阳元朗心中一疼,为何太子皇兄看不到她的好?为何要如此轻视她?

“既然金雁郡主这么说,那等下我们便再去巡捕五营走一遭。”南风无尘暗暗佩服,这莫寻雁考虑事情比他想的周全。

“寻雁在此谢过二位!”莫寻雁起身福了一礼,看着两人并肩离去。转身过来,依旧捣腾药草,平静地看不出情绪。

没过多久,君无到了莫府,捧着一堆药材进了雁园。

“郡主,属下奉殿下之命,给莫公子送药材来了。”再见莫寻雁,君无只觉得心疼,虽然他不知道当日莫寻雁为何做出那样的选择,但他知道,莫寻雁离开客栈时的伤心绝不是装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