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70章 启程回京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2229 2016-02-18 20:17:02

  当他从莫寻雁身上倒到一旁的时候,看似无意,手从她颈项间滑过,握了一握那个小小的月牙玉佩,又迅速放开了。

莫寻雁忍着酸痛翻身下床,默默穿好衣衫,留下一张银票和几粒丹药,“寒症发作时这药可止痛。”

说完,她解开男子的哑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知道“情殇”会在男子体内留下毒素,反正他也活不长,就当补偿吧。

“爷这算被人票了?”屋内,冷如碎玉的声音响起。

莫寻雁疾步掠回,即将到达园子的时候,找了个无人处取下面具,整理好衣衫,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

园子里很安静,众人都还没有回来,她快步走入西暖阁,亲自取了热水,进了浴房。

热气氤氲,水雾缭绕,莫寻雁在木桶里加了两个药草包,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那可耻的气息彻底洗去。

晶莹的泪滴一颗一颗掉落在水面上,激起层层涟漪,仿似久久不能平静的心。

重新将银针刺入腰间大穴,莫寻雁换上干净衣衫,将换下的衣衫洗净晒好,回了房,拿了本书靠在长塌上闭目养神。

虽然,他从未想过要在大婚前做这样的事,甚至,平日两人相处,他都竭力克制自己的忡动,告诫自己要恪守礼仪,连拥吻都不曾真正有过。可是,他没想到一场意外,会让他提前拥有了心仪的女人。

“雁子……”欧阳元青将怀里的人儿一拉,想看着她的眼睛和她说话,却当场愣住。

尽管屋里光线很暗,可是,他一眼就认出,自己怀里这个女人不是莫寻雁。

莫寻雁那双清澈的美眸永远都干净纯粹,和她的清冷相得益彰,也是最吸引欧阳元青的。

可此刻,映入眼帘的这双眸子带着清欲退却后的媚态,羞涩中更带着几分心愿达成的得意,带着大胆的挑豆,带着几分担心和惶恐。

这,绝不是莫寻雁的眼睛!

欧阳元青心中一愣,脑子似乎有些转不过来。或者,他明明已经知道了她是谁,但他太过震惊,不敢相信。

“太子哥哥……”孟含薇扭捏了一下,大着胆子唤了一声。

不是莫寻雁又如何?他中了眉药误把自己当作了莫寻雁又如何?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这是再也无法更改的事实!这个时候,就算他不敢直面,自己也要让他明白,救他的、为他解毒的不是莫寻雁!

“你……”欧阳元青瞬间石化,他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是惊惧,随之而来的是痛苦,他只听见心碎的声音。

就在前一秒,他还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可是,这一秒,他发现,自己就是最蠢最可悲的人。自己从头到尾好像只是做了个梦,压根没有得到自己心仪的女子,自己要的竟是一个自己根本不曾爱过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了?陪在自己身旁的雁子去了哪里?为何会变成孟含薇?欧阳元青愣在那里,似乎是看着孟含薇,又似乎没有看她,眼神涣散,心已经不知所踪。

“太子哥哥,是不是含薇没有把你伺候好?”

“你,你怎么在这里?”欧阳元青用尽浑身力气问出这么一句废话,声音干瘪空洞,就想失去了魂魄一般。

“太子哥哥,是金雁郡主差君浩请含薇来为你解毒的。”孟含薇说着低下了头,“只要是为了太子哥哥,含薇什么都愿意做!”

“她请你来的?”欧阳元青瞳孔一缩,恍如一盆凉水从头泼下,心中又如扎入万千银针,酸涩、疼痛,不敢相信。

“含薇不敢隐瞒,的确是郡主请含薇来的,是她亲自将含薇送到这里,吩咐含薇定要好好伺候太子哥哥。”

“她怎么敢?”欧阳元青在心中呐喊,“雁子,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你?难道你不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你为何要这么做?你让我情何以堪?”

“你速速更衣吧。”沉默片刻,欧阳元青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出去时唤君无君浩进来伺候本宫。”

“是,太子哥哥。”孟含薇眼眸微闪,坐起身子,撩起帷幔,下床穿了点东西,随即走到窗户前,撩开布帘,返身走了回来。

这当然是孟含薇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要提醒他刚才的那一场疯狂不是梦。欧阳元青心里只觉得难受,甚至有几分恶心,低垂下了眼眸。

孟含薇穿好衣衫,对欧阳元青福了福身,揉着腰,脚步蹒跚地开了门。

“殿下!”君无君浩送了热水进来。

“你们出去,本宫自己来。”欧阳元青无力地一挥手,君无和君浩走了出去。

他起身下床,看着床榻上醒目的落红,心里一痛,捂着胸口竟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雁子,为何要这样对我?”欧阳元青的泪终于滑落。

片刻之后,君无驾着马车飞奔返回。马车内,欧阳元青垂首坐立,一言不发。

孟含薇坐在他身旁,本想与之亲近,奈何欧阳元青直接抽出手臂,移开身子与她拉出距离。孟含薇再不敢靠近半分。她很清楚,此时她唯有忍。

下了马车,欧阳元青径直向西暖阁而去。即将进门的一瞬,依稀听到里面传来声音,他的步子慢了下来。

西暖阁中,孤希和孤诺刚刚返回,两人站在莫寻雁面前,神情似乎有些尴尬。

“回来就好,下去歇息吧。今日之事,莫要再提。”莫寻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此事传出去会坏了殿下的声誉,都忘了吧。”

“是,主子!”孤诺欲言又止,和孤希一道退了出去。

欧阳元青缓缓从云英树后走出来,走进西暖阁的正殿。但见莫寻雁靠在长塌上,拿着书正在发呆。

听得脚步声,莫寻雁抬起头来,看着欧阳元青一步步走近,看着他满脸的伤色,她平静地站起身来。

“为什么?”欧阳元青看着她,突然觉得两人的距离从未如此遥远。

“她迟早会是你的女人。”莫寻雁神色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欧阳元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日你告诉我,从小就不排斥娶她,朝堂之上离不开孟氏的支持……”莫寻雁低垂眼帘,声音低沉。

“所以,你将她找来?”欧阳元青一步上前,有些激动,“我是说会娶她,可我也告诉过你,我只想要你,别的女人或许我不得不娶,可她们只会是太子府的摆设。难道你都忘记了?”

“我是为了你好。”莫寻雁依旧垂着头。

“为了我好?所以将她送上我的床榻?”欧阳元青悲愤到了极点,他怎么都没想到莫寻雁还能如此镇定,她心中到底有没有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