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66章 太子谈心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409 2016-02-14 20:15:49

  “含薇有心了。”欧阳元青看了一眼婢女手中的糕点,接过来拿在手里,“驸马风尘仆仆而来,辛苦了。先行休息片刻,等下众人一同用膳。”

“好。”孟锦修给孟含薇递了一个眼色,兄妹二人先去了侧厢房。

莫寻雁对欧阳英睿福了福身,转身也向着西暖阁走去。

“君无,这桂花糕赏你了。”欧阳元青跟在她身旁,顺手把桂花糕给了君无。

“为何不尝尝?莫要辜负了孟小姐的一番心意……”莫寻雁抬头看了欧阳元青一眼,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雁子,在我看来这世上唯有你亲手做的糕点才是最好吃的,其余的根本入不了我的眼。”欧阳元青拉过莫寻雁的手,一语双关。

在牧马山的那些日子,莫寻雁每日洗手做羹汤,变换着花样为他做各种好吃的。山间的无数鲜花都被她采集来做过糕点,那样的美味,胜过人间一切。

“贫嘴。”莫寻雁心中有些动容,脸上却没有表情,手也似要抽回,“人家远道而来,心意昭昭,你却……”

“雁子,她的心意与我何干?我心里只有你,你才是我的太子妃。”欧阳元青一进门就将门掩了过去,一把将莫寻雁揽在怀里,“等我们完婚后,我一定只宠你一个。”

“你……”莫寻雁的脸一下就热了,一把将他推开,“你可是又头疼了?说些浑话!”

“我清醒得很。你已及笄,回了京,你便会嫁给我做太子妃。”看着莫寻雁羞红了脸,欧阳元青心中甜丝丝的。

待莫寻雁坐下梳头,他走上前拿过那系着铃铛的紫色绳结,亲自帮她系在发间。

铜镜里,一个芝兰玉树,满眼情愫,一个相貌平平,略带羞涩。莫寻雁低下了头。

“太子哥哥!”门就在这时被推开了,孟含薇走了进来,看着两人的亲近,她瞬间就红了眼。

不过那失落和嫉妒在她眼中稍纵即逝,孟含薇吸了口气,依旧笑靥如花,“含薇来请太子哥哥和金雁郡主前去花厅用膳。”

不知为何,莫寻雁直觉这孟含薇的性子收敛了很多,就连那孟锦修,当初那么嚣张跋扈,可今日一见也含蓄了不少。

只是,这懂得隐忍的孟含薇,怎么让人觉得有几分云浅秋的味道?难不成这几年在京中与云浅秋明争暗斗,倒把她的那一套心机学了不少?

不过,就凭她这般急冲冲地推门而入,唯恐自己与欧阳元青有什么亲密,就能看出若论心思,她还是不及云浅秋。否则,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当着自己的面表达她对欧阳元青的情意呢?

“含薇,这等小事,怎需劳烦你亲自跑一趟?”欧阳元青的眉轻轻蹙了一下,脸上还是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你一路辛苦,应该多歇息一下。”

“世子这园子并不大,不过是几步之遥,含薇亲自来请也无妨。许久不曾见过太子哥哥了,含薇只是想多和太子哥哥待一会儿。”孟含薇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暗暗瞟向莫寻雁。

“既然孟小姐来了,就一起过去吧,莫让世子和驸马等久了。”莫寻雁站起身来,率先朝外面走去。

欧阳元青刚要跟上,孟含薇上前拦住了他。

“太子哥哥,见到含薇,你不开心么?”孟含薇看着欧阳元青,话里带着一丝委屈,眼里泛起点点泪光,“我们从小青梅竹马,感情深厚,难道太子哥哥外出游历三年,就把含薇给忘了?”

孟含薇声音不大,却刚好让迈出门的莫寻雁听到,莫寻雁没有半点停顿,充耳不闻,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可她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别扭了。

欧阳元青彻底清醒,恢复记忆已经有二十余日了,这些日子以来,他对莫寻雁的好,莫寻雁岂有不明白的?

虽然,心中很清楚这欧阳元青只是自己接近欧阳离辰的棋子,但对于他的心意,莫寻雁并不排斥。哪怕养只猫养了三年,也会产生感情,更何况是个人?

只是,莫寻雁认为自己不排斥是因为习惯成自然,更是因为得到他的真心,会让自己的复仇进展得更顺利,也能让自己嫁入太子府的日子更好过。

此刻,面对这从天而降的孟含薇,听着她如此直白的袒露心迹,莫寻雁突然觉得心里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似乎某根神经抽搐了一下,一丝酸涩渐渐漫开。

“含薇说笑了,本宫怎么会忘记你?”欧阳元青看着莫寻雁的背影,眼眸不由自主暗了一下,“走吧,皇叔该等急了。”

“太子哥哥,你不知道,这几年你不在京城,京城发生了很多事情……”孟含薇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松了一口气,就算那个丑八怪治好了他又如何,自己和他相识相伴了那么多年,难道会比不过他们这三年的时光么?

她紧紧跟在欧阳元青身边,低声讲述着那些趣事。说的都是两人共同熟知的朝臣和贵族子弟,目的不过是要引起欧阳元青的共鸣。

欧阳元青不是不懂她的心思,却并未将她远远推开,只是面带微笑,静静听着。

从他醒来开始,他便一直在思考当初受伤变傻的事情,也一直在想到底是谁要害他。孟府在他心中向来是皇后和三皇子的人,可今日孟锦修见到自己的态度,以及孟含薇巴巴的示好,都让他觉得有些事情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

孟含薇对自己好到底是情还是另有所图,欧阳元青当然明白,而他在意的,真正想要的只有莫寻雁罢了。

可是,这一路走来皆是明枪暗箭,总是提心吊胆,他虽然尚不敢完全肯定是谁在背后指示,但却想要护得莫寻雁的安全。自己爱的女人,自己必须保护她。

为了回到京城能更好地为莫寻雁撑起一片天空,欧阳元青按捺着性子,且听孟含薇说个不停。她说的越多,自己得到的消息才越多,才能为回京后的日子做好更多准备。

三人前后进了花厅,欧阳英睿犀利的眼神扫了过来。但见莫寻雁神色淡淡,眼底却藏着一丝落寞,但见欧阳元青面带微笑,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而孟含薇则是一脸的小心翼翼和讨好。

孟锦修见孟含薇与欧阳元青并肩行来,唇角一弯,脸上隐隐透出一抹笑。

出发之前,孟锦修和孟含薇有过一次长谈,加之这几年孟含薇眼见着云浅秋是如何讨得欧阳元凯欢心,所以才能真正听从了孟锦修的建议,在莫寻雁面前收敛起傲气,在欧阳元青面前极尽温柔。

如今见欧阳元青清贵优雅地走在孟含薇身边,两人一如当初,孟锦修心里自然放心了,一切都不算晚。

众人寒暄之后坐下,欧阳元青虽然坐在了莫寻雁身侧,但孟含薇也很自然地坐在了他另一侧。

看着神情自若的欧阳元青,欧阳英睿心中暗笑,这样看起来倒是颇有几分娥皇女英的味道。

同时,欧阳英睿也很欣慰,元青再也不是当年的小孩了,尽管傻了三年,可如今已满十八岁的他当真颇有几分储君的气度,有些事情即使有所猜忌,也已懂得藏于心中,不让人看出真实情绪来。

看来此番回京,会有一番好戏看了。想到这里,欧阳英睿脸上的笑意更浓,妖邪妩媚,看得孟锦修差点也失了心神。

孟锦修一边给欧阳英睿和欧阳元青敬酒,一边叙着家常。言谈中,不但彰显他这位驸马与公主夫妻情深,也不动声色地用欧阳元卉与欧阳元青的兄妹之情来进一步拉拢自己和欧阳元青的距离。

孟含薇在一旁不时也插上几句,说的无非是她和公主姑嫂和睦,说她常去公主府探望哥哥嫂嫂,嫂嫂时常在她面前谈及太子哥哥的事情,盼着欧阳元青早日回京等等。

当然,这兄妹俩也没有忘记欧阳英睿,除了提及京中对世子这几年戍边、屡屡击退落国的褒扬,便又是用欧阳元卉来大打亲情牌。

二人一唱一合,欧阳英睿和欧阳元青出于礼貌自然也偶尔回应一下,倒生生显得莫寻雁就是个外人。

末了,孟锦修问欧阳元青,“殿下,不知你准备何时回京?皇上这次也让锦修给世子带了口谕,世子戍边三年,为国尽忠,实乃典范。念及逸王年迈,身子不好,特召回京师照顾逸王,以尽人子之孝。并命世子一路护送殿下,盼早日返回。”

欧阳英睿闻言,唇角扬得更高,什么回京尽孝,分明是眼看落国最近安分,怕自己久握边关军权,找个借口要自己回去罢了。顺道保元青安全,真真是一石二鸟。

“本宫也想早日回京。不过难得来西凉山一趟,本宫还想陪太子妃四处看看。听说这西凉山有个神泉湖,本宫欲陪太子妃前往游玩一番。”欧阳元青说着看向欧阳英睿,“皇叔是否也要交接手中兵权,可否再等几日?”

“你只管卿卿我我,花前月下,待爷处理完手中事务,三月十六启程,护送你们回京。”欧阳英睿照例邪魅一笑,不改毒舌的做派。他其实知道欧阳元青和莫寻雁来此的目的,但当着孟锦修兄妹,并未言明。

孟锦修和孟含薇闻言脸色都有些变化,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孟锦修笑称自己和妹妹也是第一次来西凉山,正好跟着太子和郡主四处看看。

欧阳元青未置可否,只称要送莫寻雁回房,起身与莫寻雁先离开了。

孟含薇本想追上前去,收到孟锦修略带警告的眼神,只得作罢。兄妹二人又和欧阳英睿一起喝了会茶,闲扯了一通,方才离去。

“雁子,你不开心?”莫寻雁房内,欧阳元青在莫寻雁身旁坐下,整个晚上她都漠然地坐在那里,没有说过一句话,心情显然不好。

“只是有些累了。”莫寻雁心中的确有些烦躁,这种从未有过的情绪让她有些无所适从,“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雁子,我坐会儿好么?”欧阳元青的话温柔地可以滴出水,“我陪你再说说话。”

见他端着几分讨好,莫寻雁不忍拒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