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56章 相依为命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429 2016-02-04 20:19:17

  “殿下,快走!”君无拉着欧阳元青,突出重围,将抱着莫寻雁的他推进了船舱。“铃铛”跟在他们身后狂奔。

“郡主还有救。”将莫寻雁放在床榻上,探了探她的鼻息,君无摸出一粒丹药迅速塞进她嘴里,又点了她身上几处大穴。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两声巨响,船身猛烈摇晃,甲板瞬间裂开,有人高呼,“船要沉了!”

君无猛地推开窗户,大喝,“殿下,快跳!”

“雁子!”欧阳元青抱起莫寻雁,被君无推出窗户,掉入河中。

“铃铛”也跟着跳出了窗户,落入水中,跟在欧阳元青身旁。

船几乎在同一时间裂成了两半,迅速沉入了河底,船上的人跳的跳,逃的逃,落入水中依旧是一片混战。

银色的月光在这一刻显得如此清冷,照着河中相互厮杀的人儿,照着一片片从水中漫起又荡开的血色,竟让人在这初夏的夜里生出一股子寒意。

欧阳元青抱着莫寻雁在河里扑腾,深深的恐惧让他的头开始隐隐作痛。可他不敢放手,怕自己一放手,就会和莫寻雁永远分开,他也不敢停下来,尽管他这个样子完全说不上是在游。

他只是顺着水流拼命向着没有人的河岸扑腾而去,他心里只想着要带他的雁子离开这里,不能让那些坏人再伤到他的雁子。

不知扑腾了多久,欧阳元青渐渐没了力气,他觉得自己似乎离那些人远了,却还是没有达到岸边。好多次他想要放弃,可看着怀里的莫寻雁,他咬着牙一直在坚持。“铃铛”也在一旁努力游着。

在最后的力气消失之前,在意识之前,欧阳元青死死抓着莫寻雁的手,嘴里呢喃着“雁子”,终于也昏了过去。

欧阳元青是被“铃铛”给舔醒的,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块河滩上,周围全是芦苇。莫寻雁也躺在他的身旁,两人的手紧紧抓在一起,面具已被水冲落。

“雁子,雁子!”欧阳元青激动地坐起来,一把抱过莫寻雁,却发现她浑身冰冷,双眼紧闭,蹙着眉头,嘴里模模糊糊喊着“冷,好冷!”

“冷?”欧阳元青紧紧将莫寻雁抱在怀里,觉得风吹在穿着湿衣的身上是有些凉,趴在地上四处看了看,意外发现芦苇丛旁一棵树下有个洞,连忙抱着她跑了过去。

树洞不大,欧阳元青抱着莫寻雁钻进去后,便把她紧紧搂着,下巴在她脸上轻轻蹭着,“雁子,雁子……”

莫寻雁昏迷中感觉到了一丝温暖,不禁伸手抱着欧阳元青,头在他怀里拱了拱。

欧阳元青伸开双腿,将她搂在自己怀里,就这么死死地抱着,恨不得把自己的体温都传给她。不知过了多久,欧阳元青再次睡了过去。

莫寻雁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便是欧阳元青的脸,他的头低垂着,睡梦中却一直蹙着眉。自己被放在他的双腿上,被他的双臂紧紧揽着,“铃铛”则窝在自己怀里。

莫寻雁微微动了下身子,只觉得后背上的伤口疼得钻心,她嘶了一声,欧阳元青猛地睁开了眼睛。

“雁子!”一看莫寻雁醒来,欧阳元青激动地喊了一声,抱着她往上抬了抬,脸颊在她的脸颊上挨了挨,欣喜若狂的样子。

“阿元,这是哪里?”莫寻雁的嗓子又干又疼,话音嘶哑。

“不知道。”欧阳元青摇摇头。

“我想喝水。”莫寻雁的嗓子快要冒烟了。

“我去取。”欧阳元青虽然糊涂,却也记得是从河滩上来的。

“先听听,有人千万别出去。”莫寻雁小声提醒。

“嗯”,欧阳元青小心翼翼将莫寻雁放在地上,刚欲起身,发现腿完全僵硬了,抬手狠狠捶打了一通,爬到树洞前听了听,这才跌跌撞撞爬了出去。

莫寻雁伸手一摸,随身带的药丸全没了,所幸,皇上给的那块免死金牌和腰牌被她一直缝在贴身衣物里,并没有丢失。

只是,自己伤得这么重,没有了丹药,又浸泡了河水,想必撑不了多久便会发热吧。

莫寻雁暗暗祈祷君无君浩他们能尽快找来,否则,自己撑不下去,欧阳元青也坚持不了多久。

手摸索至腰间,想要取出刺入大穴的银针,可犹豫了片刻,莫寻雁还是打住了这一念头。万一君无他们赶到,发现自己身上有真气,自己会武功一事岂不是就暴露了么?

再说欧阳元青爬出树洞来到河边,用双手捧起河水就往回跑,可没等他跑两步,水就顺着指缝漏光了。他蹙了蹙眉,折返至河边再次捧了一捧,可结果还是一样。

欧阳元青急得头疼,他用手拼命捶着自己的头,却想不到任何法子可以将水弄回去。他在河滩上看来看去,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可以装水。

心急之下,欧阳元青也觉得口干舌燥,蹲下身子捧起水就喝。刚喝了两口,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口大口往嘴里喝水,鼓着腮帮子转身就跑了回去。

欧阳元青爬进树洞,一把将莫寻雁抱起来,嘴唇对着她的嘴唇直接覆了上去。

当欧阳元青的唇覆上来的时候,莫寻雁愣了一下,第一反应便是要推开他。可惜她现在几乎没有力气,身上几处穴位似乎也被谁给封了,动了动手,并未能把欧阳元青推开。

“阿……”恼怒之余,莫寻雁刚要开口喝斥,却发觉一股水流顺着欧阳元青的嘴唇渡到了自己口中。

欧阳元青捧着莫寻雁的头,慢慢将口中的水全渡了过去,末了,一言不发转身再次跑了出去,莫寻雁愣在那里,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待欧阳元青再次回来,又渡了一口水给她,莫寻雁轻轻拉住他,“阿元,我不喝了。”

“雁子,我找不到茶盏。”欧阳元青抱着莫寻雁,神色有些失落。

“没事,阿元,谢谢你。”莫寻雁由衷地道谢,若没有这个傻子,自己昨夜早不知被河水冲去了哪里。若没有这个傻子,自己就算是渴死了,也得不到一口水喝。

“雁子,你饿么?我饿了。”欧阳元青的肚子却在这个时候咕咕叫了起来。

莫寻雁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自己这个样子自然没有办法去找吃的,更没有办法点个火堆烤东西给他吃,就连两人身上的衣衫现在也都湿着,无法生火烤干,这可如何是好?

“雁子,我饿……”欧阳元青捂着肚子又呢喃了一句。

“阿元,我走不动,你自己找找可有果子、蛋什么的拿来充饥。”

莫寻雁也不敢保证他能不能听懂,只是想着这几次靠岸,自己带他上岸抓药时买过果子给他吃,也买过鸡蛋给他做饭,但愿他能找到点吃的,填填肚子不至饿死才好。

“雁子等我。”欧阳元青轻轻将莫寻雁放下,又爬出洞去。

莫寻雁躺在那里,心里七上八下的,既担心欧阳元青认不出可以吃的东西,又担心他一个人在外面会遇到危险,更担心君无他们无法找到这里。

一时间,心火上浮,整个人愈加不好。潮湿的衣衫贴在身上,更觉得一股寒意生了起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好在那“铃铛”是只通人性的猫儿,见莫寻雁这般,连忙又往她怀里钻,用自己的小身子去温暖她。

莫寻雁搂着小小的“铃铛”就这么迷迷糊糊昏了过去。

过了好久好久,莫寻雁被人推醒,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只见欧阳元青手里拿着几个果子,还有几颗野鸭蛋,开心地对她晃着,“雁子,我找到吃的了!”

看着欧阳元青变得像花猫一样的脸,看着他摔破的膝盖,莫寻雁的眼睛变得酸酸的,嘶哑着嗓子,“阿元,你不是饿了么?快坐下吃吧。”

“雁子,你也吃。”欧阳元青将果子和野鸭蛋往莫寻雁面前送。

“我不饿。”莫寻雁此刻浑身难受,压根没有半点食欲。

“雁子,你吃!”欧阳元青固执地将那果子递到莫寻雁嘴边,眼神里含着殷切,“洗过了。”

“阿元……”莫寻雁鼻子又是一酸,这傻子,居然还记得要先洗过。

“雁子,你不是说怎么都要吃东西么?我们一起吃,好么?”欧阳元青执意将那果子喂到莫寻雁嘴里。

“好。”莫寻雁艰难地张开嘴巴,轻轻咬了一口。果汁顺着喉咙流过,甘甜清凉。

好不容易吃完一个,莫寻雁怎么也不肯再吃了。也不知道两人现在到底在哪里,欧阳元青寻这吃的不易,她要他多吃点。

欧阳元青拿起一个野鸭蛋就往嘴里送,一不小心磕了牙,吃痛中将鸭蛋往地上一扔,鸭蛋当即就破了,蛋清和蛋黄流了一地。

“阿元,这和你平时吃的有些不同。拿一个来,我教你。”莫寻雁说着轻轻拍了拍“铃铛”,“小家伙,快去把地上的蛋吃了。”

“铃铛”早就饿坏了,跑上前将一地的蛋汁舔得干干净净。

莫寻雁用尽全身力气,将野鸭蛋摇了摇,在地上磕出个小孔,递给欧阳元青,示意他用嘴吸。

许是饿坏了,欧阳元青没觉得不好吃,很快便如法炮制吃下三个,留下三个,“雁子,留给你!”

“阿元,等你饿了再吃。”莫寻雁很清楚,自己的伤很重,此刻已经开始发热,如果再不处理和服药,恐怕小命难保。若自己注定活不下去,那就多给欧阳元青留一线生机吧。

欧阳元青抱着莫寻雁再次坐了下来,天色渐渐黑了下去,而他怀里的人越来越烫。

莫寻雁在昏迷中不断拉扯着自己的衣衫,额头上泌出层层汗珠。

“雁子!”欧阳元青此刻就像抱着一团火一样,看着莫寻雁泛白干裂的口皮,看着她扯着衣衫喊热,他完全不知所措。

夜深露重,这树洞里虽不透风,其实也有几分阴冷,为何雁子会热成这般?

欧阳元青搞不懂,也唤不醒莫寻雁,只好将她抱在怀里,却见她微弱挣扎着想要远离自己。

欧阳元青蹙着眉想了很久,将莫寻雁放下,自己爬出洞去,毫不犹豫地跳进河水里,打着哆嗦把全身弄湿,随即回来将莫寻雁搂在怀里,果然,这一次,她闭着眼睛凑了上来,紧紧抱住了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