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50章 路遇地皮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423 2016-01-29 20:20:27

  “明白又如何?”欧阳高逸看着欧阳英睿,话里带着一丝宽慰,“在离辰看来,若孟氏害了元青,元凯上位,那也不过是儿子们的夺嫡之争。然,若是你上了位,这就是江山易主。他如何能接受?”

“当年你在宫中出事,祥儿又走得如此蹊跷,他如何能相信你我父子毫无怨念?如何不怀疑你另有目的?此一时,彼一时,他信逸王府的忠,却怕逸王府包藏野心,怕你赢得元青信任,日后大权在握却夺走其帝位……”

“父王,其实孩儿这次也是想暗中彻查大哥和大嫂的事情。”提及往事,欧阳英睿心中像燃起一团火。

“睿儿,答应本王不要去查了。本王说这些,不过是要你明白,本王已经失去了祥儿,不想也不能再失去你。元青的事固然重要,然,你的安危更重要。若你出了事,便没有人再能与孟氏抗衡,也没有人能真正保得了元青的安好。”

欧阳高逸深情地看着儿子,“本王老了,江山社稷已经不是本王关注的重点,本王只盼着膝下儿孙满堂,盼着这逸王府能多一丝生机,盼着在有生之年有自己的孙儿唤自己一声祖父……”

“父王……”欧阳英睿的嗓子突然就哽咽了,头靠在欧阳高逸胳膊上,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此去西凉山,遥遥三年,你将朱伯一同带去,你身中寒毒切不可让他人知晓,以免为你招来杀生之祸。”欧阳高逸宠溺地拍着欧阳英睿的头,“本王要你三年后平安归来,更希望你回来时可以将某些事放下,娶个世子妃,让本王抱上孙子。”

“好……”欧阳英睿微阖双眼,掩藏住眼里的湿润。

这夜,欧阳英睿再次醉倒在水榭,逸王忍无可忍,痛斥一番,要其次日即刻起身前往西凉山。

次日一早,欧阳英睿在早朝上当众向欧阳离辰辞行,并表示离京在即,兵部大权理应交出。

吃惊之余,左相和右相一党各自力荐接管人选,双方据理力争,难教高下。

“英睿,你怎么看?”欧阳离辰坐在龙椅上,眯眼看着沉默的欧阳英睿。

“皇兄,臣弟只管卸下这身上的包袱即可,至于皇兄要让谁来背,臣弟可管不了。”欧阳英睿笑得邪魅,“离国人才辈出,可选之人众多,这是皇兄之福,也是离国之福。一切由皇兄定夺,臣弟没有意见。”

欧阳离辰看着笑得像只狐狸的欧阳英睿,眼里闪过一丝寒芒,心中暗付,这小子,越来越奸猾了。

脸上不露半分情绪,欧阳离辰的语气略带埋怨,“英睿,难不成你将朕的重托看做包袱?那朕告诉你,三年后你戍边归来,这包袱还得你来背。这三年就由卫爱卿暂时执管兵部,云少卿协管好了。”

“臣遵旨!”卫雁鸣和云梨落上前一步,跪谢领旨。

散了早朝,南风无尘走在欧阳英睿身边,压低了声音,“阿睿,怎么突然要走?不是说等到下月的么?”

“无尘,元青应该已经被带出京城了,爷不放心”欧阳英睿压低声音将事情简单说了说,“爷去守护元青,京城留给你。京中暗流涌动,你一定要处处留心。太子府、平王府和驸马府的修建你多留个心眼,切莫出了问题。”

“嗯,我知道。”

“如今孟锦修当选驸马,左相府的势力愈发强大。云浅秋指给了元凯,皇兄提携了云梨落,云府也要走上前台了。那云浅秋不是善类,比云梨落还难对付,京城势必再掀风浪。”

“阿睿,不管风云如何变幻,该我们守住的东西是一定会守住的。倒是你,定要保重。”

“彼此珍重。”欧阳英睿拍拍南风无尘的肩膀,“平素有空多去逸王府走动走动,替爷照顾父王。爷的海东青每隔几日就会飞回来一次,任何消息都别落下。”

“放心,我定会常去陪逸王。”

午膳后,欧阳高逸亲自送欧阳英睿出王府,看着他上了一辆宽大的马车,五十名亲兵随行护卫。

不多时,欧阳离辰的心腹太监向一暖疾步走入御书房,站在其身旁低声禀告,“陛下,世子已经出了城门,向西而去。”

“把他和逸王府盯紧了,朕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欧阳离辰并未抬头,笔下批着奏折,双眸里闪过一丝阴冷。

前夜宴会上,他派去盯梢的隐卫亲眼见到苏茉香离席后想要私会欧阳英睿,还发现莫寻雁竟和欧阳英睿在一起,还有元朗。这让欧阳离辰有些吃惊,也愈加警惕。无论如何,一切必须在自己掌控之下。

“奴才明白。”向一暖半弓着身子,悄然退出御书房。

欧阳英睿启程的时候,莫寻雁一行终于到了一个小镇,饿的饥肠辘辘的欧阳元青拉着莫寻雁的衣袖下了马车。

有了昨日中午的遭遇,今日途中他怎么也不愿再下车去农户家打尖了。

孤诺紧赶慢赶,才在午时将过的时候到了这个小镇。欧阳元青直嚷着肚子饿,可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一群卖艺的孩子,敲着锣鼓,翻着跟斗,正在那里表演。

“雁子……”欧阳元青拉拉莫寻雁的衣袖,“看啊!”

“你不是饿了么?用了膳再来看可好?”莫寻雁的视线淡淡扫过敲着锣吆喝得正欢的夜枫,不露声色。

离开京城先去云山,这是莫寻雁深思熟虑后的选择。一来可以让欧阳离辰相信她一心急着要为欧阳元青医治,二来便是让清风阁的人能在自己没有留任何记号的情况下也能顺利跟上。

毕竟,清风阁是莫寻雁自己的势力,既要瞒过君无君浩等人,也得瞒过孤诺孤希,小心谨慎方为上策。

“好看,想看!”欧阳元青哪里还记得肚子在叫,兴奋地直往前蹿。

莫寻雁摇摇头,只得随他一起挤进了人群。

见人越围越多,夜枫将锣交给了一个小一些的男孩,自己率先表演了喉头顶银枪和胸口碎大石,引得众人拍手叫好。

随即几个女娃子又表演了杂耍,人群的叫好声越来越大,欧阳元青又拍又跳,双手都拍红了。

孤诺先找了家店套好了马车,复又转来和孤希护在两个主子左右,看着欧阳元青这模样,又看看神色淡淡的莫寻雁,隐去了眼里的情绪。

“诸位父老乡亲,初来宝地,给大家献丑了。”夜枫趁一个男孩上前表演彩戏法的时候,很江湖地向人群拱拱手,“还请诸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扔钱!”见别人打赏,欧阳元青自然也要凑热闹,拉着莫寻雁管她要钱。

莫寻雁摸出几个铜板,欧阳元青兴致勃勃往那举着锣讨赏钱的孩子扔去,有一个刚好扔到了锣里,乐得他开心傻笑。

“还要扔!”

“这不是扔,是赏!”莫寻雁低声纠正他的说法,又放了几个铜板在他手中。

欧阳元青刚要再扔过去,人群里突然挤过来几个男子,打头的那一个穿着一件锦缎长衫,手里摇着折扇,不阴不阳地看着夜枫等人,“这是谁在爷的地盘上找钱啊?居然不知会爷一声,当爷死了么?”

“都别赏了啊!武二爷都没点头,演什么演,赏什么赏?”两个男子随即上前,狠狠一推,拿着锣的孩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锣掉了下来,散了一地的铜板。

欧阳元青手里的铜板却刚好在这时扔了出去,嘴里还在喊着,“再来一个!”

“阿元,别闹了,我们去吃东西吧!”莫寻雁连忙制止欧阳元青,唯恐他惹上麻烦。

“不嘛,我还赏!”欧阳元青正在兴头上,硬是又把手里的铜板扔了出去。

“谁这么不长眼?都说别赏了,还在赏,钱多了是不是?那就拿出来给爷们花花!”一个男子转身一把扭住欧阳元青的手。

“啊,好痛!”欧阳元青冷不丁被他这样抓着手狠狠一扭,瞬间脸色变得惨白。

“这位兄台,请你放开他。”莫寻雁连忙上前一步将欧阳元青护在身边,孤诺和孤希也靠了上来。只是,在没有得到莫寻雁示意之前,他们绝不会冒然出手。

“小丫头口气倒是挺大,哥哥我就不放,咋滴?敢和武二爷做对,这小子胆子不小啊!”那男子说着手间加大了力道。

“痛啊!”欧阳元青大叫着扭动身子,头也使劲摇晃,“好痛!”

“吔,这小子原来是个傻子啊!”男子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伸手在欧阳元青脸上狠狠掐了一把,“傻子跑来凑什么热闹?你看得懂么?”

“这位兄台,都是在下的不是,初来咋到,不懂规矩。这位小哥不过是路过罢了,还请你们不要为难他!”夜枫此时已经走了上来,赔着笑脸,拱手道歉。

“放过他可以啊,你跪下来给爷磕三个响头,刚才这里收的钱全捡起来交给爷,爷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个武二爷瞪了夜枫一眼,根本不买账。

莫寻雁脑子一转就明白了,这种人渣以欺负人为乐,耀武扬威的时候最想看到的就是别人向自己摇尾乞怜,可夜枫虽然主动服软讨好,但脸上却是不卑不亢,显然没让这位武二爷满意。

“是啊,给我们武二爷磕三个响头,爷就把这傻子放了!”那抓着欧阳元青的人说着又加大了手里的力度,欧阳元青疼得直嚷。

夜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若不是莫寻雁暗暗冲他摇头,他忍不住就要出手。

那个讨赏钱的孩子此刻正蹲在地上把铜板一个个捡起来放进锣里面,那武二爷见夜枫不说话,上前就是一脚,直接将那孩子踹到地上,还把脚踏在他背上,挑衅地看着夜枫,“怎么,给爷磕头这么难?”

不少围观的人一看要出事,纷纷散开,也有喜欢看热闹的从后面涌上来。

莫寻雁冲孤诺和孤希使了个眼神,这两人趁乱一推搡,好几个人冲着那抓住欧阳元青的男人涌了过去,伺机操起手刀在他手上一砍一抓,就把欧阳元青拉了开来。

而莫寻雁也没闲着,她身子暗暗移动,在那几个家伙身上都洒了些药粉,随即对夜枫眨了眨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