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36章 可愿报仇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297 2016-01-15 20:15:44

  “尊上?”莫寻雁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很意外?”一袭玄衣的云山老怪视线迅速在屋内一扫,一撩衣衫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没想到本座会来?”

“尊上请喝茶!”莫寻雁倒了茶水,走到云山老怪身前跪下双手奉上。她的确没猜到他会来,更不知道他此行的目的。

“听说你选上太子妃了?”云山老怪接了茶水,轻轻呷了一口便放在一旁,显然是嫌弃这茶不好。想他平素在云山过的生活,恐怕和帝王没什么两样。

“是!父亲晚膳时还说要给尊上去信,没想到您先来了。”莫寻雁跪在那里,言语间带着一种长期养成的敬畏。

“听说那太子是傻的?”云山老怪冷冷地看着莫寻雁,“你父亲没有告诉你本座的意思?本座有叫你去做太子妃么?”

“尊上,父亲让我尽全力去接近三皇子,可是,寻雁还来不及见到三皇子,便在花海遇到了太子……”

莫寻雁话还没说完,云山老怪一个眼刀飞来,“什么时候连你也学会欺骗本座了?”

“你以为本座这么容易糊弄?你若不上前牵起他,不为他施针,你能被册封为太子妃?”云山老怪此时周身散发着无尽寒意,“居然敢忤逆本座的意思,你翅膀硬了?”

“尊上,我……”莫寻雁心中苦笑,父亲都说宫里有内应,还有什么能瞒得过师公呢?自己是他一手养大的,自己会怎么想怎么做,他岂有猜不到的。

“说吧,你的理由!”云山老怪的声音冷得像冰。

“尊上,寻雁自知蒲柳之姿很难入那三皇子的眼,寻雁和他所喜欢的人简直就是云泥之别,而这傻太子虽然傻,却也是皇帝心疼的儿子,谋了这太子妃的位置,便可以成功进入皇家,伺机谋事。”

莫寻雁抬起头,不敢再有任何隐瞒,“寻雁只是想,只要能得到帝后的信任,傻了的太子或许更好利用。何况,寻雁替太子把过脉了,他并非不能治愈……”

“你有把握治好他?”云山老怪眉一挑。

“寻雁并无十足的把握,他身上还有各种奇怪的毒,只是,这些毒下得很巧妙,若不是我常年在云山受尊上教诲,也不会发现。”

“而且,这些毒似乎是相互牵制,在他身上呈现出一种奇妙的平衡,若擅自解开其中一种,反而可能导致其他毒素发作,直接要了他的命。”

“然,只要尊上愿意,一定可以治愈傻太子。”莫寻雁当然清楚云山老怪的实力。

“你要本座出手治他?你居然要本座救欧阳一族的人?休想!”云山老怪怒瞪着莫寻雁,“本座绝不会为欧阳一族的人做事,难道你连这一点都忘记了?”

“寻雁不敢!”

“不敢就好,他们灭了本座的国,杀光本座所有亲人,本座恨不得亲自下药将他们一个个全都变傻变疯,又怎么可能出手去帮他们救治什么傻太子呢?”云山老怪冰冷的话语里带着刻骨的仇恨。

“今日皇帝要寻雁三日后带傻太子离开京城四处求医,并特意提出要我带着他前往云山求尊上诊治……”

“巧了,本座此次下山是要云游四海,你带着他去也只能扑空。”

“寻雁明白了,寻雁不敢劳烦尊上,寻雁尽力为他医治便可。”莫寻雁听到这里已经知道,师公绝对不会帮忙,这也情有可原。

“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若他好了,他还会傻傻地听你指挥?皇帝老儿还会看重你?一旦他好了,想抓住他的女人就多了,到时候还有你什么事?”云山老怪的话里隐约带着嘲讽。

“尊上,寻雁为他治疗是想赢得帝后的信任。”

“既然这样,那你就放手去做。不过,本座劝你为自己留条后路。否则日后那傻瓜清醒过来,一脚把你给踹了,你会追悔莫及。”

“听说那五皇子对你也有好感,这倒有趣。欧阳一族的人素来痴情,没想到你也会成为他们的劫。”云山老怪笑得有些诡异。

“如此你便牢牢抓住五皇子的心,等傻太子恢复正常,你好好下下这盘棋,定能引得他们兄弟反目,正好利于我们行事。”

听到云山老怪提及欧阳元朗,莫寻雁先是一滞,后是感叹,师公果然无所不知。只不过他为何会说欧阳皇族的人痴情?她有些不明白。

“尊上,那五皇子与寻雁不过见了两面而已,只是能聊到一起罢了。再说了,寻雁即将带太子离开京城,三年后返京,一切早就不同了……”

莫寻雁心里始终还是不忍伤害欧阳元朗。即使当年魏王府灭门乃系先帝所为,那也与欧阳元朗无关,即使要为家人报仇,她也尽量不想伤及无辜的他。

“愚蠢!”云山老怪低咒一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本座白养了你八年,你怎么和你娘亲一样心慈手软?”

“娘亲?”莫寻雁心里一滞,敏锐地捕捉到他话里透露的信息,他说的肯定不是陈幼凝,难道?

云山老怪长叹一声,看着莫寻雁,“到本座身边来!”

莫寻雁起身走上前去,按照他的示意蹲在他身旁,云山老怪松开她的发髻,点了她后颈处的几个穴位,从她后脑上取下八根银针,指指桌上的镜子,“自己看看吧!”

莫寻雁缓缓上前,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记忆深处那个美丽女子温软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曼槐,快到娘亲这里来……”

“你一直都知道本座是陈国皇族,却不知道本座的真实身份,今日,本座便告诉你,本座便是陈国最后一个太子,陈让墨。”云山老怪的话里带着几分苍凉。

莫寻雁恍然大悟,难怪师公一直以复国为己任。

“自打到了云山,本座便是孤家寡人,其实,本座有一个女儿,她从小被本座寄养在别人家里,后来嫁入魏王府,成了魏王的儿媳。”

莫寻雁身子一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年,魏翀乃一员不可多得的猛将,他的叛变加速了陈国的灭亡。最终,他率人攻破陈国都城,陈国皇族遭遇了灭顶之灾。若不是太子妃护在本座身前,本座也会死于剑下。”

“本座身受重伤,奄奄一息,醒来时被扔在死人堆里,所有的亲人都成了刀下鬼,唯一幸存的竟是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

云山老怪低垂眼帘,讲述当年往事。

“那孩子被奶娘和丫鬟压在身下,窒息晕了过去,本座醒来时,她幽幽转醒,小声啼哭。本座点了她的睡穴带着她逃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活了下来。”

“逃难中本座遇到一个落魄秀才,他因战乱带着妻子逃命,对本座及女儿照顾有加。本座当时一心要复仇,带着女儿诸多不便,得知他们夫妻没有子嗣,便将女儿送给了他们。”

“柳天铭夫妇非常高兴,给孩子取名柳嫣妍,并带着她去了乡下老家。而本座在屡次行刺欧阳高俊和欧阳高逸失败后,独自去了云山,苦心修炼的同时也开始以云山老怪的名义行走江湖,四处收徒。”

“嫣妍四岁时生了一场大病,恰逢其养父考取功名,做了宜城县令。本座便将她带回了云山,和云洛等人一起教习。对外,都以师徒相称。只不过,本座只教了她医术,她并不会武功。”

“开元十六年,嫣妍满师下山,随养父母定居宜城。”

“临行前,本座让云洛与她同行,负责保护她的安全。没想到嫣妍在宜城偶遇了魏翀之子魏思安,那魏思安对她一见钟情,定要娶她为妻。”

“消息传到云山,本座赶往宜城,将一切都告知了嫣妍。嫣妍在震惊之余答应嫁给魏思安,并发誓要亲自下药取那魏翀性命。”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嫣妍嫁入魏王府后,竟对魏思安日渐产生了感情,屡次下手都在关键时刻停了下来。再后来,她诞下一女,亲口告诉我,她不想再复仇,更不想再复国,只想守着自己的夫君和女儿平安度日,并求本座放过魏翀。”

“嫣妍是本座唯一的女儿,她要幸福,本座还能如何?难道真的为了所谓的仇恨,害得她痛苦一生。所以,本座答应她再不针对魏翀,只手刃欧阳高俊和欧阳高逸,亲手取这二人项上人头,祭奠我陈国皇族即可。”

云山老怪说到这里,情绪有些不平,明明对魏翀恨之入骨,却看着自己的女儿成为他的儿媳,爱上他的儿子,为了女儿只能忍痛放过仇人,这种心情可以想象。

“本座尚未伺机潜入皇宫,欧阳高俊便暗中对魏王府痛下杀手。他登基后一直在肃清前朝余孽,到最后连助他得到天下的魏翀也不放过,当然,此事也是出自欧阳离辰的建议。”

“虽然欧阳高俊下令斩草除根,可嫣妍的女儿曼槐却没有死,倒是云洛的女儿寻雁因为贪玩白白送了命……”

云山老怪讲到这里,莫寻雁已经红了眼圈,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当年若嫣妍没有心慈手软,魏翀早就死了,魏王府就不会招致灭门之灾,嫣妍也不会惨死。而你,曼槐,就不会失去爹娘,不用顶着莫寻雁的身份活在这世上。”

说到这里,云山老怪抬起头看着莫寻雁,有几分哽咽,“孩子,本座是你的外祖。”

“外祖……”莫寻雁几步扑进云山老怪的怀里,原来,自己竟然是他的外孙女,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一个血脉亲人。

“这些年,本座对你隐瞒实情,是不想你重蹈你娘亲的覆辙。当年本座舍不得嫣妍吃苦,没让她习武,结果她连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否则也不至于死在刺客剑下,这是本座最追悔莫及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