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色冷妃斗邪皇

第28章 寻雁施针

绝色冷妃斗邪皇 厚皮爷 3290 2016-01-07 20:20:51

  “这是怎么了?”突然,冷如碎玉又极富磁性的声音响起,众人回头去看,欧阳英睿带着欧阳元朗和南风无尘以及莫俊明等人缓缓走下石径。

“参见世子,参见五皇子殿下。”众人连忙施礼。

欧阳英睿一身紫金袍衫,脚蹬金靴,头戴白玉冠,似笑非笑的脸上泛着邪魅,任谁看了,都移不开眼。

那些原本还因为他今日没到而暗生遗憾的女子,此刻全都直钩勾地看着他,眼里泛着桃花,早把什么傻子抛到了脑后。

云浅秋看到欧阳英睿,脸暗暗红了一下,虽然她如今一心想着如何成为三皇子妃,但她真正喜欢的却是欧阳英睿。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欧阳英睿的视线从不在她身上停留。

“五皇子殿下,花海里有个傻子。”卫汐沫一见欧阳元朗,当即上前,翘着兰花指,指向那背对众人的男子。

欧阳英睿等人抬眼去看,却见那蓬着头发的男子正拽着谁不放,卫汐雪也在一旁。

“我们正赏花,这傻子就来了。”少女们开始讲述当时的情景。

“寻雁!”莫俊明一下认出莫寻雁的素色衣衫,低唤一声,顾不得礼仪,冲上前去。

欧阳元朗脑子轰地一响,也跟了过去。

“都围在这里吵什么?”突然,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响起。

人群当即就安静了下来,但见孟含薇搀扶着孟月浮缓缓走了上来。其他几个妃子和诸位朝臣的妻妾落在她身后几步远的位置。

“皇嫂!”

“母后!”

“皇后娘娘!”

欧阳英睿带头施礼,其他人纷纷施礼。莫俊明和欧阳元朗生生停在那里,只紧张地看向莫寻雁。

“世子也来了?”见到欧阳英睿,孟月浮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还以为你今日不会来了。”

“臣弟昨夜喝多了,今晨起晚了,让皇嫂见笑了。”欧阳英睿淡淡一笑,若不是为了无尘,他才不来凑这热闹。

“你们刚才在吵什么?”孟月浮看着那些面带惶恐的少女,又看看在自己面前停住的欧阳元朗,眼里带着审视。

“禀皇后娘娘,花海里不知怎么闯进来一个傻子……”御史的女儿此时恰好离孟月浮的距离较近,见她凤眸扫过自己,连忙上前一步。

“太子殿下!”谁知,她话还没说完,那一边卫汐雪突然惊呼了一声,随即众人便见卫汐雪福身对着那男子施了一个大礼。

“元青?”

“青儿?”

“太子皇兄?”

欧阳英睿一惊,当即飞身过去,欧阳元朗紧随其后,孟月浮也在孟含薇的搀扶下跟了过去。欧阳元凯和孟锦修、云梨落等人自然也跟在后面。

莫寻雁刚用绢帕将男子的脸擦干净,卫汐雪便惊呼施礼,她当即“也是一愣”,正欲福身施礼,欧阳元青却以为她要走,一把抓住她的手,怯怯地唤了一声,“寻雁”。

而欧阳英睿和欧阳元朗已经飞身过来,看清这一幕,两人都呆住了。

“元青?”欧阳英睿敏锐地发现欧阳元青似乎有些不妥。

欧阳元青抬眼看他一眼,却好像根本认不出他是谁。

“皇兄?寻雁?”而欧阳元朗却死死盯着欧阳元青的手,见他抓着莫寻雁不放,当即上前,想要将莫寻雁拉开。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却刺激了欧阳元青,只见他一把将莫寻雁往自己怀里一拽,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他望向欧阳元朗的眼里全是戒备,黑白分明的眼里闪烁着惊恐,手紧紧拽着莫寻雁,似乎她是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皇兄,放开她!”欧阳元朗再次上前,一把拉住莫寻雁,想把她从欧阳元青身边拉开。

欧阳元青躲在莫寻雁身后,眼里全是恐惧,拼命摇头,死死拉着莫寻雁不放,口里直喊“寻雁,别走”。

见莫寻雁的手腕被皇兄抓得青红紫绿,欧阳元朗心疼的眼睛都红了,忍不住用力去推欧阳元青,“你放开她!”

欧阳元青当即摔倒在地,眼里氤氲着水雾,恐惧地看着欧阳元朗,“坏人!”

“元朗!”欧阳英睿已经可以肯定欧阳元青真的不对劲,他上前拉住欧阳元朗,随即伸手想要去拉欧阳元青起来。

没想到欧阳元青突然双手抱头,在地上一边翻滚一边喊,“痛,我的头好痛!”

欧阳英睿蹙了下眉,手僵在那里。他凝视着欧阳元青,似要看出个究竟来。

“青儿!”孟月浮此时已经走上前来,见状脸色大变,看着满地打滚的欧阳元青,“青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头又痛了?”

孟含薇当即上前,弯腰伸出柔荑,温柔地唤了一声,“太子哥哥!”

“走开!”欧阳元青大吼了一声,好似根本不认识孟含薇,他的脸因痛苦而变得格外狰狞,眼泪鼻涕再次淌了一脸。

孟含薇被这么一呛,脸色苍白,愣在那里,孟月浮赶紧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南风无尘自然也看出了不对,不露痕迹地往卫汐雪身边站了站,将她护在自己身后。

“头好痛!啊,我的头!”欧阳元青满地滚着,一脸的痛苦。

“快,快去请御医!太子的头疼又犯了!”孟月浮含泪看着欧阳元青,“青儿,你忍忍,御医马上就来!”

一个“又”字,欧阳英睿敏感地捕捉到孟月浮话里的信息,看来,元青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犯病了。元青到底是什么病?怎么得的?他真的只是头疼?为何看上去像是傻了?

少女们吓得躲在自己娘亲怀里,惊惧地看着失态的太子。有个女孩忍不住低声问自己的娘亲,“娘,你说太子是不是疯了?”

还没等她的娘亲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孟月浮已经看了过来,狠戾的眼光像眼刀一般,“太子不过是头疼犯了,尔等便如此诅咒他,还不快给本宫掌嘴!”

女孩吓得脸一下就青了,还不敢狡辩,扑通一声跪下,自己抽着自己的嘴巴。

一旁的人全部三缄其口,就算心里已经明白,可谁还敢有什么议论?

“太子皇兄,地上凉,快起来吧!”欧阳元凯一脸的不忍,上前欲牵欧阳元青起来。

欧阳元青像发狂了一样,双脚在地上乱蹬,口里直喊,“别碰我,别碰我!”

一时间,众人全都没辙,只能焦急地等着御医。

“寻雁!”突然,欧阳元青滚向站在卫汐雪身旁的莫寻雁,可怜巴巴向她伸出一只手,“寻雁……”

莫寻雁看着他像小鹿一般的眸子,心里一动,就欲上前。

“妹妹,不可……”莫俊明大惊,低声阻拦。

“寻雁,还是等御医吧。”卫汐雪虽被吓坏了,可是也知道轻重,这正在发病的可是太子,稍有不慎,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青儿唤的是谁?”孟月浮却听清了欧阳元青的话,她顺着他手指向的方向望过来,看着卫汐雪等人,“卫小姐,你告诉本宫,太子殿下在找谁?”

“启禀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唤的是九门提督莫大人的女儿莫寻雁。刚才殿下突然不适摔倒在地,是寻雁将殿下扶起,并给他包扎了伤口。”卫汐雪上前一步双膝跪下。

“莫寻雁?”孟月浮的视线落在莫俊明兄妹的脸上。

莫寻雁走上前双膝跪在卫汐雪身旁,“民女莫寻雁拜见皇后娘娘!”

“寻雁,寻雁……”欧阳元青眼睛一亮,对着莫寻雁爬过来。

此时的他又变得脏兮兮的,狼狈不堪的样子哪有半点太子的威仪,孟含薇眼里闪过一丝嫌弃,暗中退后一步。

“还愣着做什么,没听见太子殿下在叫你?”孟月浮瞥了莫寻雁一眼,语气有些严厉。

莫寻雁站起身来,几步走过去,欧阳元青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寻雁,我痛!”

“先起来。”莫寻雁无视欧阳元青一身的泥垢,伸手将他拉起来,随即握住他的手腕替他把脉,拿出绢帕将他的脸擦干净,这才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布包。

“寻雁,我头痛。”说也奇怪,欧阳元青一到莫寻雁身边就安静了下来,他死死拉住莫寻雁的衣袖,吸了吸鼻子,指指自己的头。

“忍一下。”莫寻雁话不多,低头打开布包,里面是一排大大小小的银针。

欧阳元青当即往后退了一步,看样子是有些害怕。

“别怕,不疼。”莫寻雁轻轻拍拍他的手,像哄小孩子一样,“听话,把头低下来。”

欧阳元青看看她的眼睛,迟疑了一下,真的埋下了头。

众人惊异地看着,似乎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欧阳英睿一脸的凝重,欧阳元朗一脸的紧张,欧阳元凯一脸的不屑,孟月浮一脸的严肃。

孟含薇脸色苍白,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睛瞪着莫寻雁,似乎要在她身上瞪出两个窟窿来。

莫寻雁无视众人的各色眼光,手在欧阳元青头顶摸了摸,扬手就把四枚银针插进他头顶的四神聪。

见欧阳元青只是抖了一下,并未吭声,莫寻雁又迅速出手,三枚银针分别插入他的当阳穴、伴星穴和囟会穴。

欧阳元青忍不住想用手去摸,莫寻雁连忙拉住他的手,“别动!”

欧阳元青乖乖地站在那里,再无半点此前的疯癫。

“还疼么?”一盏茶的时间后,莫寻雁取下他头上的银针,放入布包收了起来。

欧阳元青摸摸自己的头,冲着莫寻雁傻笑,“不痛了。”

“皇上驾到!”就在此时,一个太监的声音响起,众人回头一看,欧阳离辰带着御医和一干朝臣急急忙忙从石径上走了下来。

“参见皇上!”众人弯腰施礼。

“青儿在哪里?”欧阳离辰看都不看跪着的众人,径直对着孟月浮所在的位置疾走过来。

“父皇!”欧阳元青倒是认得自己的爹,远远地看见欧阳离辰就开始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