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新妻可人

第30章 三十块

豪门新妻可人 垚星辰 3293 2016-01-09 20:10:01

  而吴凌华的父亲,一看就是一个受到祖上庇佑的纨绔子弟,不成气候。

“凌凡,你带一个女人进去,她能行吗?”吴姑姑刚刚也听到了,只是碍于这位大侄子,不敢插嘴。

现在居然还真相信这个女人能救醒老爷子,她不能不说话了。

吴妈妈也不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伊水香,“凌凡,你可不要像你弟弟一样,被人给骗了。”

“是啊,凌凡,她也太年轻了点,说不定那药丸就是高人给她的,她哪里像是医生,哪里像是会治病的。”

吴爸爸也站了起来,可不能让父亲这么去了,不然,他的罪就大了。

气死老父亲,这样的帽子,会扣在他头上一辈子。

吴凌凡看着自己家人那一张张怀疑的脸,他的眼里却是坚定,“爸,妈,姑姑,我相信这位姑娘!”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却让伊水香多看了他一眼。

这位吴家长子不简单!

临危不乱,处事果决,看则温文尔雅,实则绝对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吴家可是龙海市的顶级豪门之一,这样家族的继承人,想来也不会简单。

“姑娘,请!”吴凌凡推开病房的门,让开身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伊水香走了进去,看着床上躺着人,面色苍白得毫无血色,上次见他还精神很好,现在才几天的时间。

“我需要你们两人的帮忙,其他人就出去吧。”这话当然是对吴凌凡说的,这里能做主就只有他。

吴家的都人都进来了,一大群人瞬间让房间拥挤了起来。

“好!”吴凌凡无条件配合,然后对着一大群的人,“爸,妈,姑姑,还有各位,你们先出去,我和凌华在里面。”

吴爸首先不愿意了,“不,我不出去,我要在这里看着,谁知道这是不是骗子。”

“对,这么年轻一姑娘,哪里会治病,就你们两兄弟,鬼迷心窍才相信她。”吴姑姑。

“凌凡,凌华,我看还是医院的医生可靠点,还是找医生来考考这位姑娘,保险点,要是她不行呢,这可是人命啊。”

吴妈妈有些怕,这人实在是太年轻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能对医院都束手无策的病人有办法。

这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她的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对,小姑娘,你要是能经过医院医生的考核,我们就让你治。”

“小姑娘,不要以为这里是你能骗得了……”

“哼!年纪轻轻就出来行骗,这里可是吴家,不是你招惹得起的,识相的就快点离开,等一下穿帮了,你就吃不完兜着走。”

“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

吴家的人,全部都不相信伊水香能治好吴老爷子,非常激动的叫喊着,有些甚至要上前去拉她。

“够了,我说叫你们先出去,有什么后果,我一人承担!”吴凌凡此刻用一种淡淡的眼神扫视了一圈屋里里面的人,这些人,谁是真心的,又有谁是趁机想让老爷子一病不起的,刚刚,他已经完全看得清清楚楚了。

看来,这次吴家会来一场大的洗牌。

吴凌华也没有想到,现在会闹成这样。

他只是单纯的以为,家人要他千辛万苦的找人来,那找到人,爷爷醒来,就算任务完成。

为什么现在人找来,他们又如此的反对?

伊水香看了这些人一眼,就扭头专注的看吴老爷子了,这是吴家的家事,和她无关。

现在,她就是一个医者,面对的是一个病人。

吴老的脸色平常,看来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就是人在处于昏迷状态。

其他人,听到了吴凌凡的话,也只能出去,顿时房间里面,就剩下吴家兄弟,伊水香,还有躺在病床上的吴老爷子。

都没有说话,房间里面非常的安静,静得仿佛能听到输液管中一滴滴的声音。

伊水香走到另外没有挂点滴的一边,把吴老的手从棉被里拿了出来,伸出三根手指,开始为吴老诊脉。

吴家兄弟看她专注的神情,不敢开口说话,虽然心里也有很多疑问,但是此刻,都知道不能打扰她。

片刻之后,伊水香收起了手,“我现在要施针,让吴老醒过来。”

“有劳姑娘了。”吴凌凡有些激动,虽然刚刚保证了一力承担后果,可心里的压力,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伊水香不再说话,淡淡的脸上那是一种专注,她变戏法一样从手上的手镯中取出一根银针,抖了几下,那银针仿佛听话一般,就变得笔直。

就看着她拿着银针在吴老的头部,扎了进去,很快就进去了一大半,然后她就开始或转,或轻拉。

过了一会儿,只见她白皙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可那专注的眼神,还是盯着手里的银针,一点杂念都没有。

再过了半许,她慢慢的拔出银针,把银针收进了镯子里,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

“好了,吴老爷子马上就会醒来。”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种淡淡的笑容,很淡,很淡的那种。

吴家兄弟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爷爷,眼里有着疑惑,“真的会马上醒来?可是……”

可是爷爷怎么还闭上眼睛,和刚刚没有任何变化,真的会醒来吗?

伊水香也看出了他们的疑惑,抿嘴一笑,右手伸出一个手指头放在吴老爷子旁边,嘴边轻声念着,“一”。

然后伸出第二根手指,“二”

三根手指,“三”。

“睁眼!”

然后就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了,一直闭着眼睛的吴老,在她话落下的那一刹那,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啊……”吴凌华显然被这一幕惊得不小,简直就太神奇了,马上激动的扑了过去,“爷爷!”

就连一直比较稳重的长子吴凌凡此刻眼里也是惊奇和激动。

惊奇的是刚刚自己看的那一幕,这个女孩子真是不简单,就凭着一根银针就把爷爷唤醒了。

激动的是,爷爷终于睁开了双眼,终于醒了过来。

“爷爷……”有些哽咽。

“听着了,是凌华和凌凡啊,这是在哪里?”老爷子可能是久了没有说话,声音有些嘶哑。

“吴老,先喝点水吧,你刚刚醒来,还是不要说太多的话,多休息,最主要的是心态要放平静。”伊水香递了一杯水过去。

吴老接过,想到儿子的事情,脸上又露出了愤慨,子女从小就教育他们要行得正,不要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一辈子引以为傲的就是门风严谨,可是现在居然出了这等丑闻,叫他如何能释怀。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吴老,你好好参详这句佛法,也许就会慢慢明白!”

“如梦幻泡影……”

伊水香说完这句话之后,门外就一群人涌了进来,她看着一家人围着吴老,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也许,这就是家人吧。

转身,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她是一个人!

也许不是一个人,怎么说,她的户口本上,也还有一个人的名字。

也不知道,他此刻是在做什么,在伊家发生的事情,还没有好好的谢谢他,是不是要打个电话去说一声感谢呢。

“姑娘,等等……”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后面突然有人叫住了她。

“原来是吴大少爷……”

吴凌凡在她面前停下来,气喘吁吁,看得出来,是急着追出来的。

几个深呼吸,缓和一下气息,才开口说道,“姑娘,还没有请问您贵姓,今天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了,我们吴家无以为报,会记下这个恩情的。”

“我叫伊水香,都说了,不用那么客气,这是我做为一个医者的职责。”

“伊姑娘,我能问一下,我爷爷这身体到底怎么了吗?开始医生说得很吓人,我想知道现在我爷爷的情况是不是稳定了。”

“吴老的病属于阴阳两虚型,平常是不是时常会晕眩,走路也会觉得轻浮无力,心悸气促,晚上起夜多,记忆力也减退,胸闷?”

“对,对,就是这样……我们也有保健医生,可那些保健医生每次检查都说没什么事,一切正常,可爷爷的身体,还是这样,晚上睡眠也不好。”

“这样吧,我开一个方子,这个方子,有几味药有降压的作用,还有增强机体对外界有害因素的抵抗力,再温阳育阴,这样保持血压稳定。”

“除了这些外,老爷子还可以经常打打太极拳,保持心情舒畅,乐观,避免情绪激动,我过几天再去给老爷子针灸一次,再复查复查。”

“好,好,伊姑娘,谢谢你了,想请问,你的诊金是怎么收的?”恩情归恩情,金钱归金钱,这点吴凌凡还是比较会做人的。

怎么说,也是吴家精心培养出来的长子嫡孙。

快速的写好方子递给他,偏头想了想,“我师祖当年行医,一个方子三文钱,那我就收你三十元吧。”

“三十元?”显然这个数字把吴家大少爷给惊着了,接过方子,看了一下,其实也看不懂。

三十元钱,那是什么概念,估计,吴家大少的身上从来都没有过三十块钱,最少也是粉红色一张的钞票,走哪里从来都是刷卡。

“嗯,就三十吧,想来按照师祖的价格,我应该算是多收你了,希望师祖不会因此怪罪我。”

“伊姑娘,要不这块表送你吧。”吴凌凡怎么也觉得三十块钱拿不出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把手上这块找瑞士大师定制的手表取了下来。

伊水香摇摇头,目光坚定,带着一点冷意,“我说了是三十块,就是三十块,这块表,我不要,要是你没有三十块,那就算了。”

“不,不,你等等……”吴凌凡怕她转身走了,赶紧拿出自己的钱夹,入眼的全是卡,其他就是粉红色的钞票,根本就没有零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