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新妻可人

第64章 想要城堡吗

豪门新妻可人 垚星辰 3316 2016-01-21 20:30:13

  一个猛烈踩击,直接让那人喷出了血迹,原本以为这人就是被制住了,可是突然那人从地上给爬了起来,让伊水香往后退了两步。

男人的身手也不弱,一个横扫过去,速度很快,快狠准,而且招式凌厉,伊水香只能应付着,不过有些后退。

被逼退了几步,男人突然收手,马上转身离开,消失在旁边的树林里。

这个时候,听到了善后的声音,伊水香经过一场搏斗,心情舒畅了很多,不过现在人有些没力气,刚刚在生死相博中,全身神经紧绷,现在放松下来,人就感觉到累。

加上,她也确实被划伤了,头额上还有被撞击之后的血迹,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人一放松才开始觉得头晕,缓缓的坐在地上,靠在车子边,闭上眼睛,感觉像是睡着了,也感觉像是永远睡觉了。

“小姐,小姐……”突然有人在她耳边呼唤。

然后就听见有人在说话。

“老大,这里有一个人,是一个女的,好像还是活的。”

“还不快叫救护车!”

“哦……是!”

伊水香睁开眼睛就看到现场的一片混乱,然后就看到两个穿着制服的人居高临下的站在面前,注视着她。

此刻,她正坐在警察局录口供,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刚刚叫她休息一下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眉毛挑了挑,在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的眼神亮了亮。

“喂,什么事?”

“你在哪里?”电话那边响起低沉的声音,让人听着很有压迫感,仿佛他就是一个天生发号司令的人。

伊水香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更加的舒服,“我在哪里,你不是很清楚吗,还用得着来问我?”

他说了会派人跟踪她,所以,一点儿也不担心,他会不知道这件事。

只是,他的人居然见死不救,这个账是记下了。

“需要我来接你吗?”欧阳希也没有和她废话,直接承认。

她没有拒绝,“想来就来,哪里那么多问题!”但是也没有答应,而是把选择的权利交还给了他。

反正,现在,她那卡宴的车子。

不是,是他那卡宴的车子,也报废了,先有免费司机送上门,为什么不用呢。

欧阳希听着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还有她那发脾气不爽时候的声音,无奈的摇头笑了笑,她还是小时候的那个样子,一个不爽,就对他发脾气。

就算现在,他在强大,好像也永远会是她的出气筒。

大黑和二黑,虽然没有听到电话内容,不过,看着少爷此刻这么温柔的模样,想着一定是和少夫人说了什么情话,才会露出这一副发春的样子。

也只有少奶奶才有这样魅力和能力,其他哪个女人哪里敢近得了少爷的身,直接扔出去,能扔多远就扔多远。

“去警察局!”欧阳希突然眼神转冷,居然敢动他的人,那么就是找死。

不管是伊国华,还是后面准备要她命的人,这些人,都要为今晚上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是,少爷!”这位少夫人,还真是厉害,徒手都能制住那人。

当伊水香从警察局录了口供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风衣,迎风站在车门边的男人。

他的身影是那样的消瘦,不过,那挺直的脊梁,却又仿佛能顶天立地。

有些身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与神俱来的气质,让人想要忽视都难,就如同此刻的欧阳希,就那么随意的往车门边一站,散发出来的光环,就能让人一眼看到他。

伊水香,见他如此招蜂引蝶的站在这里,眉头轻蹙,一路上一语不发的直接上车。

欧阳希睨了她还有着五个手掌印的脸颊,眼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寒光。

谁敢伤害他的人,就算那人是她的至亲都不行。

上车,注视着那两边脸颊的红痕,“还痛吗?”

“什么?”伊水香没有反应过来,还想着今晚上的事情,先是被打了两巴掌,然后又被人追杀,真是惊险刺激的一晚。

对上他的眼神,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好。”

“我问的是你的心!”欧阳希还是注视着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脸上的一丝一毫表情都不放过。

看见她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又低垂眼睑,想要敛去什么,最后抬头,眼睛里面已经是一片清明。

“也还好!”她的声音很轻,很柔。

对上他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其实,她的心很暖,仿佛被寒冰冻过之后,遇到的一股暖流,让人的心软得一塌糊涂,想要落泪。

只能把眼睛睁得很大,很大,这样眼泪就不会流下来了。

欧阳希看着她倔强的梗着脖子望着自己,心里那是一阵心疼。

知道她这是在硬装着坚强,伸出手,把她的手放在手心,揉了揉,“伊水香,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这样倔很不可爱的。”

“有!”

“谁?”

“欧阳希!”

两人同时说出一个名字,气氛瞬间变了,四目相对,相视一笑,刚刚那一种缠绵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平静了起来。

抽出自己的手来,伊水香撩了撩头发,眨眨眼睛,喉咙滚动几下,收起刚刚的心情,笑了笑,“你觉得我都二十岁了,还来谈什么可爱不可爱,还当我是当年那个小萝莉啊?”

欧阳希看着空荡荡的手,再次伸手过去,“那你这个小萝莉,愿意跟着怪蜀黍走吗?”却被打了一下。

“麻麻说,怪蜀黍都不是好人,遇见怪蜀黍,要报警的。”伊水香也有了心情开玩笑。

“谁说怪蜀黍就不是好人了,怪蜀黍也有好人的,你不跟怪蜀黍走,怎么知道怪蜀黍不是好人?”

“噗……”伊水香见他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来,噗嗤一下笑了。

“别搞了,欧阳希,你的人为什么今天不帮我,知不知道我差点死掉,要真是死掉了,你是不是会开心?”伸手点了点他的手臂,硬邦邦的,看来这家伙的身材很有料,就是不知道脱掉会是怎么样的。

打住,她在想什么呢,怎么想到这种事情去了。

回来,她现在是在质问他。

欧阳希也把玩儿着她的头发,侧着身子,眼里有着冷意,“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三黑四黑了,现在他们两人估计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动弹一下。”

有些好奇,“你处罚了他们,是怎么处罚的?”

“这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反正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并没有打算多说什么。

“不说算了,我睡会儿,今天很累。”伊水香闭着眼睛,开始睡觉,今天确实很累。

现在的神经才算是完全放松过来,很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欧阳希还是那慵懒侧坐的姿势,深深的注视着她,眼神有着幽暗不明的光,有些深意,又有些压制住的狂放。

“少爷,有什么吩咐?”大黑小心谨慎的站在哪里,诚惶诚恐的看着他们这位老大。

现在三黑和四黑,就是他们的教训,躺在床上半个月那还算好的,已经被从新送回齐叔哪里回炉重造去了。

这次的失误,差点让少夫人失去性命,也应该回炉重造才是。

真不知道那两货脑袋是怎么想的,居然说当时看少夫人能应付,而且还打得十分精彩,一时看神了,所以才没有出手。

而且少爷说是要他们保护少夫人的安全,见少夫人自己能应付,他们就只管看戏了。

这样的人回炉重造已经算是轻的处罚了,应该直接发配沙漠去寻宝。

欧阳希当然不知道自己这个第一属下的想法,正一脸寒意的坐在哪里。

“今天水香的脸上两道红印,你也看到了,去给伊家一个教训,打在我的人身上两个巴掌,我要还他十倍那么多,懂了吗?”

铿锵的声音犹如寒冰,冷得刺骨。

“是,少爷!可是……”大黑有些纠结了。

“可是什么?”

耐心的问道。

“可是,少爷,你说的十倍换他,是要打伊董吗二十个巴掌吗?”

少爷是这个意思吧!

可是少爷毕竟是晚辈,这样打长辈好吗?

虽然少爷一向桀骜不驯,但是从来也没有不尊重长辈的,而且那毕竟是少夫人的亲生父亲,也算是少爷的岳父。

“蠢货!”欧阳希用桌子上的书,狠狠地朝他扔了过去。

大黑被吓得往一退。

干嘛骂他,难道少爷不是这个意思?

“我有叫你去打伊国华吗,那是我岳父,我能动手打他吗?”

“那少爷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用商业手段,让伊氏倒闭?”大黑突然眼睛一亮。

欧阳希脸色一黑,“蠢货,蠢货,你就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吧,滚出去,自己想想。”

再用一本书砸了过去。

大黑马上闪身出去,一脸的疑惑啊,这少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是打伊国华,也不是商业手段,那是什么?

为什么少爷的心思这么难猜。

“二黑,你说少爷,这是什么意思?”

二黑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他一眼,“你脑袋真是用来摆设的。”

“你脑袋才是用来摆设的。”然后眼睛一亮,“有什么办法,你倒是快说啊,少爷叫我们要为少夫人报仇,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少爷说了,不能打伊国华,那是他岳父,是长辈,可不代表我们不能动其他人啊。”

“谁?”

“你自己想吧,我先去筹谋筹谋,怎么才能让这件事情闹得更大,我们少夫人在拍卖会上失去了面子,那么也要让伊家失去这个面子,而且还要更丢人才是。”

说完二黑就转身走了,留下一脸呆萌大黑。

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什么叫不打伊国华,还能动其他人。

这其他是谁,还有谁?

那天他是和欧阳泽在一起的,欧阳泽是肯定不能动,那是少爷的亲哥哥。

不会是要动伊夫人吧,那是少爷岳母,好像也不能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