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新妻可人

第59章 我说能就能

豪门新妻可人 垚星辰 3397 2016-01-21 20:30:12

  她也非常好奇,他们年岁差不多,她是大二,马上大三的学生,只是现在暑假,所以还没有到学校去报道。

他呢?

好像一直都很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忙欧阳家的企业,好像也不是,欧阳集团是欧阳泽全权在管理,他根本就没有参与。

“我是学生啊,和你一样,大三的学生,学的是金融管理!”欧阳希嗤嗤笑着说道,他确实是学生,开学的时候还要去学校报道的。

“那你在哪里上学?”

怎么都不相信他只是学生而已,不过他不说,那也就算了,别人的事情,也不好打探太多。

“呵呵,以后你就知道了,我们进去吧,听说这里有一颗许愿树,很灵验的,有没有兴趣去看看。”欧阳希卖着关子。

伊水香也不强求,“有何不可,你说现在我们去许愿,人家睡着了没有,能听得到我们的愿望吗?”

“你想要许什么愿望?”

“愿望不是说出来就不灵验了吗?”

两人漫步在孤单的灯光下,影子拉得很长,边走边说的来到了许愿树下,哪里挂满了人们的愿望,很多的牌子,密密麻麻。

欧阳希递给她一条红绳,然后还有一个精致的牌子,“把愿望写在牌子上,然后挂在许愿树上。”

伊水香接过,开始写自己的愿望。

欧阳希只看着她写了几个字,虽然有些好奇她写了些什么,可也没有上前去看。

开始写自己的愿望,想了许久,才下笔,当然也是简单的几个字,至于写的什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两人写好,各自挂在上面,谁也没有开口问对方写的什么。

“后面你要带我去哪里?”

伊水香向他走来,眼里有些疑问,虽然到处都有路灯,可看着山上还是黑漆漆的。

“上面去坐会儿吧!”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哪里很显眼,四处空旷,视野很好。

两人再散步走到凉亭,“请坐!”

伊水香看着下面的风景,好像这里能看到全龙海市的夜景,灯火璀璨,比天上的星辰都还要亮,都还要夺目。

“你今晚上是如何脱身的,那个人给你吸的可是迷药,难道是你没有吸?”

欧阳希虽然一晚上就一直跟着她,看着她晕倒,却不知道她到底是真晕倒还是假晕倒?

“我吸了,吸了之后感觉全身酸软,很快就意识涣散,那是真的。”

“那你之后怎么突然醒来了?”

“因为,在我快要失去意识之前,我服用了另外一种药物,清心丸,说了你也不懂,然后我就假装晕倒的,我要看看那对母女最后会把我怎么样?”

“你居然还有这些东西,你是穿越来的吗?”

欧阳希十分的好奇,这些东西只有在电视上听到过的,现实生活中,生病了那都是吃药打针。

现在不是穿越剧很流行吗?

她的样子还真有那种穿越的感觉。

伊水香被他异想天开的想法,逗笑了,“你觉得我是吗,那你说我是那个朝代传来的?我像那个朝代的女人?”

“我看你像慈禧太后!”

“你才慈禧太后,我才二十岁,年轻得很,哪里就像太后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突然想到什么,眼神有些不善起来,“刚刚在宴会上,你还没有和我说清楚,你调查跟踪我的事情,难道你就想这样算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有人跟踪我,调查我,而你却两样都做了。”

这样的话,如同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是谁都不高兴的。

“欧阳希,你是不是应该给我道歉!”如冰的眼眸如剑一般的看着他。

要是这人不是眼前这个她熟悉又陌生的欧阳希,她一定会让他得到应有的教训。

“我向你道歉,可是我还是会继续跟着你的,不为打探你什么事情,而是保护你的安全,我的人,我必须保护她的安全,这是身为我法律上妻子应该有的待遇。”

伊水香听了他的话,怒,眉头轻蹙,“那我可以不当你法律上的妻子。”

欧阳希眼神微眯,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的意思是要和我离婚!”

“有何不可,婚姻本来就是相爱之人的事情,我们不相爱,好像要这个结婚证也没有什么意思。”

她说得很洒脱,好像说到离婚,就像是说天气一样平凡而简单的事情。

欧阳希看她这么潇洒的样子,眼神有些冷,“我不会离婚的,在我欧阳希的字典里,没有离婚这一说,所以你想我的船,想要下去,那已经不可能,无论你怎么挣扎!”

“你……”没有想到他这么霸道果决的拒绝了她,一双眼睛燃着熊熊烈火,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他,肯定扑上去打一场了。

用药物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她也只对付下三滥的人,所以,就算她现在怒极,也不会失去理智的用一些非常手段。

“你接受现实吧,欧阳太太,在你签字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我会用我的办法来解决这个婚姻,这个事情也不急,等我们谁遇到真爱着急的那天再谈不迟。”伊水香现在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恋爱,所以这个婚姻对于她来说也没有影响。

当然,他派来跟踪的人,只要不影响她的事情,她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我有一个条件。”她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当然会谈一些自己想要的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不说离婚,什么都好说。

“你的人跟着我可以,但是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听从我的指挥!”

现在她在龙海市势单力薄,有人把势力送到面前来,她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

欧阳希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真是一点亏都不吃,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好,我答应你,他们都可以为你所用。”

“那就一言为定。”

“你在龙海市为什么这么神秘?”伊水香还是压不住心里的好奇心,问了之后,想着他好像不愿意说,“你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不说,我现在要在龙海市走动,怕以后会经常有焦急,想知道你到底在龙海市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欧阳家二少爷?还是欧阳集团的什么职位?”

他确实是这个身份,可今晚上宴会里面却没有认识他。

就连欧阳泽都没有上前去和他打招呼,这一幕不得不让人深思。

“你这十五年又到底在做什么,神秘得让谁都找不到?”

“你找过我?”伊水香很是吃惊,本来她就是被家族放弃的人,至从接受了这个现实之后,就从来没有想过谁会找她。

现在突然听到,还有那么一个人,居然找过她。

瞪着一双大眼睛,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说谎的痕迹。

可是看了许就,以她对他的了解,现在他的话,没有在说谎,那也就是说是真的了,真的找过她。

“我找了你十五年,可是这十五年,你好像凭空消失一样,你到底在做了什么,为什么回来之后变一个样,会医术,会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

“十五年,你居然还找了我十五年,欧阳希,谢谢你!”突然,她很感动,也许再冰冷的女人,都是感性的吧。

在全世界都遗弃了她之后,有那么一个人惦记了她十五年,也满足了。

“我想听的不是谢谢,我在问你十五年的时间,你去了那里,做了什么?”一直以来都逃避的问题,他终于问了出来。

伊水香此刻的眼神很飘渺,“我去了那里……”

“那里是世外桃源,和龙海市相比,这十五年,我简直就像是做了一个梦,回到这里,我的梦就醒了,只是大家都回不到当初的模样而已。”

又用那种很空洞的眼神看着欧阳希,“你也长大了,如今站在我的面前已经不是跟着我屁股后面的跟屁虫,而泽哥哥已经有了心爱之人,我的妹妹,却还是一样的不喜欢我。”

“也许,没有改变的就是我和彩雯的姐妹之情,十五年这样,十五年后,还是这样。”

“伊水香,你怎么了?”看出她好像有些不对劲,眼神空洞得好像不在此处,有种游神的样子。

样子看起来也有些渗人,这十五年间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她如此模样。

“我怎么了……好像有些困了,让我睡会儿,睡会儿,也许一切都回到原来的样子了……欧阳希……你就是我唯一的朋友了……”

“欧阳希……你就是我唯一的朋友了……”

伊水香低喃完这句话之后,人就靠在凉亭的柱子上,闭上眼睛好像睡着了。

“伊水香,伊水香……”欧阳希叫了两声,她好像都没有反应,也没有再叫,而且看着她如玉的脸颊,和小时候的模样重叠。

五官长开了,也更加精致立体了,只是总感觉她的神情上布满了一层朦胧的感觉,怎么看都看不透。

就这样注视着她,眼神幽暗不明,有一些东西在眼眸中跳动。

“伊水香,伊水香,你带我去哪里?”小小的欧阳希被人拖着往前面走,走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有些担心的问道。

前面梳着两个小鞭子的女孩子,此刻正一脸兴致勃勃的往前面走,因为走了很远路的原因,她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很是好看,“我们去情侣山看看,听说只要是情侣都喜欢去那个地方,哪里还有一个许愿树,很灵验的。”小小的伊水香听到别人的话,就带着人先往哪里去看看。

“情侣山?”男孩子听到这三个字,愣了一下,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随后一脸爆红,如同烤熟的虾子一般,声音如蚊子一般,“我们又不是情侣,去什么情侣山,而且那都是大人才会去的地方,我们又不是大人。”

“我知道啊!”女孩儿很自然的回答,“我就是想以后长大了,和泽哥哥一起来,泽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们以后肯定会成为情侣的,我就先来谈谈路!”

男孩儿的脸色瞬间不好起来,想也没有想的甩开女孩儿的手,“你既然要和我大哥一起来,为什么拉着我,你去找我大哥啊,我不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