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新妻可人

第47章 一个古怪的人

豪门新妻可人 垚星辰 3360 2016-01-21 20:30:09

  “小伊,你的思想觉悟很好,上次你给我念的一段佛经,让我明白了很多,老头子谢谢你,也对刚刚肤浅的做法对你表示歉意。”

“吴老,我接受你的歉意。”她知道吴老为什么道歉,因为刚刚吴老说要给她千万的字画,那完全是在试探她,至于为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所以,这个道歉,她接受起来心安理得。

“对了,小伊,你说的要给什么东西给我看,现在是不是可以拿出来了?”

伊水香才恍然想起,差点把重要的事情搞忘了,一边从包里面拿出包装好的紫碗,一边说道,“就是这个,我上次在古玩儿市场淘来的,吴老,你看看是不是真的,给我长长见识。”

和吴老聊天久了,也会一两句古玩儿行当里面的行话了。

“这是什么?”吴老也在一边看她慢慢的打开,里面露出了紫色的光泽来,很快露出全部。

顿时,他眼睛一亮,这不是他上次去古玩儿市场没有买到的那个紫碗吗,那掌柜说是被一个小姑娘买走的。

这小姑娘是小伊!

“紫碗,这是紫碗!”有些惊喜的拿在手里,左右端详了起来,这可是他看了好久的东西,本来带着唐老准备再看看,结果被人截胡了,他的那个心啊。

“吴老认识这个?”伊水香见他那喜形于色的样子,她心里有点燃起了希望,也许能解开一直困惑她许久的事情。

“小伊,你这是不是在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哪里买的,叫‘祥凤轩’?”

“好像是叫什么轩吧,不过那老板确实是带着眼镜,怎么,吴老认识?”伊水香回忆着,当时市场门店太多,她根本就没有去看那些名字,第一次只是瞎转悠。

“那就对了,小伊,我出十万,你把这紫碗卖给我。”她买的价格肯定不高,当时看那掌柜的表情就知道了。

“十万?”

她没有想过要卖这个紫碗。

因为现在她还没有弄明白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伊,怎么样?”

“吴老,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打算卖,我就想知道它的来历!”

“那一百万呢,我出一百万,小伊,你也不卖?”

伊水香还是摇头,“不是钱的问题,吴老!”

吴老爷子见她真的不想卖,也只能作罢,“罢了,罢了,我就告诉你这紫碗的来历。”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这东西本来就应该是他买的,可是……

哎,这个也是要讲求缘分的,看来他也许是和这个东西无缘了。

“其实,这个紫碗有可能是北宋著名瓷窑钧窑的物品,要真是那个时代的物品,它就是价值连城,要是真品的话,我一百万确实有点少。”

“吴老,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在还没有搞清楚它来历之前,我是不会卖的。”

她知道这个说是有点势利,刚刚人家一百万都不卖,现在人家说出来历,就想卖掉。

但她确实是这样想的,她需要钱,需要势力,而势力是需要金钱堆积的,一百万在她的心里,不是紫碗的价格。

她觉得着紫碗的价格绝对远远超于一百万。

“哈哈哈……是那个意思也无妨,刚刚是我不好意思才是,想要欺你年幼不懂,便想捡漏,老头子再次给你道歉……其实这钧窑是北宋著名的瓷窑之一,它的特点就是颜色绚丽,你看看这紫碗,其实就是一些紫斑,上面还有一些不规则流动状细线,称‘蚯蚓走泥鳅’。”

“现在市场上保存这样好的宋朝瓷器已经不见多了,要是有一件真品,可以说得上是价值连城。”

“那也就是说这个有可能是真的宋瓷?”伊水香端详这紫色斑斑的紫碗,果真有一股古朴的味道,虽然很淡很淡,她还是能感觉到。

不同于那天手镯上感觉到的厚重感,这是一种古朴的味道。

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自己能感觉到,反正心里就是这样的想法。

“这样,小伊,你要是想卖个好价钱的话,老头子有门路,可以去参加拍卖会,最近在龙海市就有个小型的拍卖会,到时候我带你去。”

“好,谢谢吴老,要是吴老想要的这个紫碗的话,我也可以用朋友价格买给您。”

“哈哈……”朋友价格比市场价格低,这是古玩儿行业的规矩,她说朋友价,那就是最优惠的了。

吴老再次笑了起来,“小伊,我看你这个还是拿去拍卖行,让其他人也长长见识,我想要的话,也可以在哪里拍来。”

他欣赏眼前这个一脸傲气又淡然的小姑娘,觉得她肯定非池中之物,迟早会走上巅峰的。

伊家看中二小姐,而放弃这么一位有见识又有胆识的大小姐,绝对是不明智的。

“不过,去拍卖行,需要很多的手续,这个紫碗还是拿到专门的部门去做一下鉴定才行,要是小伊放心我的话,我帮你去把这些手续办妥。”

伊水香没有忧虑,“那就谢谢吴老了!”

她正愁没有这方面的门路。

当然会相信吴老,他可是龙海市数一数二的人物,虽然退休了,那影响力也绝对不会小觑的,相信他不会骗她一个年轻人。

而且,她在他的眼中没有看到贪念。

他是一个正直的人!

而且还是一个光明磊落,敢作敢当的人,就凭着刚刚他两次对她一个年轻人道歉就能看得出吴老的修养!

吴老对于她这么相信自己,心里有些动容,这个紫碗可以说价值几千万,她就这么相信自己!

就算是他相处几十年的人,也不一定能有这样的魄力。

眼里有些激动,再次保证,“小伊,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办好这件事,就凭你这份相信!”

“谢谢吴老,时间不早,我看我还是先回去了!”

伊水香走出书房,吴老因为年纪大了,所以就叫来吴凌华送她回去。

车上,吴凌华继续发挥了他话唠的功效,“水香,你和我爷爷在书房谈什么,谈这么久,我听爷爷笑了好多次,看来他很开心。”

他已经记不清楚有多久没有听到爷爷这样的笑声了。

记忆中爷爷都是那样儒雅的笑不露齿,和大哥的样子有点像,都笑得很文雅。

很少像今天这样开怀大笑的,而且还是笑了好多次,更是没有发生过。

“就是谈论我上次在古玩儿市场淘来的那个东西。”

“我爷爷怎么说,是不是说那东西是假货?”心中非常笃定自己的想法,洋洋得意的说道。

伊水香瞄了一眼她得瑟的小样儿,实在是不想去打击他啊。

见她不说话,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了,“水香啊,我上次都说了,叫你不要买,你偏不信,这下好了吧,就这么被骗了,不过没事,就当交学费吧,看我爷爷交了多少学费,他那书房里面有可能全是赝品,全是交学费得来的。”

“你也不用伤心,还好钱不是很多,才两万钱,要不我请你吃饭吧,算是感谢你给我爷爷施针。”

旁边好像一直没有声音,他觉得奇怪,扭头一看,才看人家闭着眼睛在睡觉。

哇靠,说了半天,原来是对牛弹琴!

毫无成就感!

“水香……水香……”没有人说话,好无聊啊,他需要聊天……

突然前面一个什么东西晃过,“吱……”猛地急刹车,他好像撞上什么东西了。

伊水香被撞得一踉跄,还好有安全带,猛地睁开眼睛,见他两眼呆滞,一脸苍白,一副惊恐的状态,“怎么回事?”

再看看前面,空无一物,有种不好的感觉。

“好像……好像……”吴凌华整个人都在颤抖,一把抓住伊水香的手,颤抖的说道。

他就算是飙车都没有撞到过人,可是现在,他真的觉得害怕。

“先别急,我先下去看看!”伊水香严肃的说道,拍了拍他的肩膀。

吴凌华一把拉住她,“别去,别去……”

“我去看看,万一没事呢。”轻柔的说道,见他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

最后,她还是掰开他的手,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

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分忧虑。

该承担的责任,就不能逃避!

伊水香下车,往车前面走去,前面果然躺着一个人,爬在地上,没有任何动作。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点的血色,很瘦很瘦,不过身上没有血,地上也没有血。

现在的情况,不能去挪动她。

正准备上前去把把脉,突然手又被拉住了,一看吴凌华也下车来,那是一脸惊恐的状态。

“水香,你不要过去,我们打电话120吧,等检查了再说。”他虽然害怕,可还是男人,觉得这个时候不能太怂了。

“我自己就是医生,还打什么120.”伊水香相信自己的能力。

旁边的人开始围了起来,一个围观者,“小姑娘,还是不要乱动,等医生来再说,我们已经帮你打急救了。”

“等急救来,她可能就没命了,吴凌华放开我,难道你不相信我吗?”伊水香见那躺在地上的年轻女子,脸色开始慢慢的变成死灰,必须马上采取急救措施。

甩开吴凌华的手,蹲下身子,开始给年轻女子把脉。

过了一会儿,她才收回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要是熟悉她的人就知道,她这是精神紧绷之后放松的瞬间。

看来,这位女子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开始按压女子的人中穴,右手按压她的心前区。

一般其实要双手按压合掌按压心前区的,可在这紧急时刻,她只能左手中指点女子人中穴十下,右手用尽全身力气,一下两下,也按十下。

很快,感觉女子的脸色恢复了一些,眼睛也微微动了动。

然后从手镯里面取出银针,开始给年轻女子急求,那长长的针,看上去怪吓人,可是没入女子的身体里,她一点感觉好像都没有。

旁边的吴凌华急得团团转,心里无比的愧疚,怎么就出了这么大岔子呢,他开车技术很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