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新妻可人

第43章 不算什么

豪门新妻可人 垚星辰 3373 2016-01-21 20:30:08

  “不要,我要再在上面玩会儿,好不容易爬上来,我还没有玩儿够呢,小鸟在冲我叫……哈哈……好好看!”

果断的拒绝了他,她觉得现在挺好的,看着下面的人,咯咯的笑了起来,指着他,“哈哈……欧阳希,你好小个儿啊,就像是一只蚂蚁,我踩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会最后一句话的,就顺口说了出来。

说完还用做了一个踩的姿势,可她忘记了自己是在树上。

“啊……”一个踩空,重心不稳,人就这样直直的往下掉,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吸引过去一样。

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有地球引力一说,还以为是带着法术的仙神在召唤她。

只是在她昏迷前一刻,好像也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那么急切。

“水香,水香……”

“你要是再不醒,我就把你收集所有的画片扔进垃圾筒!”

她的画片,好重要的,小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收集看过电视剧的画片,那时候最流行的也是这个,她可是收集了好久,才收集齐一整套的画片。

“伊水香,水香……”

“你要是再不醒,我就把你扒光了扔进海里喂鲨鱼!我说到做到哦,所以给我最好快点醒来!”

一会儿稚嫩无比的声音,一会儿低沉醇厚的声音,好像是频道切换一样一直在脑海里面转换着。

好累,好吵,好讨厌!

好想把这个人拉出去暴打一顿,太无耻了,居然敢打扰她睡觉。

不对!

这是谁的声音,为什么一会儿稚嫩,一会低沉,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仔细听听,虽然声音不同,可都是同样的霸道专横,一点也不温柔可人。

为什么这声音那么熟悉,仿佛就是从记忆深处传来,是谁?

突然一个人的名字窜进脑海。

欧阳希!

对,就是那家伙,只有那个家伙才会这么吵!

可是他在说什么,为什么在自己耳边一直念叨?

居然敢扒光自己扔去喂鲨鱼,他太不是人了,这样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怒气蹭蹭的往上涨,这家伙就是欠打!

一定要好好的打一架才是,拳头才是最有利的武器,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不行,她快要被气炸了。

突然,一下子就睁开了双眼,有些短暂的茫然。

什么情况,为什么感觉脖子很痛,记忆回笼,想起来了,是被某人给掐的。

当时,她真的以为,就会这样被他掐死。

那一刻,她也做了必死的心,好像活着也没有什么留恋的。

刚刚失恋解除了困着自己二十年的婚约,现在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终于舍得醒来了,还以为你要和周公下棋下到天荒地老!”旁边突然响起了嘲讽的声音。

伊水香想要扭头去看,可是脖子上传来的疼痛让她不能随意扭,只能这样直挺挺的躺着,不过,她还是知道那是谁。

那不就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还威胁自己的人。

“就算我和周公下棋到天荒地老,不也是你赐予的吗?”声音有些沙哑,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惨过了。

没有想到自己一身功夫,居然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其实这点伤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也需要养过一两天才行。

欧阳希怒,有些被堵得说不出话来,看到她晕倒在自己的怀里,天知道,他当时的心情!

现在她好不容易醒来了,一睁开眼,就刺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一点儿也没有变。

深呼吸,压制被她挑起的怒火,看在她这么虚弱的份上,不和她一般计较。

“伊水香,你非要这样和我说话吗?”态度有些软化,声音不再是刚刚那样的别扭和蛮横,现在听上去很温柔,很浑厚,很好听。

就如同千年寒冰融化那一瞬间的感觉,传达到心里,仿佛激起了她心底的某个角落。

张了一下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两人从重逢以来,相处得一直很好,那是因为他们逃避了一切的矛盾,都不想去碰触,现在矛盾出现了,所以才会这样。

但是矛盾一直都在,他们始终是要面对的。

“我也不想这样和你说话,可这一切都是你先挑起的。”

说完之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是啊,一切都是他挑起的,想到,她做的事情,无视自己的警告,还有见到一个男人深夜送她回来,他好像就管不住自己的怒火。

什么时候,他这样容易动怒了?

房间里面很静,静得仿佛只剩下彼此的心跳。

“我昏迷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想到还有重要的事情,看着外面明亮得太阳,已经是白天了。

“一天两夜,你是前天晚上昏迷的,所以你在床上躺了三十六个小时!”

如是的回答,有一点愧疚,其实,这一切,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人,她是无辜的。

为何会那么冲动的伤了她。

凭借她的身手,完全可以避开他的手,为什么她不避开,而是选择了承受。

她是隐瞒了什么?还是选择了……最懦弱的方式?

想到,她当时的眼神,那根本不带着一点的生气,难道这个世上真的就什么不值得她留恋?

“什么!三十六个小时!”伊水香惊呼,也不管自己沙哑得厉害的声音,“不行,我要起床,我还有事,手机呢,我的手机呢?”

开始找自己的手机。

她约了吴凌华说第二天要去给吴老爷子施针的,现在居然昏迷了三十六个小时,那不是言而无信吗?

师傅说过,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诚信,她不会来到龙海市的第一个病人,就对别人爽约吧。

欧阳希见她着急,就把手机递了过去,但是没有准许她下床,一把把她按在了床上。

“好好给我躺着,身体什么时候恢复,什么时候下床!”

伊水香理也没有理会他的话,打开手机,嘴里一边问道,“这两天,你听到我电话响没有?”

“听到!”非常淡定的说道,而且一个字也不多说,明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那你接没有?”说道这里翻看到通话记录,有吴凌华打来的电话。

“接了!”

伊水香抬头,“你怎么和他说的,说了什么?”

“你很紧张?”双眸闪烁这危险光芒的看着她,那眼神恨不得再掐她一次。

想到昨天接到一个男人打来的电话,上面还存了名字,就是上次在古玩儿市场碰见的那个话唠。

电话一通就开始问她,“水香,你什么时候来我家,我爷爷和爸妈,还有大哥都在等你?”

当时,他恨不得把电话摔了。

“喂,水香,你在听吗?”

“她不会去你家的!”恶狠狠的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现在她居然醒来就问有人打电话没有,是想要爬墙吗?

伊水香看他阴晴不定的样子,不打算问了他。

“算了,我不问你,我自己打电话问吴凌华!”

“哼!”某人傲娇的冷哼,居然还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吴家那小子。

真不知道两人怎么就搅和在一起的,不就是她给吴老爷子做了一次急救吗?

伊水香无视他,拿着电话很快回拨了过去。

那边很快接通,响起了急切的声音,“喂,水香,是你吗?”吴凌华有些小心翼翼的。

昨天打电话是一个男人接的,把他吓了一大跳,那声音听着就感觉寒冷刺骨,真不知道是谁有那么可怕的声音。

“当然是我,吴凌华,对不起啊,我昨天有点事情,把给吴老爷子施针的事情给耽误了,很抱歉!”伊水香很真诚的道歉,她真是觉得不好意思。

给人家施针这么大的事情,居然爽约了,虽然这个爽约是别人造成的,可结果还是一样。

所以,这个道歉是必须的。

“啊,水香,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是……”

“不是我,以为是你?”

“昨天我打你电话是一个男人接的,是你男朋友?”本来开始还想着是她爸爸什么,但是那声音完全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根本就不像中年人有的。

男朋友?伊水香看了一眼站在旁边休闲玩儿着手机的某人,他可不是!

“不是我男朋友,先不说我了,我昨天没有去,你看我们再约一个时间吧。”

不想过多的让人知道欧阳希的存在,她也说不上为什么。

“那今天下午吧,你事情办完了没有,要是需要帮忙,尽管说,我给你做免费的劳动力!”吴凌华很义气的说道。

在他看来,昨天那个欧阳泽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她的。

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让她去道歉。

“可是,那就今天下午吧,我事情办完了。”

“帮我给你爷爷表达歉意,说下午就去,拜拜。”

两人还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挂断了电话。

欧阳希低着脑海,注视着手机,一边想着,原来,她是去吴家给吴老爷子施针的,居然还会施针?

心情一下子就美丽了许多。

房间里面再次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伊水香靠坐在床上,慵懒的闭上眼睛假寐,片刻再睁开,好像是在适应这强烈的光线。

刚刚因为心里有事情,所以一点儿也没有在意自己所处的环境。

现在一看,原来自己已经回房,看来是他把自己弄回来的。

“欧阳希,我和你大哥的事情,本来你是再清楚不过的,今天的事情发生这么多事情,也不是我惹起的,不过,你要是应要怪在我身上,随便你!”

一点儿也不在意,极其嚣张的样子。

欧阳希看着她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眼睛眯了眯,这个女人真是欠教训。

这幅了无生趣的样子,想要摆给谁看!

从牙缝中蹦出了声音,“伊水香,你也不过如此,不就是我大哥不爱你,你就活不下去了?”

伊水香一惊,诧异的对上他的眼眸,那是一双能看透一切的眸子,如星如辰。

“为什么这样说?”

“我为什么这样说,你自己最清楚,何必让我拆穿,我不给你讲什么大道理,你想死就自己去死,少了你这个地球照样的运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