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213章 带球跑!1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394 2016-07-09 20:12:45

  “谁让你那么重义气,重感情的?没事感情泛滥了是不是?因为这样一个破女人,还会内疚,还能影响到你的情绪!甚至自己着了道,自己都不知道,你天天在想什么呢?”佟夏睿依旧没有好气的看着杜深勘,脸上一脸阴郁。

可是这件事情说来,好像谁都不能怨,就是赶到那儿了啊!毕竟杜深勘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如果不是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冬蕊喜欢。

“好了,事情已经明朗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找到冬蕊,这件事情深勘也不是没有错,他要不是盲目的重义气,甚至影响到了冬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结果?现在也是好事,让他知道当初他的喜欢是多么的不值得!”杜伟山不由的哼了一声,就算是听到自己的孙子说了事情的经过,他也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却还是没有给他好脸色,毕竟孙子有错在先,怎么也不能就这样一句话不说就原谅了他。

况且佟志霆还在这里。

“是,现在要找到冬蕊,深勘你要给冬蕊道歉,毕竟她现在怀着孩子,虽然有很多地方是巧合,可是她毕竟也伤了心。”佟志霆也肯定的说道,想到孙女,佟志霆就不免的有些心疼,但是他也明白婚姻是一条漫长的路,只有相互搀扶的人才能一起走过,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就毁掉了婚姻。

杜深勘这个男人,他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别的不敢说,但是他不撒谎,做了他就认,这点佟志霆深深的了解。

佟志霆的话,一下子就将这件事情定了个音,所有的人都不再言语了。

“这也给你们都提个醒,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都知道该怎么做,你们有的成家了,有的没有女朋友的,无论以后谁遇到,都躲着点儿。”佟志霆威严的扫视了一下自己的下一辈,这五个男人都点点头。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夜,将家里的几个老人送走之后,剩下的几个男人,又一次来到了勘探酒吧。

“干杯。”杜深勘拿着酒杯和夏睿随性的碰了一下,一切尽在不言中,但是这样的才是兄弟,吵归吵,为了妹妹,甚至动手,但是完事以后,还是兄弟。

“你怎么才能找到冬蕊?”春睿抬了抬双眉,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亮。

“以后我的时间都会用来寻找她,不论她在哪里,现在的最新记录是她出现在瑞士的伯尔尼,也许她还会离开,或者会在那安定下来,我一定会找到她,不会让她在离开。”杜深勘的脸颊上呈现出笃定,他轻轻的抿起一口就,姿态十分的完美优雅,却带这如海深的深情。

几个人就这样喝着酒,但是只有杜深勘的心里是那样痛着,想念没有一分钟离开过他,那么深重的如影随形,时刻要让他窒息,原来爱情最深刻的领悟就在于此,年轻的时候,他曾经认为自己是那样深爱着林雪儿,以至于矫情的让自己天天放荡形骸,现在看来是林雪儿的死严重扩大了爱情,加剧了内疚。

可是现在看来,真正的爱情绝对是坚守,像现在一样,即便是心中痛的不能窒息,也会坚定的要寻找到她,告诉她,自己多么想她,多么爱她,这段时间,他绝对不会再夸张的放纵自己,那实在是亵渎爱情。

一周以后,所有的临溪市大街小巷的报纸,全部在传播着一个消息,那就是林氏企业的破产。

林正新一手创办的林氏帝国在不到一周间完成了破产程序,他个人也负载累累。

当然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林正新的独女被大肆爆出在国外时候的生活劣迹,甚至还登出了昨天她和某个健壮型男激情某知名酒店5个小时的照片,甚至两个人从上电梯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热吻,甚至手都极其不老实的镜头,被高清晰的拍下。

尺寸绝对不亚于岛国的影片。

所有的市民在这一瞬间全体愕然了!天啊,这就是所谓的豪门,这就是所谓的豪门高贵的大家闺秀,所谓的独生女儿!

舆论本来就传的如火如荼,再加上佟氏传媒集团这个全临溪市最大的传媒集团全力的推波助澜,事情更是发酵到了顶端!

铺天盖地的都是林氏集团和林雪儿的负面信息!

“杜深勘,你就要将林氏集团和我置于死地么?”林雪儿奇迹败坏的跑进了杜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身后是一群紧急追赶着的保安和秘书,林雪儿是带着一种气愤极了的心态来找杜深勘的,人在这个时候,都会焕发出一种潜力和勇气,这样的潜力和勇气甚至让保安和秘书都拦不住她。

“总裁,她……实在是拦不住了。”保安和秘书都面红而赤的说着,他们觉得有些失职,甚至十分的着急,狠狠的瞪着林雪儿一样。

他们直接就想说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可是当着总裁的面,他们没敢。

“我知道。”杜深勘回过头,他挥挥手,让保安和秘书退了出去。

杜深勘颀长的身躯在落地窗内透过的阳光照射下,闪烁出梦幻一样的色彩,他那般完美到高贵,帅气到人神共愤。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完美到高贵的男人,却散发着十分浓郁的阴冷信息,将整个办公室笼罩在一片极致的寒冷里,他像似一个来自地狱的王者,他就是撒旦,甚至能够让你冷酷的接触到死亡。

林雪儿也明显的感觉到了这股极致的寒气,她有些退缩的闪躲,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甚至觉得自己这次来到这里,是一种错误,可是一想到林氏的破产和自己现在莫名其妙的身败名裂和臭名昭著,她还是涌上了一股怒气!

“杜深勘,林氏集团的破产,还有我身上这些绯闻是不是都是你做的!你要怎样?”林雪儿怒气冲冲的质问杜深勘!

“林小姐,我杜深勘从来不做无缘无故的事,也爱憎分明,林正新和你当初设定的这步大棋,就应该考虑到这件事情所带来的后果,我不是慈善机构,这是你们应得的。”杜深勘走到茶桌边上,拿起了一杯绿茶,看似云淡风轻的高贵举动,却带着一股极致的冰冷,酷寒的让人感觉到可怕。

“深勘,你就看在我们当初深爱过,你就放了我,放了我爸爸吧!”林雪儿没有意料到杜深勘能够这么爽快的承认自己做的,不由的一愣,也知道这个睥睨天下的男人绝对不能硬碰硬解决,所以政策上开始怀柔。

林雪儿哭的十分伤心,甚至瘫坐在了地上,但是她迅速的又爬了起来,想要去拉杜深勘的大手,她的眼泪更是将脸上精致的妆容弄的梨花带水,她的哭声绝对带着真情,如果说几年前自己和杜深勘之间自己认为只是一般年少的游戏,但是这一次,她是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有着难以名状的魅力,睥睨天下,有着超强的能力,虽然作风上十分的铁腕,但是却富可敌国,长相更是俊美无俦,笑起来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的痞子气,带着一点坏坏的味道,实在是够完美。

谁能不喜欢,谁能不爱?

“林雪儿,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爱或者是同情心,除了我最爱的妻子和我即将出世的宝贝之外,其他的人在我面前示弱或者是哭泣,只会让我恶心。”杜深勘甚至连睥都没有睥一下眼前这个女人,狠狠的推开了她紧紧拉在自己身上的手,声音带着至寒,却依旧清风朗逸的高傲。

“林雪儿,你别在这里犯贱了,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如果你继续在这里呆着超过一分钟,我保证你和林正新今天晚上住的地方都没有,第二个就是你走的话,最少你们还有个落脚的地方。”杜深勘的声音依旧平缓,但是却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厌恶,他看着眼前的女人,不得不肯定年少时候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在审美眼光上的截然不同,那时候,相对于现在自己的确有够肤浅,现在的自己甚至都有一种作呕的冲动。

林雪儿当然不是个傻子,这个男人铁血手腕加上冷血,绝对能够做出来!

她才不要露宿街头,想到了这里,她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无比狼狈的冲出了门去!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的安静,杜深勘站在超大的落地窗前,颀长的身躯穿着一身十分的得体的范思哲西装,那么完美高贵,他的双手插进了衣兜,看起来率性感性,完美到浑然天成。

杜深勘的眸中深邃,浓重的思念成积,像似一望无际的深海,思念痛苦堆积,更是一抹最为深重的痛。

瑞士,伯尔尼。

伯尔尼是瑞士的首都,整个建筑带着哥特式的建筑特点,充满了了古典和典雅,浓浓的异域风情,尤其是其中的喷泉更是全世界闻名。

佟冬蕊坐在阿勒河畔,感受着伯尔尼这个城市带给自己的美好,她穿着一身过及脚裸的长裙,披巾甚至盖过自己的脸颊,绝色的表情纯净而美好。

她看着这个城市洋溢着午后的气息,人们都在惬意的交谈,一点都没有城市的浮华和快节奏的信息,这让她更有了徜徉的惬意。

她尽力的不去想,过去那么浓重的伤,也不愿意想自己深爱的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现在会怎么样,她强迫自己只想着肚子里正在茁壮成长的胎儿。

为母则强,为了孩子,所有的忧伤必须放下。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才站起了身体,沿着满是典型欧洲特色的建筑的大街,慢慢走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这是一个十分整洁的公寓,是冬蕊到了伯尔尼买的,她不想住在酒店,想找到家的感觉,从到了伯尔尼,她就十分喜欢这个地方,所以想长期的居住下来。

过几天,她还要去法国参加好朋友的婚礼,虽然现在自己每天依旧频乏的厉害,但是自己的大学同学结婚,自己也一定是要去的。

没有想到自己和爷爷善意的谎言,在这一刻竟然变成了真的,自己的好友真结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