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209章 喜欢到爆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228 2016-07-05 20:15:24

  这样的氛围无意识的影响到了林雪儿,她都甚至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半响杜深勘终于放下了电话。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杜深勘的嘴角也能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带着酷寒的温度。

“林雪儿,是吧?”杜深勘将自己的遒劲大手紧紧的依靠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他的身体背靠着桌子,嘴角的笑容带着一丝的邪魅,却让林雪儿更是感觉到一丝的酷寒,甚至身体都有些瑟瑟的发抖。

刚才杜深勘看到小妻子已经走开,她走的时候,那眼神中的绝望让杜深勘心头发出一阵的猛跳,但是他想自己这个结终于解开,回去以后和小妻子坦诚一下就没有问题了。

可是他绝对没有想过,自己会那么后悔自己的决定。

这声林雪儿带着那么重的冰冷,米有一丝温度,和之前杜深勘叫自己的时候,实在是判若两人。

“讨厌啦,你还叫人家全名。”林雪儿自恃刚才自己和杜深勘的举动很是亲热,并且佟冬蕊在的时候,杜深勘都没有什么表情,她认为从某个角度来说,杜深勘对自己绝对是有意思的,所以更是夸张的走上前,将自己的胳膊搭在了杜深勘的健硕肩膀。

“深勘,你不要那么叫人家啦!”林雪儿十分亲热的靠在杜深勘的肩膀,红红的双唇吐出了一丝浓浓的芳香合着昂贵香水的气息,朝着杜深勘的脖颈吐去,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抗拒不了这样的魅惑吧,杜深勘身上的味道是那样的阳刚,合着一股男性的体香,是林雪儿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这种,这更是让她深深的迷恋。

这个男人实在非她莫属,到现在林雪儿还在深深的笃定着,甚至将自己的身体更是靠近向杜深勘。

杜深勘冷呲了一声,却将身体狠狠的挪了一个弧度,这样的动作让林雪儿不由的要摔倒,她有些狼狈,不由的怔在了那里。

“林雪儿,你这次出现在我的身边,想从我的身边得到什么呢?你的父亲林正新那么老谋神算,当年在我的身边布下了这盘大棋,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帮助呢?你当初假死后,在欧洲过的那么快乐,放浪形骸那么久,你为什么要回来呢?”

杜深勘依旧是十分的放荡不羁,甚至颀长的双腿依旧随意的交叉着,他的身后就是总裁办公桌,他靠在那里,微微回头,就看到了自己心爱小妻子的照片,这些天小妻子实在是受委屈了,尤其是刚才的模样,微红的眼眶泛着晶莹,分明是带着受伤,却还要隐忍的说要自己和她走。

想到这杜深勘的心头就泛起了一股浓重的柔,他的手鼓弄这照片中小妻子的浅笑模样,两个人那般的幸福相依,多么的美好。

“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林雪儿的声音有着轻轻的颤抖,她让自己看起来还算是有些镇定,脸上的化妆品都没有遮盖住她脸上的惨白,她看着杜深勘,突然间,很后悔自己答应林正新做这出戏,这个男人实在是够精明,绝对不是自己能够驾驭或者是欺骗的了的。

“你听的不明白,那么我就不妨说的更直接些,齐正你还记得吧?你在国外和你混了最久的男朋友,虽然你的最久只有半年,有一次你喝醉了酒,就将所有的经过说给他听,包括当年是怎么雇佣我的仇人假装要来害我,结果你给我挡了一刀的事情,原来你真的挺会演戏的,也谢谢林正新看的起,至少证明他的眼光没有一点差错,我确实还是站起来了。”

杜深勘的声音依旧莞儿,却字字如刀,知道了这些事情,他反而变得更加不在乎了。

“深勘,不是的,你听我说,我们当初不是那样的……”林雪儿的脸更加的苍白,她更是手忙脚乱的想要解释,但是却发现没有一点能够解释的理由。

“你要跟我解释什么?是不是我替你说更好些?你要跟我解释,你的父亲的公司出现了困难,需要你这步大棋,然后你依依不舍的从国外回国,就是为了完成这步棋,对么?杜深勘步步紧逼,双眸中带着十足的冰冷,连脸颊都带着酷寒,他的眸光像似一把锐利的尖刀,仿佛要滑破林雪儿的心脏。

如果可以杜深勘倒是想看看对方的心脏是什么颜色,为什么可以薄情寡义到现在这个程度,甚至拿感情作为博弈的筹码,让他无端痛苦了那么多年。

多亏有小妻子的守候和等待。

清纯如她,给了自己这个世界上最为珍贵的柔软。

想到这杜深勘却是更加想迫不急待的结束现在这场毫无意义的谈判,严格意义上也不是谈判。

“林雪儿,你告诉你的父亲林正新,从今天以后,杜氏集团不会再对林氏任何的竞标项目心存仁慈,还有,我会看着你们林氏集团如何走向破产。这样的结果,这是你们应得的。”

杜深勘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往前走了几步,浑身散发着嗜血的冰冷,冷酷的气息,甚至都要将林雪儿淹没。

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让心爱的小妻子那么伤心,真的不值得。

杜深勘转身走出了总裁办公室,想要见到小妻子的心情,尤其是想要闻到她身上那股淡雅合着体香的香气的渴望就更是迫切,小妻子实在是太美好,她就是自己最好的安定。

想到小妻子绝色出尘而又含羞带怯的模样,杜深勘的心里是那么的幸福。

他走到了门口的助理办公室,看了看张郁,一个眼神,就有了示意。

张郁点点头,走进了总裁办公室,根本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他原本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

“林小姐,你赶紧走吧,我不拽女人。”张郁冷漠的说道。

这个时候,林雪儿正陷入在发呆中,她知道一切都完了,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杜氏集团,自己家只能是破产。

她的脸色苍白,正坐在沙发那头,带着诺诺的样子。

张郁拿起电话,打给了保全。

自己不会动手但是不表示别人不会。

保全很快就赶了上来,动手将林雪儿赶了下去。

“总裁,这是刚才夫人落在地上的,给您。”张郁回头拿了那张彩超单过来,送给了杜深勘。

张郁当然知道佟冬蕊是总裁的夫人。

他是少数知道的人之一,毕竟总裁只是登记,还没有公开。

当杜深勘看到彩超单的时候,整个人的脸上不由的瞬间就怔住了,他的脸上的表情接着就变得十分的五彩斑斓。

原来冬蕊最近这么嗜睡是有了,他和她的小宝贝已经在肚子里接近两个月了,在新婚期间这么激烈的情事都能够安然无恙,真的是一个十分健康的好宝宝。

杜深勘俊帅的表情开始变得舒缓,最后是爽朗的大笑,这样的跨国集团总裁,秘书室里的人都没有见过,实在是帅气到爆,大家不由的惊呆了。

杜深勘的眸光闪烁着浓浓的柔软,他的雅致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彩超单上的小小影像,现在彩超单上的小人儿,还没有形成轮廓,甚至只是几厘米乘以几厘米的小点儿,但是却足以撼动杜深勘强有力的心脏。

原来做别人爸爸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原本杜深勘是那么讨厌婴儿,只要一想到婴儿浑身都会发痒,甚至是发抖,冷颤,尤其是上一次被逼带管家孙子的经历,更是让他痛不欲生。

婴儿在他的世界绝对是最可怕的生物,没有之一。

可是当他看到这个彩超单子里的小小影像的时候,却还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喜欢到爆,他要当爸爸了!

他的心里,更是柔软到爆,一股狂喜更是叫嚣的彻底,他要去看自己的小妻子,这些天,他也知道自己实在是有多过分,因为愧疚,对小妻子实在是有些疏忽,更知道林雪儿在小妻子心中的结。

可是现在都好了。

想到这,杜深勘拿着彩超单,回到了办公室,然后放在了办公室办公桌的最上层抽屉里,临走前,亲亲小妻子放在自己桌子前的照片,带着温暖的笑意,大踏步的离开了。

此时的佟冬蕊正在佟家别墅里,她本来在星朗小区生活的日子也不多,所以东西基本上全都在佟家别墅这边。

眼泪就没有停过,但是她却没有只字片语。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一点点的落下,那么晶莹,像似一颗颗的珍珠,让人看着那么的心疼,绝望已经早早就塞住了她的心脏,让她呼吸都能够感觉到窒息的痛。

她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然后坐在沙发上,轻轻叹了一口气,走下了楼梯,因为怀孕的关系,她并没有带很多东西,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大宝贝,虽然爱情会离开,可是她不埋怨,孩子是最好的礼物。

佟志霆正在楼下,带着老花镜研究着棋盘,最近和杜伟山下棋,自己就没有赢过。

这让佟志霆十分的气愤,所谓老小孩,更是看重输赢了。

这么多年大风大浪的都走过来了,他都不在乎,却在这小小的棋盘中争个你死我活。

“爷爷。”佟冬蕊坐在佟志霆的面前,看着爷爷,爷爷年纪大了,她真的好害怕他会难过,可是现在这个城市,她真的是在没有能力继续待下去,这里有她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这些轨迹中全部渗透着几个字,那就是杜深勘我爱你。

我从小就爱你,为你,守着初恋初吻,守着这么多年的感情。

但是却惨遭这样的背叛,或者自己只是那么多年,林雪儿没有出现时候的替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