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177章 豪放是因为喝了点酒1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291 2016-06-03 20:15:50

  她轻轻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那般的酸疼,昨夜杜深勘的不知倦怠又一次浮现在她的严重,这个男人有的时候,冲动着绝对是像个野兽。

她挣扎着走到了客厅,身体才好了些。

客厅上有一张纸。

佟冬蕊拿了起来。

“我的小女人,恭喜你成为小女人,早安,休想走掉,酒店有早餐,午餐,我先去公司,然后处理完公事,就带你逛一圈。爱你,你的深勘。”

杜深勘遒劲有力的字体,果真是好看,也让佟冬蕊的心灌满了蜜一般,充满了浓浓的暖。

她看了看时间,这是时间距离杜深勘吃饭的时间还有一定的距离。

而根据自己做过的功课来看,自己离公司的距离应该不远。

佟冬蕊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容颜,现在的她经过了昨夜已经浑身填满了小女人一般娇媚的气息,有了这个认知,她的小脸更是通红。

她穿上了一件白黄格子的羊绒大衣,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搭配着一件马丁靴,配上了同色系的帽子,将头发服帖的的压在了脸颊两旁,一身纯真又不失俏皮的打扮,让她看起来更是美丽到爆。

清纯的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佟冬蕊走出了酒店,沿着肃穆的街道,往杜深勘的公司走去。

殷正洋是杜氏集团驻开普敦分部的分总裁,他长相十分的斯文,却看起来文质彬彬,除了是分总裁以外,他还是杜深勘的好兄弟。

在杜氏集团面临破产危险的时候,这个男人勇敢的和杜深勘,杜深探兄弟一起,艰苦的拼搏,是个至情至性的汉子。

可是这个男人心中一直都驻扎着一个小小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佟冬蕊。

他和佟冬蕊是大学的校友,殷正洋比杜深勘小一岁,所以当他在上大四的时候,佟冬蕊正好上大一,老生接新生的时候,一向眼高于顶的殷正洋正好接的是佟冬蕊。

虽然佟冬蕊从小在临溪大学长大,这里比家里都还熟,可是她还是十分客气的让殷正洋带着自己将临溪大学逛了个遍。

从那个时候,殷正洋就喜欢上了这个长相十分出挑,人又十分可爱,单纯的小女孩。

后来他从杜深勘的嘴里得知,她竟然是佟家唯一的一个孙女,却没有任何的公主脾气,所以更是非常的倾慕。

现在眼看自己已经要到三十,而在国内的父母却几乎天天催着自己找个女朋友。

想到心目中小女孩的模样,想着她也该长大了,自己对她的思念更是与日俱增,所以这一次杜深勘来到开普敦,他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好友说说,要调回临溪市。

去找寻那个出现在心目中多年的小姑娘。

自己眼高于顶,有一个那么喜欢的实在不容易,他也一定要努力一把,争取一下。

佟冬蕊边走在杜氏集团分部的街上,边四处欣赏着美丽的风景。

开普敦有着浓郁的殖民地文化背景,所有的建筑风格有着浓郁的厚重气息,当她到达了杜氏集团分部同样厚重的办公楼时,殷正洋此刻正在杜氏集团分部的门口送走一位生意上有往来的客人。

他只是往旁边扫了一眼,这一眼刹那间就变成了永恒。

这个小女孩,自己心心念念多年的小女孩,就站在面前,她长大了,更是多了些许清纯的漂亮,她的双眸泛着清澈真寻觅着四周,绝对是最靓丽的风景。

殷正洋颀长色身躯就在这一刻开始有了些许的恍惚,他的深眸甚至有了些许的氤氲。

机会就在眼前,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

“小姐,请问你在找什么?”殷正洋迈出了遒劲的步伐,站在了佟冬蕊的面前,笑容可掬,却刻意掩饰着心中的狂喜。

他猜她一定不认识自己了,所以并没有自报家门。

佟冬蕊看见了他,并且说着一口流利的国内语言,她的小脸瞬间就涌上了一抹喜悦,让她原本就绝色的眸子看起来更加的清澈,小脸也绝色到明艳。

“对不起,先生,我想找杜氏集团的非洲分部,是在这里吗?可是我看门牌号码到这里就不见了。”佟冬蕊明艳的小脸在这一刻涌现出一抹郁闷,十分可爱的表情人,让人看着就心疼。

“小姐,我身后的就是杜氏集团非洲分部,你看门牌号码被广告牌挡住了。”殷正洋伸出了颀长的手指,指指身后的号码牌。

“哦,谢谢你,那么先生,我想找一下杜深勘先生,他在几楼?”佟冬蕊的小脸洋溢着暖暖的笑意,在冬天的开普敦,像似一道暖满阳光,瞬间就让殷正洋有些发晕。

这个男人见识过到多的商战,甚至学会了太多的冷酷无情,只是这一个眼神,瞬间就让他忘记了冬日的寒冷,和人生很多的黑暗,让他如同置身在温暖如春的春天。

“好,我带你去。”殷正洋的心里充满了动人的暖,老天爷对谁都是公平的,让自己可以有机会遇到她,让自己可以有机会表达出自己的真心。

杜深勘的办公室在三楼,这一条街都是欧式风情的建筑,当然没有高楼。

殷正洋敲了敲门,走了进去,佟冬蕊站在她的身后。

杜深勘在开普敦的办公室,和整个浓郁的欧洲建筑氛围十分的搭配,偌大的办公室内,欧洲复古的装饰风格十分的显著。

“她和杜深勘关系这么好,那么我自己求杜深勘介绍两个人开始交往,会不会成功率大一点?”殷正洋嘴角扯出一抹笑意,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杜深勘把佟冬蕊介绍给自己。

“你怎么来了?”杜深勘原本的脸上还十分的清淡,但是在看见佟冬蕊的瞬间,脸上就挂满了宠溺的弧度。

如果不是殷正洋在这里,他怕刺激到大龄未婚男青年,他绝对会搂住自己最爱的小女人的纤细腰身。

可是杜深勘的笑容看在殷正洋的心中还是不寻常。

自己的这个上级兼哥们笑的春意暖暖,实在是太不寻常。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朝任何的女人这样笑过。

从来。

难道是因为两家人是世交,他看着她长大的?

殷正洋的感觉有些怪怪的,但是却没有往多了想。

“深勘哥哥,你中午要吃些什么?”佟冬蕊轻轻的抿着不点而朱的小口,带着害羞的笑意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

如果这里不是有殷正洋的话,她一定会说,我今天早晨还没有吃饭,就是为了和你一起去吃,人家想你。

但是现在自己还没有公布和杜深勘的关系,更何况殷正洋是杜深勘的下属,所以她就比较注意自己的措辞。

这声深勘哥哥,彻底的打消了殷正洋的顾虑。

人家小的时候就认识,这不还叫着对方哥哥呢么?

陷入爱里的男人和女人都是小心眼儿,殷正洋,甚至都开始嘲笑自己的小心眼儿,他不由的露出一丝莞儿的苦笑。

爱情真是害苦了他。

“那,冬蕊我们去吃饭吧?正洋,你要不要一起?”杜深勘的双眸侧过来一个弧度,他的大手正在整理自己的西装,更显得他的骨节分明。这个男人有着轻微的洁癖,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丝不苟。

“好啊,我们去开普敦特色餐厅吧,我知道一家。”殷正洋赶紧的说道。

他的眸光一直打量着佟冬蕊,闪烁着炙热的弧度。

杜深勘的眸子不由的泛起了一丝的疑虑,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没有有眼力见儿了!

小女人昨天晚上才经历了那么惨重的初次,今天自己正想好好的和她聊聊,看看她怎么样了,刚才就想发微信来的,可是却怕她没有醒,可是小女人却自己来找他了,他觉得实在很幸福。

昨天晚上,真的是杜深勘第一次食髓知味,那样的美好,真的让他流连忘返,恨不得,天天和佟冬蕊腻在一起,但是又担心她的小体格,所有只有拼命抑制住这样的冲动。

殷正洋开车,带着杜深勘和佟冬蕊来到了一家本地的餐厅。

“对不起,我要去下洗手间。”佟冬蕊站起了纤瘦的身躯,往洗手间走去。

在这一道上,杜深勘因为殷正洋的存在,一直都装作很正式,要是平时,早就握上了佟冬蕊的小手,此刻佟冬蕊自己去了洗手间,杜深勘还不能跟着去,说上悄悄话,他更是十分的阴郁。“深勘,你觉得这个小女孩怎么样?”殷正洋状似无意的开口,他的大手在餐桌上随意的交叉,骨节分明的大手呈现出十分完满的弧度,他的嘴角轻轻的勾起,带着温柔的缱绻。

双眸更是炙热的追随着小女人的方向,哪怕佟冬蕊的一个回眸,都是他心中最灿烂的风景。

杜深勘和殷正洋认识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好哥们,好下属心中有个小女孩,他曾经将那个小女孩的样子描述的十分绝美,甚至像似一个小天使,笑起来的时候,清澈的眸子弯弯的,带着一抹柔,长相更是绝色出尘。

那时候杜深勘并没有在意,他喜欢的是谁,兄弟的感情,如果能够在一起,自己一定会祝福。

可是即便是这个世界上反应在慢半拍的男人,还是从自己好哥们的满面柔情里看出来他喜欢的女孩是谁。

自己心爱的小女人竟然是自己好兄弟喜欢了那么多年,心心念念那么多年的女孩!

杜深勘脸上的表情更甚,仿若一层深深的玄寒镀上了他的脸颊,深眸中更是阴郁。

他的手依旧率性的放在了裤兜里,身形一如既往的潇洒,可是心头的怒气却没有减少一分。

“佟冬蕊,你这只走到哪都招蜂引蝶的小女人,回去,我非跟你领证了不可。”杜深勘恶狠狠的想着,深眸形成一个深思的弧度,他在想怎么才能让自己的好友知难而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