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161章 他怎么这么不要脸2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2709 2016-05-18 20:16:08

  他们和佟春睿一样,也都忠诚于自己的感觉,虽然没有那个让自己守候那么多年的青梅。

“大哥,你知道吗?昨天我在街上遇到了两个四五岁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在玩游戏,约定如果谁输就用手指弹对方的头一下,先前是男孩子输了,然后他的头就被小女孩狠狠的弹了一下,接着又玩了,这次女孩子输了,她只能狠狠的闭着眼睛,等待着疼痛的光临,可是你知道男孩子说什么?他竟然拿起了小手,装作要弹的姿势,然后又轻轻的放下,在小女孩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最后说,我舍不得。”

佟秋睿不由的说道,他的面部表情有些莞儿,颀长的身躯因为随性的姿势显得更加的俊帅非常。

他拿起一杯酒,然后轻抿一口,带着习惯的优雅和感性,深眸越发深幽,脸颊的弧度却因此而舒缓。

“相信哥,当你遇到你喜欢的那个她时,你绝对就会知道怎么谈恋爱了,因为你那个时候,心里面,眼里面全都是她。”

佟春睿的大手重重的拍上了自己弟弟的肩膀,声音中带着温柔,他的眸光更是宠溺,带着深深的笑意,自己对廖筱樱就是如此。

没有遇到廖筱樱之前,他以为这辈子终究要有缘无分,如果真的必须进入婚姻,自己还是一个工科男,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事实证明,当那个自己深爱的人出现,所有的考虑都是多虑,自己的满心柔情和所有的爱,都会给了这个女人,并且一辈子坚定不移。

“是么?”佟秋睿不由的莞儿。他继续拿起酒杯,轻轻的抿起,带着无尽的优雅。

杜深探因为佟春睿的话陷入了思索,其实这些年,自己身边的人,也都结了婚成了家,但是只有他一直单着,不是条件不好,而是条件太好。

他不知道,自己在寻觅着什么,但是记忆中又总是有一个影子在模模糊糊的出现,也许那个女人再出现的时候,自己就一定清晰的反应出,他爱她。

和佟春睿的目标明确不同,他的爱来自于感觉。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杯,然后一同走起,各自对各自的爱情,开始有了更深的理解。

第二天早晨,杜深勘在阳光满溢的主卧中醒了过来,这个男人一旦间醒过来,就会闪烁着一双猎豹一样的眼神,警醒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自己居住的房间,装修的十分温馨,带着一丝女性化,粉红的墙壁,甚至连自己居住的床都是粉色的,他动动身体,蹙了一下眉头,然后翻动了一下颀长的身躯,开始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从最开始知道冬蕊比自己小五岁,到在满是雪花的大街上疯跑,最后跳过大门,给冬蕊打了个电话,最后就是记忆陷入了一阵模糊。

杜深勘揉了揉精短的头发,然后想站起身躯,这时候,他才看到自己的旁边,有一个小人正半依靠着身体,趴在床边,她的小脸素白着颜色,带着让人心动的小巧深眸微微的合着,睫毛像似蝴蝶的翅膀随着规律的呼吸微微的颤抖,甚至身体也开始有了轻微的晃动,秀气的眉毛,合着笔挺的鼻梁,还有樱桃一般的小嘴,形成了最为绝色出尘的风景。

自己最爱的小女孩穿着一身hello ketty的睡衣,她应该是昨天自己打完电话后,从家里跑出来的,因为这身睡衣自己应该是在佟家见过,有一天她穿着她下了楼,但是却没有看到自己在客厅,于是又满脸通红的羞涩,跑了回去。

他记得她的样子,那样的清纯,却又带着含笑的模样。

她应该是很着急见到自己,这个认知让杜深勘的心头抹上了一抹最为感动的暖。

小女人的小手素白而且修长,手指甲没有其他女生那样留着长长的,甚至还带着些许的装饰和美甲,她的小手指修理的十分的整齐,并且干干净净,杜深勘痴迷的看着这个小女人,深眸中带着最为心动的宠溺。

她的头发顺着耳朵服帖的贴在了自己的耳朵后,有几根调皮的落了出来,小女人应该是有一些痒,不由的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头,甚至脸部表情也随着动了动,实在可爱到爆!

杜深勘伸出颀长的大手,轻轻的将她的头发缕到一边,望着她素白的小脸,更是笑的灿烂。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许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小女人应该是睡的很不舒服,但是应该也是十分的困倦,她枕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胳膊也应该十分的酸痛,想到这里,杜深勘就感觉到了十分的心疼。

他站起了颀长的身躯,想要抱起自己爱的小女人,他的眸光闪烁着莞儿的笑意,深眸睿智的扫视着四周,他看到了在床头柜子上放着的药水,还有地上的水盆和毛巾。

“这个傻丫头,一定是照顾了自己一夜。”杜深勘轻柔的呢喃着,伸出遒劲的手臂,将自己心爱的小女人抱起,小女人实在是清瘦,自己丝毫不用费力气,就能将她抱起来。

感受着怀抱内小女人身体的温度,他的嘴角扯出了一丝最为温柔的笑意,再一次轻轻的亲吻着小女人的头顶,甚至揉弄着她的头发,然后紧紧的抱着她,继续沉沉的睡去。

两个原本相爱的人,这一次睡的是如此的沉。

杜深勘他已经好久没有睡的这么安稳,小女人身上发出的淡雅的芳香是沐浴露合着体香的味道,奶奶的,绵绵的,远胜于世界上任何昂贵的香水,这样的气息让他更加的安稳,甚至是动情。

当太阳公公已经调皮的站在了天空的正上空,佟冬蕊才从困意中清醒过来,她伸伸手揉动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举手投足间,带着妩媚的风情。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动作,她就感觉到自己碰到了一堵肉墙。

佟冬蕊睁开了有些惺忪的大眼,抬着双眸一点点的朝上,她发现自己和一个人同时在一个被子下面,甚至自己就紧紧的贴在某个男人的胸膛,甚至他健硕胸膛前的两个小奶豆,都看的十分的清清楚楚,记忆更是深刻!

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昨天晚上佟冬蕊可对这副健硕的胸膛记忆深刻!

她绝对成了花痴女,看着最心爱的男人的好身材,甚至差点露出了口水!

佟冬蕊的脸瞬间又一次红成了小萝卜,她微微张开了圆圆大大的眼睛,偷摸摸的看着那个熟睡中的容颜。

这个男人真的好帅,他就算再睡梦中,脸颊的弧度都那么的带着棱角,因为正在睡眠中,他的脸上有些平静的舒缓,这样的他自己真的是第一次见过,他完美的实在是雕刻师最为精致的作品。

佟冬蕊的心陡然间涌上一丝强烈的念头,她想伸出小手去摸摸自己深爱的男人的五官去感受一下那样真实的触感。

说到不如做到。

他喜欢的小女人绝对是一个魔人的小妖精!

杜深勘不由的恨恨的想着,嘴里鞭挞的力度却没有一点的减少!

“你早就醒了啊!”佟冬蕊不由的眸光闪烁,眼光一直顾左右而言其他。

“在你亲我之前我就已经醒了。”某些人依旧吊儿郎当,看起来十分的不要脸。

“那你是不是故意的看着我亲你。”佟冬蕊有些恼怒,小脸更是绯红。

她甚至想伸出柔弱无骨的小手去捶打着这个男人,可是却舍不得。

“你是不是不要压着我了?”杜深勘指了指自己的身体,他的上身已经被佟冬蕊的一番折腾,没有了被子,就这样露在了外面。

精壮的胸膛合着太阳透过主卧洒下的光芒显得那样的伟岸,让佟冬蕊的小脸不由的更是产生了熨烫一般的红。

“你,流氓!”佟冬蕊十分不好意思的将自己的小脸扭向了一边,双手更是将自己的双眸紧紧遮上,笑意却没有消失。

“也不知道谁昨天晚上,将我扒光光,现在后悔害羞是不是晚了些?”杜深勘继续莞儿,他的声音依旧是吊儿郎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