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158章 深勘出手2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429 2016-05-15 20:04:16

  “林克,林克,你怎么了!”jacy焦急的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自己深爱的男人!

杜深勘和杜深探还有佟秋睿这时候赶到,他们伸出遒劲的长臂,一个人将佟夏睿的手脚拦住,然后将其带出了酒吧区,回到了专属的包间。

杜深勘让杜深探和佟秋睿照顾着佟夏睿,自己走出了包厢,给酒吧的经理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赶紧处理林克的事情,自己则给佟春睿打了一个电话。

打完电话后,杜深勘没有立即回包间,其实此刻的他自己的心也十分的不好受,他安慰着自己,其实自己还是有一些理智在的,好在自己可以及时刹住车,才没有让自己走的更远,毕竟两家世交,自己和冬蕊都是专情的人,甚至最后,还会有一个不如夏睿的结局。

杜深勘此时站在黑暗处,此时在黑暗中,他才会像似做回了自己,找到了自己的保护色,他刀工鬼斧的脸上已经少掉了那么多的吊儿郎当,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那么痛的感觉还是让他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其实什么理智和什么刹住车都是骗人的,爱情就是这样,谁难受谁知道。

他拿起电话,打给了杜深探,在确定佟夏睿已经睡着了以后,走出了酒吧,站在了昏黄的大街上,此时已经接近午夜,大街上却还有着淅淅沥沥的人,都是情侣,他们都在享受着节日最后的欢乐,找寻着属于他们的浪漫。

杜深勘站在灯火阑珊处,拿起了一根烟,轻轻的点燃,这个伟岸的男人,甚至连点烟的姿势都那么的帅气迷人。

他熟练的拿起烟,吸了一口,然后轻吐,烟在自己的面前,氤氲的形成了一个光圈,最后又开始慢慢的扩散。

这样的动作无尽的优雅,却带着十足的落寞。

杜深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对佟冬蕊的感情,能够在这几天陷入的这么深。

当他发现以后,就发展的这么剧烈,以至于想控制都来不及,甚至十分的艰难。

理性是个好东西,但是更多的是让自己痛苦。

伴随着这样的痛苦,杜深勘让自己颀长的身躯,颓然的融合在黑夜里。

佟春睿此刻正在家里抱着廖筱樱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了里,他最爱的小妻子,就是有这样一种让人安稳的力量,在生意场上,佟春睿虽然睥睨天下,甚至能够做到运筹帷幄,猛准狠绝,可是他的压力,只有做到这个位置的人才能了解。

但是在自己可爱的小妻子身边,佟春睿的浓眉就会得到舒缓,所有的压力都会得到最大程度的放松,因为这个可爱的小女人,是真心的爱着自己,即便自己在未来有一天,真的一无所有,当然这种可能永远不会存在,佟春睿是如此的笃定。这个小女人也会永远的守候在自己身边,就像自己守护着她一样,永远的不离不弃。

睥睨天下的男人也需要一个最为温暖的角落,藏着他的悲,他的伤,他的软弱。

想到了这里,佟春睿的心头更是充满了浓重的暖。他将自己的头轻轻的靠在了小妻子的发梢,遒劲的双臂轻轻的揽上小妻子的细腰,带着温柔的呵护,带着粗重腿毛的双腿合着小妻子的纤细小腿,吻着小妻子身上的沐浴露和体香形成的馨香,安稳的睡着。

这个时候,一定是最温馨的风景,是属于深爱的人记忆中最为温暖的一部分。

这个时候电话响起,佟春睿在第一时间内将手机接起,这个优秀的男人,只要在醒过来的时候,一定是警醒着双眸,眸光睿智着像似一望无际的深潭。

“喂,深勘。”佟春睿的声音十分的平缓,并且特意的压低,她的小妻子正在熟睡中,他不想惊扰到她。

“什么,好,我马上来。”佟春睿的声音有了些许的焦急,他的颀长身躯翻身下床,拿着衣服直接奔客厅,穿戴后,才回到主卧,只是为了不惊扰自己的小妻子,他在小妻子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看着小妻子因为这样一个吻,有些痒痒的露出了一丝呢喃的撅着小嘴的表情,完爆的可爱。佟春睿的嘴角抹出一抹温暖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去。

杜深勘一直站在街头,看着佟春睿那辆雷克萨斯到来的时候,才和佟春睿一起走进了勘探酒吧。

此时在包厢内,佟夏睿正在沙发上睡着,这个用情至深的汉子,即便在睡着的时候,也依旧帅气的鬼斧刀工,只是一个随意睡着的姿势却让人都觉得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性。

但是他有些颓废的表情表示着他应该是极度痛苦的,即便在这个时候,他的眉头依旧紧紧的蹙起,薄厚适中的双唇紧紧的抿着,带着剧痛的感伤,甚至连面部表情都已经卸去了那些玄寒,又带着一丝被别人轻易察觉的软弱。

剩下的哥们四个都十分同情夏睿,他们在沙发上坐着,叫侍者送来了酒,喝着慢慢的聊着。

“也不知道夏睿怎么回事,为什么跟一个gay过不去?难道是受了重伤之后,什么取向发生了改变?杜深勘不禁开了口,他的话语带着一丝常见的吊儿郎当,兄弟们因为夏睿的事情都有些沉闷,他只是想让气氛变的轻松些。

“我看不是,夏睿可能是跟这个gay有仇。”秋睿不禁说道,他潇洒的伸出了遒长的手臂,拿过一杯威士忌,和杜深勘来了一个碰杯,然后优雅的轻抿了一口。

喝酒不在多,而是在精,和哥们在一起喝酒,就是喝的少了,情绪也是到位的。

所谓小酒怡情,如此而已。

“我觉得也是,这个男人看着长的年纪应该不大,挺阳光斯文的。”杜深探接着说道。

“那可不一定,长的大小还真不能用年纪来计算,你们看我妹妹冬蕊吧,虽然户口本上写着二十三岁,其实她已经二十四岁了,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纯,像个高中生。”佟春睿不由的有些莞儿,拿过了果汁,轻轻的喝了一口。

他已经打着要孩子的旗头,不喝酒好久了。

“什么?冬蕊24?”杜深勘尤为紧张,他的手甚至都开始轻微的颤抖,眸光闪烁着忐忑的光,生怕自己听到的不是真的,他的心跳在这个时候,加速了好几个弧度,甚至让他已经拿不了杯子。

“当然啊,我妹妹出生的时候,医院开的医生证明是错的,然后到上户口的时候,就着这个错的,就上了,结果就给她少上了一岁。”可能是因为包间的光色过于昏暗,佟春睿并没有发现杜深勘的异常,想到自己唯一的妹妹,佟春睿不由的有些莞儿,脸部表情也因为疼爱变得十分的舒缓,现在想起来佟冬蕊年纪错误这件事情,还是有些意思,那时候,还没有计算机,所有的录入工作全部为手工,这样的差错是难免的。

“你说的是真的?”杜深勘的声音微微的颤抖,又再确定一遍。

“当然是真的,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啊!要不你问秋睿。”佟春睿说道,他继续抿了口果汁。

“是的,即便是这个年纪,她还是那么的清纯可爱,像似一个高中生。”想到自己唯一的宝贝妹妹,佟秋睿也是一脸的疼爱,佟家的小公举,果真是所有人疼爱的宝贝呢。

“来吧,各位既然说到这了,就为我们佟家的小公举干杯吧!”佟秋睿拿起了被子,随性的举起。“你们喝吧,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杜深勘猛的站起了颀长的身躯,迈开了大步走了出去,他的脚步看起来是那么的迫不及待,他犹如刀工鬼斧的脸上充满了焦急,甚至褪去了他一贯吊儿郎当的伪装,外面虽然是过了年,初春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但是还是带着些许的寒冷,可是他竟然连外套都没有穿。

杜深勘来到了大街上,此时已经眼看要到了午夜,他抬起了遒长的手臂,还差十五分就到零点,那么今天的清人节将回过去。

想到了这里,杜深勘更加的焦急,又因为他喝了酒,不能开车,而现在街上的行人已经非常的稀少,甚至天空都开始飘着犀利的小雪花。

小雪花和清人节的氛围总是这么应景,在这样的节日里,更想带给人们多一些的浪漫和唯美。

已经顾及不了这么多,甚至也感觉不到来自漫天雪花中带来的寒冷,杜深勘挥动着颀长的双腿,奔跑在有些空旷的马路上。

当他知道佟冬蕊只比自己小五岁的时候,所有的顾虑都通通不见,他只知道自己爱她,那么深的爱着她!

作为一个成熟的人,本来做任何事情都会考虑的万全,才会行动,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真的什么都不想再想了,爱就是爱了!

他爱佟冬蕊,他就是想让她知道!杜深勘的心里陡然间涌上一股勇气!

这样的勇气如此的剧烈,甚至让这样一个睥睨天下的男人升起了一股措手不及!

还有15分钟午夜的时候,临溪市某一条著名的大街上,一个长相气质都十分完美的男人,玩命的奔跑着,即便是在雪花满夜飘洒的天空,也能感受到这个汉子心中蕴藏的似火深情。

还有五分钟,杜深勘终于跑到了临溪大学的别墅区,但是临溪大学的别墅区大门却上了锁。

杜深勘的眉头紧紧蹙起了一个弧度,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在距离大门十米开始助跑,然后凌厉的一跃而上,三米高的大门轻飘飘的就在他的脚下,然后纵身一跳,落在了园区。

“喂,你是谁!”杜深勘落地的时候,还是有些声音,这个声音在午夜的上空显得十分的突兀,甚至是巨大,监控室的保安,拿着电棍就追了出来!

杜深勘根本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他拿出了手机,打给了佟冬蕊。

此时的佟冬蕊正将自己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坐在了自己的床上,静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个所有年轻人都喜爱的节日,又一次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关键是感伤的不是节日本身,而是那个糯糯香香的吻,和杜深勘转身的疏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