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153章 执拗的勇气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333 2016-05-10 20:16:12

  在这样纠结的情绪中,她的皓齿紧紧的咬上自己的双唇,期盼开始变得飘渺。

直到杜深探的出现,彻底的打碎了这个希望。

“佟爷爷,我来给您拜年了,代替我爸爸我妈妈,我哥哥给您磕头了,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杜深探将自己的礼物放在茶几上,颀长的身躯跪在跪枕上就开始磕头。“

“好好好,真乖。”看着杜深探,佟志霆的脸上笑出了花,这个孩子,自己打心眼儿里喜欢。

“深勘怎么没有来?”佟志霆递给杜深探红包后,问道。“我哥的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就没有来。杜深探抿了抿嘴唇,眼光不由的闪烁,看起来他有些不好意思。

每年兄弟俩都会给佟爷爷拜年的,雷打不动的事情,但是今年哥哥就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让自己一个人来了。

“怎么样,去看没看医生,医生怎么说,我就说你们平时就该少喝点酒,还开什么酒吧。”佟志霆倒是没有发现杜深探的一样,他的眉头微微的蹙起,不由的念叨着,杜伟山这两个孙子和自己的孙子一样大,所以他一样的心疼。

站在杜深探旁边的佟冬蕊突然间就感觉到头轰隆了一声,一股铺天而来的绝望,瞬间就袭击了他。脸色也开始变得尤为的苍白,她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前天他的吻,他的话语还犹言在耳,那么多的甜蜜,都历历在目,可是今天却变成了这般模样。

佟冬蕊水漾的眸子开始氤氲,皓齿紧紧的咬着双唇,这个单纯的小姑娘一向都十分的内敛,但是在这一刻却涌上了一股倔强!“哥,你什么时候去杜爷爷家拜年,我也想去,深勘哥哥不舒服,我正好也想去看看。”佟冬蕊看着佟春睿,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乞求,她甚至挤眉弄眼给哥哥身边的额搜嫂子,小手甚至做出了作揖的姿势。

拜年这样的事情,在大年初一,一般都是没有女孩子的事的,所以,以前,佟冬蕊是从来不去拜年的。“这……”佟春睿有些疑虑,毕竟在大户人家,还是很讲究拜年这件事情的,女孩子,很少在大年初一拜年。

“让冬蕊去吧。”杜深探和廖筱樱一口同声的说道。

杜深探的深眸闪现出一丝莞儿,自己家本来也没有这么多讲究,自己平时和冬蕊的关系也不错,他也真心的喜欢这个小妹妹。

而廖筱樱更是站在自己小姑子这头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身体不舒服,肯定是紧张的,尤其是杜深勘竟然病重到了不能拜年,这样讲究的一个人,肯定病的不轻,想去看看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好吧。”这么多人都在帮着自己的妹子说话,佟春睿也没有继续强求,作为临溪市最大的豪门总裁,他当然不用谁家都去拜年,去的都是几个关系特别亲近的家,杜家肯定是第一个。

佟春睿看了看时间,表情很是肃穆,这个时候也应该去拜年了,他和爷爷说了一声,穿上了一间红色的外套,拉着小妻子和弟弟妹妹就开车去了杜家。

其实杜家离临溪大学的佟家并不远,佟冬蕊并没有开车,而是坐着哥哥的车,看着这条熟悉的街道离杜家越来越近,她的心情也开始越来越忐忑,临溪市的城区环境十分的优美,绿化做的也非常的好,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起,并且已经穿过了车窗,留下了最为绚丽的光芒,可是哲学都不能掩饰佟冬蕊心中的不安。

刚才她明明是失望甚至是绝望的,可是她真的希望自己所有的想象和来自于女性的直觉都是错的,也许杜深勘真的是有病了……

车子终于停在了杜家别墅的门口,和所有传统家庭一样,杜家别墅的门口贴着对联,挂着很喜庆的灯笼。

此时杜家的管家已经在门口等候,今天是大年初一,贵客都会迎门,所以这是规矩。

“管家好。”兄妹几个还有廖筱樱都热情的打了声招呼。

“各位少爷和小姐们,你们好。”杜家的管家恭敬的鞠躬。

他当然知道这几个人的来历,所以更是恭敬。

“我哥,怎么样了?”杜深探的双眸带着一丝疑问,他微微的蹙着眉,心里很是担心。

这两个小哥俩,感情一向好的没话说。

“也不知道怎么了,大少爷,今天话特别少,刚才有几个人来拜年,他都是下来应付了一下就上去了。”管家摇摇头,也不知道少爷怎么了。

“哦。”杜深探应了一声,颀长的身躯就进了别墅。

佟家的几个兄妹也跟着走了进去。

按照规矩,几个佟家兄妹外加媳妇一字排开,和杜深探去佟家一样,深深的磕头,然后杜伟山笑眯眯的递上了红包。

从老友佟志霆的口中,他已经知道了佟夏睿和艾琪琪的事情,老朋友虽然没事打趣的比较,嬉闹,像个老顽童是的,但是也真心的为对方担心和着急。

对于这个自己看成孙子一样的年轻人,杜伟山也不方便说什么,可是红包也是给了两份。

看着手中沉甸甸的两份红包,佟夏睿的嘴角有些苦涩,他微微的垂下眸,颀长的身躯显得那么的黯然,没有多说什么,他把红包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这些都是艾琪琪的,包括自己爷爷给的那份,虽然自己有都是钱,连自己都是艾琪琪的,更不用在乎红包的多少,但是这是一份心意,虽然自己的小妻子没有和自己过年,可是他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能留住的记忆留住,就是想减少一些和小妻子之间的遗憾。

“爷爷,这是我们给您挑的一些营养品,还有西湖的特级龙井,我知道您和我爷爷一直都好这口,特意选的明前的,希望你喜欢。”佟春睿微笑的说着,他的文雅看起来更加的清朗俊逸。

“谢谢,谢谢你们这些小辈人,你们都是有心了。”杜伟山笑的合不拢嘴,这几个孩子,他也是真心的疼。

“爷爷,我去看看深勘哥哥吧,听说他病了。”佟冬蕊的小脸现在因为紧而变得满脸绯红,她的皓齿咬着不点而朱的红唇仿佛是要将嘴唇咬下来一般,她终于说出了这句话,她一向害羞,可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她终于豁出去了,不顾自己的矜持说道。

“去吧,去吧,哎,你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都相互挂念着。”杜伟山不由的呵呵笑着,这几个兄弟妹,感情一向深厚,他可没有忘记,当年杜氏集团遭遇破产危机的时候,是谁第一个不顾一切的伸出援手。

有些感情,是不需要言语说明的,只需要一辈子用心的去铭刻就足够了。

佟冬蕊害羞的点点头,她抬起了剪水秋眸看了看廖筱樱,在她满是鼓励的眼神中,迈开了纤细的腿往二楼走去。

杜深勘此刻一直站在窗前,他双手环抱,双腿岔开,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却让他的霸气更加的彰显,他望着窗外,此时虽然是春节,临溪这样一个城市却开始有了春天的感觉,甚至泥土都开始松软,让人能够感受到希望和生机。

他的深眸里涌现出一丝落寞和剧烈的痛楚,刚才他站在窗户前,已经看到了佟家的兄弟和佟冬蕊走了进来,他的目光一直都聚集在佟冬蕊的身上,仿佛是炙热的铁,要印上一个最为深刻的烙印。

小女孩子穿着一件白色的白搭羊毛大衣,虽然是大衣,但是却是七分袖的结构,露出了一截白皙的小手,小手像似藕状的颜色,在太阳的照射下竟然透明的让人眩晕,她的脚下依旧是一双高腰的靴子,搭配着青蓝色的牛仔裤,显得她的双腿更加的纤瘦,头发依旧随意的绾起,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她的小脸依旧绝色,双眸忽闪,小小的樱桃小口带着一些唇彩的颜色,简直漂亮到爆。

如果说两天前,杜深勘是因为那个吻才想要和佟冬蕊试试的话,这几天日思夜想的思念,终于让杜深勘深深的明白了。

原来爱早就在那里,只是在这样一个时机,恰当的时机爆发出来了而已。

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只是自己没有意识的到。

可是想到自己和佟冬蕊之间相差六岁,为了不影响两家的关系,杜深勘的深眸更是显得十分的落寞和伤痛。杜深勘深深记着佟家的援助之恩,这样的恩情值得他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偿还的,所以在这样的状态下,他更不能让佟爷爷和佟家几个视自己为好哥们的兄弟们难受。

所以自己只能忍痛,今天早晨没有去佟家,想通过这样一个消极的方式,让这一段还没有开始的感情结束。

想到这里,杜深勘不由的眯起了双眸,期望以这样的方式,来缓解自己内心中的剧痛。

这两天,小女生的模样总是闪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活泼的,雀跃的,害羞的,甚至她的青涩,还有她唇间的软软糯糯,香甜和美好,甚至是那股自然的气息,都让自己深深的怀念,沉迷不已。

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一向认为害羞怯懦的小女孩,也有为了爱情勇敢的这一天,也会刨根问底问个明白。

敲门声传来。

“进来。”杜深勘低沉而又黯哑的声音响起。

“深勘哥哥,你是病了么?”佟冬蕊走了进来,她随意的扫视了一下屋子内的环境,依旧是杜深勘式的风格,简约大方,又带着一些奢华,只是色彩很是冷酷,黑白分明。

但是房间里面有属于杜深勘式的味道,阳刚,而又清冽,佟冬蕊最为喜欢的味道。

当然杜深勘一向鼻子对味道十分的敏感,自己喜欢的小女人带着一袭笑容,还有熟悉的味道走了进来,他就已经闻到了那股来自于小女人身上清新的味道,这样的味道让他更是深深的想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