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150章 疼老婆的三原则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257 2016-05-07 20:03:58

  反复是要渗着水出来。

“如果你是真的喜欢我,那么初一的时候,你来找我,我们就做彼此的男女朋友好不好?”佟冬蕊已经不敢再看杜深勘的脸,她的嘴唇被牙齿咬得仿佛破碎了一般,实在受不了这样高压的状态,和心头剧烈的心跳。

佟冬蕊,一个羞涩的转头,马尾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然后轻快的跑了。

这样的姿势如此的漂亮,让杜深勘的眸子带着剧烈的恍惚,以至于,这一次都没有缓过神来。

在生意场上,他一向十分的果断,却没有想到,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刻,也来的如此的深刻。

甚至深刻过了林雪儿。

整个白天,加上整个夜晚,杜深勘一直站在自己家的落地窗前,双手环胸,带着肆意的弧度,身体完美的像似一个雕像。

他的深眸凝视着窗外的朗朗星空,带着深邃,褪下吊儿郎当,放了那些放荡不羁,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肃穆。

林雪儿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过去的这么长时间,他看似放荡不羁般的吊儿郎当,但是杜深勘知道,心里的那个位置从来没有人走入过。

他的爱在林雪儿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全部都被带走了,剩下的只有遗憾和刻骨的悲凉。

原本,他是想也许一生都要这样走完,可是就有这样一个小女孩,带着满身的清纯和最为完满的微笑闯进了自己的生命。

她那么的美好,虽然算是自己勉勉强强的青梅竹马,却带着耀眼的光环。

杜深勘,最后绝对给自己一个机会,以前他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爱的能力,但是在此刻,他死去的心仿佛已经雀跃的醒过来。

既然佟冬蕊是佟家最为宝贝的唯一一个女孩,所以她决定初一上门的时候,正式一些,毕竟自己家和佟家是世交,无论怎么样,都一定要重视,要郑重。

能在这样前提下开始的感情,肯定是郑重和正式的,奔着结婚去的,所以,这一点,他一点也不担心。

想到了这里,杜深勘的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意,他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笑了。

他的眉头开始舒缓,甚至瘦削的脸颊也开始动容。

他迈开了颀长的身躯,走到了楼下,打算和爷爷聊一聊。

“深勘啊,来来,和爷爷聊会天儿。”杜伟山看见孙子走下了楼梯,不由的招呼着孙子。“你看电视里,这个男人老牛吃嫩草,男的比女的大六岁,最后结果真的很不好,女的出车祸死了,你说现在有很多事情啊,虽然我是做科学研究的,但是却不能不信,你看春睿的父母年纪就差了六岁,所以一起出事了,你佟爷爷现在对这个十分的反对啊!多亏他们找的孙媳妇都和孙子没有差那么多。”杜伟山说着不由的摇摇头。

年轻的时候,或者人可以肆无忌惮的什么都不相信,敢拼敢闯,但是一旦间到老了,害怕更多的事情离开,所以很多东西又都成了自己的忌讳。

大六岁就是“犯六冲”,这在很多人家是十分忌讳的事情。

杜深勘本来就是抱着听爷爷唠叨的心态,却听这些话的,可是却在一瞬间,有些呆滞。

深眸中闪过一丝黯然。

自己和佟冬蕊的年纪不多不少,差了正好六岁。

如果真的有这个说法,那么要是自己和佟冬蕊恋爱的话,无疑就是碰触到佟爷爷丧子的悲伤。

而佟家和杜家的关系一向深厚,这样绝对会导致两家的关系处于尴尬的位置。

所以趁一切没有开始之前,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扼杀掉。

这才是最理性人的选择,这么多年,杜深勘游刃于世界的尖端,日过千帆,他早已经成熟,更认为能够好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

所以他决定,放弃,趁着没有陷入太深的时候放弃。

想到了这里,杜深勘的心蔓延着一股浓浓的苦涩,佟冬蕊巧笑嫣然,合着两个浅浅的梨涡害羞浅笑的模样,像似吃了罂粟一样,不能控制,充斥着自己的大脑,让自己沉浸在想念之中。

可是,这又是自己必须度过的坎儿,为了自己,也为了冬蕊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她就是一个温室里的孩子,承受不了一点的伤痛,所以自己能够做的只有如此。

深夜降临,杜深勘没有一点的睡意,他继续站在他最喜欢的位置,深眸依旧深邃,但是却多了些许的深幽,像似化不开的墨,他看着落地窗窗外的繁星点点,心内的剧痛却没有一丝的平息,苦笑蔓延至他的嘴角,他垂着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和佟冬蕊一样,喜欢看着自己的脚趾尖,只是自己的脚趾比较大,而小女孩的比较小而已。

今天那个动人的深吻,像似鬼魅一样,缠绕着他,让一向自制力绝佳的他陷入了疯狂的思念和回味中。

这几天绝对是廖筱樱最为繁忙的几天,倒不是因为佟氏设计集团的事情,作为奶奶家唯一的孙女,虽然出嫁了,可是奶奶年老,而哥哥和弟弟毕竟是男人,肯定有粗心的地方。所以,她一直忙碌着给家人们办置着年货。

奶奶从里到外一套新衣服,加上哥哥弟弟的,还有各种水果蔬菜饮料,糕点,甚至还有鞭炮,全部准备齐全。

除了娘家的,当然也没有忘记婆家的,虽然婆家什么东西都不缺,可是作为长孙媳妇,该买的都是心意。

廖筱樱在中午的时间,拉着佟春睿就逛去了商场。

佟春睿疼爱着自己的小妻子,也任着她的性子来。

廖筱樱按照老令儿的风俗,所谓长嫂如母,现在婆婆不在了,除了爷爷之外,她给每个小叔子和小姑子都买了一套红色的品牌衬衣,还有红色的袜子,为了在三十儿除夕夜里踩小人的。

因为是头一年结婚,她买了一些红包,毕竟走亲戚的时候,遇到了小孩子,总要打赏个红包什么的。

廖筱樱认真的挑选着,她还给爷爷买了最上好的龙井,爷爷最喜欢喝茶,上一次自己却佟家大宅的时候,看见爷爷的差不多要喝完了。

她悄悄的问了管家李叔,才知道爷爷对这款龙井十分的偏爱。

廖筱樱甚至给爷爷买了一点知名的中国老酒,过年了,总要喝些酒,这款老酒,也是佟志霆最为偏爱的。

至于过年喜庆的瓜果梨桃,甚至各式糕点,包括鞭炮等东西,自不用说,都备用的齐整整的,自己拿着小包,老公拿着大包,放在了后备箱里,然后再回来接着买。

廖筱樱站在超市生活用品前,仔细的挑着东西的样式。

佟春睿就斜着依靠在超市的货柜前,他的双腿形成随意的弧度,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完美气息。

佟春睿的双手环绕,带着最为缱绻的笑意看着自己的小妻子。

她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漂亮和可爱,一件白色的超短羊毛大衣,下面陪着一条黑色的牛仔裤,纤细的小腿却深入了肥肥的靴子里,自成一股别致的风景。

小妻子本来就是学设计的,所以她的品味总是这么独到。

她的长发微微的盘起,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白皙的颈部看,双眸顾盼着,带着温润的笑意,她的小脸依旧那么的绝色,在人群中始终是那么的打眼,甚至有男人即便带着女朋友来逛超市,都要多看几眼她,最后在女朋友拎着耳朵的唠唠叨叨中离去。

而小妻子就像是事不关己一般,继续研究着手中要买的东西。

“这两个,哪个更便宜些?”廖筱樱扬起了水漾的眸子,就看到自己心爱的老公带着缱绻的笑意,深情的凝望着自己。

廖筱樱拿着一大一小的瓶子,站在超市的中间,小腿笔直,脸却不由的红了。

佟春睿看着自己小妻子手中的两罐小菜不由的笑意更深了,两罐小菜是相同的,只是克数不同,但是却是自己最爱吃的那款。

应该是克数不同导致的价格不同,当然如果平均下来,总有贵贱。

小妻子对自己的喜好掌握的一向很准确,即便自己本来也不是挑食的人,但是她就是能够看得出自己对哪款菜多吃了几口。

他知道她爱他。

被自己深爱的人爱着,多幸福。

“老婆,你不要计算了,反正也差不了多少钱,你知道你花多少钱,我都养得起。”佟春睿不由的莞儿,他特意微微的弯下腰,在自己小妻子的耳边低吟着,这样的声音带着温热的气息,瞬间就让小妻子的脸上充满了粉红。

“老公,我们即便有钱也要勤俭持家啊,反正超市我们总来啊,下一次买回去就好啊,又不沉。”廖筱樱躲着佟春睿故意的呼吸,微微的娇嗔的瞪了这个男人一眼,水漾的眸子中净是害羞的模样,然后微微的张开樱桃小口说道。

这个男人,现在怎么这么,这么,那啥了,一个大学堂堂的教授,临溪市最大集团的掌门人,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这这这成什么样子嘛!

当然,尽管不承认,自己也很喜欢。

“还有啊,我们以后还要有孩子的,所以更要省着些啊!”廖筱樱像似想起什么似的,继续说道。

这句话成功的取悦了佟春睿,他的笑意愈发的明显,如果,这要是在家,或者是车里,或者是没人的地方,他一定会抱着自己的小妻子大笑出声。

一个女人肯为了你生孩子,那是表示她多么爱他!

“老婆,你生多少个,我都养的起,男人就得有这觉悟和本事,不过,老婆,你到底给我生多少个?”佟春睿此刻彻底的没有了清风俊雅的模样,他继续微微的低下身躯,声音低醇,却带着蛊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