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116章 他多想她2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448 2016-04-03 22:01:39

  并且是一对相濡以沫,一直到老的爱情!

“这枚粉色的钻石戒指叫做珍爱之光,她是埃丽尔二世送给自己最爱的妻子丽薇亚公主的信物,因为她象征着白头偕老而又忠贞的爱情,受到了世人的追捧,并且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埃丽尔二世和丽薇亚公主白头偕老的爱情一直为世人惊叹,在他们离世以后,王宫将该钻石戒指公开拍卖,许多人对这枚戒指趋之若鹜。”艾琪琪说道。“关键是这颗珍爱之光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你知道吗?即便是在南非,很多钻石的经营者的店铺都十分的隐蔽,而且他们因为崇尚钻石的唯美含义,即便是经销钻石,也要看对方是不是一样相信爱情唯美的人,我想佟春睿一定是很有诚意才打动了店主,并且为这颗珍爱之星至少要付出五千万!”艾琪琪的眸光带着羡慕,十分了然的说道。

“五千万?还买不到?这颗钻石竟然值五千万?”廖筱樱的眸子瞬间就涌上了巨大的惊愕,她用手轻轻的触摸着戒指的钻石表面,白皙的手指和粉色钻石形成了美好的和谐,这颗钻石是很好,即便作为一个外行人看来,要深深的被这样华美的质感深深的震撼,但是五千万,买了一个钻石?

天啊,才土豪了吧!廖筱樱不由的,皓齿轻轻咬上了嘴唇,自己的老公果真是舍得!

“当然,我记得当时专家说过,这颗珍爱之光不仅仅相濡以沫,白头到老的寓意极其的让人向往,她本身的颜色、切工和净度都达到了最为精端的程度!是迄今为止最难得一见的!廖筱樱,你算是捡到宝了,你看佟春睿有多爱你。”艾琪琪不由的微笑的挪揄着,看着自己的好姐妹。

廖筱樱现在这样的幸福,她看着真的很开心,也打心眼里,羡慕,这就是姐妹的感情。

“老婆,你知道吗?我们一定会从青梅,一直到古稀,从相濡以沫一直到白头泄露,一直到未来儿孙满堂的那一天……”

石崖海滩,漫天的烟火笼罩的夜空,在佟春睿紧紧的拥抱中,在感受着他身体那么温热的气息中,自己最爱的男人的温柔的呢喃,带着最为宠溺的深情,就这样重复在耳边,现在看着这杯粉色的珍爱之光,廖筱樱更能感受到这个男人如海深的深情,她的眸光,已经闪烁出了盈盈,眼泪在眼眶中荡漾开来,这个时候,她多么想见到这个男人,把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告诉他,她多么想他,爱他,自己的心脏只为了她跳动……

“是不是,觉得特别感动,是不是特别想见他?”艾琪琪不由的挪揄着看着自己好友这样绝色出尘,却已经流着晶莹眼泪的小脸,羡慕同时也祝福着对方。

“哪里啊!我只是不知道这些而已。”廖筱樱不禁有些微微的羞涩。

“好啦!去吧,找你老公,也许,他还忙得没有吃饭呢!”艾琪琪怎么能不懂廖筱樱的心思,她抬起了清澈的眸子,带着一丝微笑的莞儿,打开了副驾驶,然后下了车。

“不是的……”廖筱樱伸出小手想要去阻拦,却也知道艾琪琪的用心,不由的发出了暖暖的微笑,甜蜜的将车调头,开向了佟氏集团。

艾琪琪走在了街上,现在是深秋时分,但是因为是日落正午,阳光温暖却不强烈,将她照射的暖洋洋的,她站在马路边上,心情既甜蜜又怅然,艾琪琪将自己的小手轻轻的背在纤弱的后背上,轻轻的拉了拉帽子,好像阳光有一点刺眼,她沿着马路边的十块走起了直线,一步步小心的走,对于爱情她现在好像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患得患失的阶段。

“好想结婚啊!”艾琪琪轻声的低语着,声音中带着一些轻易就能察觉的黯然神伤,她从小出生在缺乏温暖的家庭,而自己又那么爱夏睿,当然希望两个人可以快些走入结婚的殿堂,即便是再坚强的人也有软弱,这样两个人可以一起相依为命的取暖。

但是结婚就意味着风险,并且佟夏睿已经受过一次那么重的伤,接触的时间还很短,那就意味着风险的系数集聚的增高,所以他更不会茫然的想结婚吧!

“哎,人之常情。”艾琪琪继续低头呢喃着,粉嫩的嘴唇轻轻的撅起,显得有些沮丧。

她开始沿着街头漫无目的的行走,带着那么重的怅然。

“小偷,抢劫!小偷,抢劫!”一个纤瘦的小女孩在路边不停的呼喊着,声音十分的凄惨,带着求助后的无奈!“

“小偷,好啊,今天就让你见识下姑奶奶的厉害,我小时候可是长跑第一!”艾琪琪听到这句话,气的不打一处来,她的那些证件,她的五百块之痛让她还咬牙切齿的怀恨在心,现在小偷竟然出现了!

“站住,你别跑!站住,你给我站住!”艾琪琪扔掉了碍事的帽子,多亏今天她出来的时候,特意在传媒集团将自己的高跟鞋换下来!

她冲着前方那个拽了小女人的包包的男人呼喊着一嗓子,小偷听见有人在自己身后拼命着呼喊着,也不敢回头,只是一味的急冲冲的向前跑!

艾琪琪展现了她长腿的巨大优势,飞快的挥动着双腿,向前冲去,小偷看着这样的他更是慌乱,拿着包竟然慌不择路的冲进了一条窄窄的胡同!

这个时候,佟夏睿坐在出差回来的车上,最近佟氏传媒集团的业务非常的繁忙,主播梅莹莹在加入了佟氏传媒集团以后,又在业务上得到了更多的扩展,梅莹莹和佟氏集团本来签订的就是节目合约,为了扩展梅莹莹及节目合约的影响力,佟夏睿已经和其他几个市就合作的事情完成了初步意向,目前进一步的进展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因为自己回来乘坐的是飞机,所以他的司机特意在飞机场等待着接他回来,因此他自己并没有开车,难得闲下来的这一个路上的时间,他一直在欣赏路两边的风景,这次出差虽然只是两天的时间,但是佟春睿却非常的想念艾琪琪,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这个故作坚强,实则爱哭爱笑,侠义心肠,却十分单纯的小女孩已经让自己深深的陷入了甜蜜的爱里,甚至让自己已经忘记了曾经那么多心痛的感伤。

为了转移这种想念,和想见到艾琪琪那种迫不及待,佟春睿的鹰眸更是执着的看向窗外,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忘记那种刻不容缓的思念。

突然,他的目光集中在一个高挑却十分瘦弱的小女人身上,小女人长相十分的漂亮清纯,当然她的身手十分的轻快,往前冲的速度非常的快,急急的追赶着前面的男人,甚至嘴里不停的在念叨着什么!

看样子,她是应该要抓住什么人,更大的可能是个小偷!

佟夏睿的深眸瞬间就划过一丝阴郁,脸上充满了一层玄寒,甚至是产生了一股怒气!

“艾琪琪,你这个女人,不知道这样去追一个男人,即便是一个小偷,也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事情么?能够在大街上明目张胆抢劫的男人,大多数,手里面都有刀!”佟夏睿不由的紧绷着脸,他急忙脱掉了自己的风衣外套,几乎用咆哮的声音喊道,停车!

司机急忙将车停在了路边的位置!

佟夏睿迈开颀长的身躯,挥动着前所未有的速度沿着车头相反的方向飞奔而去!

“把你的包还给人家!”艾琪琪追进了这条胡同,看着这个抢劫的男人,壮着胆子说道。

“小娘们,是倒是很漂亮啊,这要不是今天这样的场合见面,你真应该和爷我好好玩一下。”小偷露出了猥琐的笑意,不由的妄笑着,这个胡同人烟稀少,并且因为是死活同,基本无人经过,看着艾琪琪还是一个纤瘦的小女人,小偷的胆子也不由的大了起来。

“你这个凑不要脸的,你妈妈生了你,就是为了让你鸡鸣狗盗,抢劫的么?你快点把东西还给那位小姐,然后回去自首!”艾琪琪正色的说道,正义感是她与生俱来的,她才没有顾忌到眼前自己的处境,或者说,她可能认为有些人是能够感化的?

“臭娘们,别给你脸不要脸,你要是识相,就给爷赶紧走,爷我今天心情好,不想动刀杀下,就放你一马,要不然,哼哼!”男人从自己的后腰上抽出了一把匕首,明晃晃的在艾琪琪的眼前晃了晃!

这个时候,轻微的脚步声,从胡同的这边走了过来,虽然只是轻微的声音,就让歹徒已经开始产生了恐慌,为了尽快的脱身,他已经没有了耐性,拿着明晃晃的匕首,就冲着艾琪琪冲了过来!

艾琪琪是打过架,那时候是在幼儿园,或者高级一些是小学一年,到了大了以后,唯一的动手机会就是对着一个怀孕的孙美晨,和一个瘦瘦的每天吃着猫食儿没有一点力气的模特许紫荷,其他的她真不行!

这明晃晃的刀冲着自己就刺了过来,艾琪琪在这个瞬间就吓的脸上发白,整个人都已经傻掉了!

她干脆眼睛一闭等着剧痛光临!

“哎呀吗啊,再见这个美丽的世界,再见,我那个即将到手,还没有装修的房子,再见我最好的朋友廖筱樱,再见我最爱的佟夏睿,虽然我很想和你结婚,但是我已经等不到你跟我求婚了……”艾琪琪不停的念叨着,但是痛苦并没有如期光临,却听到了几声扑通哎呀的惨叫!

艾琪琪不由的惊奇的长大了双眼!

眼前这个穿着韩范普兰达西装的伟岸男人,真的是帅气到如临神抵,他完美的身材,如此恰当的诠释了脱衣有肉,穿衣显瘦,他的脸庞鬼斧刀工一般,明眸合着鹰勾鼻子,像似雕刻师最为立体的雕刻,让艾琪琪看的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她不禁摆出了双手合十的痴呆相,尽管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男朋友!

“艾琪琪,你看什么呢?报警!”佟夏睿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小女友,不由的有些莞儿,这个女人,无论什么时候,大脑的反应都是超乎自己的预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