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104章 舍不得2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362 2016-03-22 20:03:38

  “哦?蒋小姐倒是看起来十分的了解我?那么你凭什么就认定我一定会和你合作呢?”张怡然不冻声色般的说了一句,脸上看起来十分的淡然。

“就凭张总经常出入夜店,而且会落寞的到临溪大学去找回忆,还有上一次你费尽了心机想弄倒佟氏集团,甚至在别人的床上喊叫廖筱樱的名字。”蒋一菲倒是一点都没有跟张庭然客气,她能来自然在之前是做过功课的。

“你调查我?”张庭然突然间脸上显露出凶光,他狠狠的捏着手中的茶杯,仿佛是要将茶杯狠狠的捏碎了一般,无论是谁,当自己最软弱,最脆弱不堪的一面,被别人毫不留情的揭露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羞愤,更何况是从小生长在豪门的张庭然。

“张总,你不要生气啦!合作当然是要了解对方的底细啊!,我这也是在寻找和你合作的可能嘛!”蒋一菲故作嫣然般的一笑,这个笑容带着些许的娇媚。

“这个我可以考虑。”张庭然点点头,蒋一菲本来长的就很漂亮,虽然和廖筱樱长相上的绝色出尘有很大差距,可是还是比自己平时接触的那些夜店里的女人强太多,这个笑容让张庭然本来就在万花丛中飞的心变得有些心猿意马。

“只是,廖筱樱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女人而已,是我想要得到没有得到的梦想而已,但是现在她已经和别人结婚了,已经是一个破烂货,我势必要得到她,但是也不会对她好了,因为我是容忍不了自己被甩的愤恨而已。而我更喜欢漂亮的女人,如果你要是跟我,我倒是可以看看。”张庭然的眸光带着猥琐,他伸出粗大的手掌,抚摸着蒋一菲的脸,看来他和孙美晨之间并不一定只是单纯的对方魅惑着自己,还有就是张庭然本身就是这样的人。

“讨厌啦!张总可真是会开玩笑。”蒋一菲没有拒绝,却是将身体轻轻的靠在了张庭然的身上,弱若无骨般的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身躯,双手更是攀附在张庭然的身上,她本身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这些年,尤其是在法国的时候,她经受的男人也是无数,没有了男人她一样不能活。

既然现在佟春睿没有到自己手里,那么自己也不愿意守活寡。

很是合拍,这么一对狗男*********谋正在进行。

“老婆,临溪大学的团队需要去南非去考察一批工程队的援非项目,我需要出差一个星期。”佟春睿今天早晨去临溪大学资土学院参加相关会议的时候,接到了的通知,他回到了总裁办公室,坐在了总裁办公室的座椅上,在第一时间内就给廖筱樱打电话。

此时廖筱樱和滕小米正在筹划着佟氏设计集团第一个首秀,这个首秀倾注了廖筱樱太多的精力,她把她自己设计的全部的作品都要通过人工缝制的方式缝制出来,虽然佟氏设计集团相对于roy设计室的时候,增加了不少的雇佣人员,但是因为首秀的要求极高,所以廖筱樱要亲自督导每一个人的制作,所以她十分繁忙。

“啊!”廖筱樱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一时之间并没有反应过来,当她从微怔中缓过神来的时候,娇小而又纯白的小脸上,瞬间就涌上了浓浓的舍不得和那么多的神伤。

“老婆,你上来。”佟春睿当然知道自己的小妻子在想些什么,她肯定和自己一样,有太多的舍不得。

“好。”廖筱樱非常可爱的点点头,她放下了电话,走出了设计集团,上了电梯。

当廖筱樱走进了总裁办公室,还没有来的及寻找佟春睿在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的哪个位置的时候,佟春睿颀长而又伟岸的身躯,已经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小妻子,轻轻的拥在了怀里。

接着他加重了些许的力道,就是想让自己可爱的小妻子能够听到自己多么健硕的心跳,这样的心跳带着最为动人的频率,每一个频率都在呼喊着想念,他一想到要离开自己的小妻子一些时间,那么重的想念就开始剧烈的蔓延。

“老公,只是七天而已啊,过了一周,你就回来了啊!”廖筱樱当然知道佟春睿的难过和浓浓的舍不得,两个人自从结婚后,除了自己参加新创大赛的那次,佟春睿和自己还没有分开过,这一次万里之外,甚至连看望都成为一种奢望,她怎么能不知道佟春睿舍不得?

为了宽慰他,自己才安慰着说出这些话,只是廖筱樱不知道自己有多逊,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溢满了胸口。

“乖,老婆,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很闷,你可以去看看奶奶,或者是和艾琪琪在一起,我不会介意的,因为他们都是女性。”佟春睿故意的说笑着,他看出了自己可爱小妻子的难过。

“讨厌啦!我就呆在自己的家里,哪里都不去,那里有你的味道。”廖筱樱破涕为笑,尝尝的睫毛上沾染了一些晶莹的眼泪,让她看起来更加有了一种别样的味道,漂亮纯净到像似一个天使。

“老婆,你乖乖的,下午我就要走了,我们团队需要经过专业的培训才能上岗,实际在南非考察只有三天的时间,其他时间都是在培训。”佟春睿老老实实的解释着,他看着自己的小妻子,怕她不明白,所以说的特别详细,可是自己粗砺而又骨节分明的大手,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廖筱樱纤细的腰身,一直紧紧的将她圈在自己的怀中和自己的心跳同在。

“好。”廖筱樱控制住了又要泛滥成灾的眼泪,回头盈盈的望着自己的老公,老话说,离别哭泣,是一种不吉利的行为,所以在这个时候,她必须要笑。

“那,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你要做些什么呢?”我回家给你做一些糕点你带在飞机上吃,好不好?“廖筱樱扬起了剪水秋眸,带着温暖的笑意盈盈,看着自己的老公。

“不好,我不要什么糕点,你就是我最好的糕点。”佟春睿的声音带着一种熟悉的黯哑,未来有七天的时间,自己连小妻子的边都摸不到,那要有多么难过,现在自己还不做一些爱做的时?

佟春睿浓重的气息,已经直达廖筱樱的耳坠,带着一种渴望,廖筱樱瞬间就红了小脸,她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妻子,即使和佟春睿每天在一起,在这个时候,她都这么清纯的可爱。

“老婆,这一次,你主动好不好?”佟春睿轻轻的咬着廖筱樱的耳坠,让她感觉到十分的酥痒。

“老公……”呢喃的声音已经开始无力。

佟春睿抱着廖筱樱的娇小身躯,往总裁办公室的休息室里走去。

当廖筱樱在晚霞漫天的夕阳时分醒来的时候,佟春睿已经离开了。

其实佟春睿离开的时候,他真的舍不得,高大颀长的身材坐在熟睡的小妻子身边,守望了好半天,她应该是累坏了,为了弥补未来七天的亏空,自己这次真的很努力。

就是坐在她面前,看着她熟睡的像个小天使的模样,素净的巴掌大的小脸蛋,合着一双微闭的双眸,还有那长长的像似蝴蝶翅膀一般的睫毛,甚至还有小小的樱桃小口,随着呼吸的律动,微微的张合着,很是漂亮,佟春睿的深眸带着一股最为情深而又缱绻的弧度,仿佛要把小妻子的模样永远的镌刻在自己的心里。

时间到了,他才站起了颀长而又伟岸的身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廖筱樱支撑着自己酸痛的身体,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男人要的有多猛烈,虽然自己的身体有些酸疼,可是廖筱樱却一点都没有埋怨,其实这也是一种幸福,想到了这里,廖筱樱不由的脸上涌现了一抹绯红。

她站直了身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穿好,没有佟春睿在的城市,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十分的空。

这和他去上班,去学校做实验的感觉,并不一样,因为这个城市里并没有了他。

此时佟氏集团的员工们都已经下了班,廖筱樱也走出了佟氏集团,黑暗能够加深想念,对于佟春睿的想念更是在这个时候发酵,廖筱樱没有开车,她沿着回家的路慢慢的走,想念着这条路上关于自己和佟春睿的每一个故事。

那么多幸福而又简单的过往,这个男人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深深的嵌入了自己的生命。

廖筱樱知道自己爱着佟春睿,却在此刻在满是街灯的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第一次体会到,她有多爱他,像似爱自己的生命。

“这个时候,我就想到有春睿气息的地方呆着。”廖筱樱呢喃自语,临溪大学的房子,和在星湾的别墅都有春睿的气息,但是在这个时候,廖筱樱更想寻找到春睿气息最为浓烈的地方,那就是爷爷的家。

想到了这点,廖筱樱原本有些愁苦的小脸瞬间就涌上了一抹明艳的笑意,那是应该是有春睿记忆最多的地方。不仅仅那里面有春睿的记忆,还有春睿最爱的爷爷,自己去那里,陪伴着爷爷和冬蕊也好。

廖筱樱伸出了手打车,直奔临溪大学别墅。

当廖筱樱出现在佟家别墅的时候,佟志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刚才他刚刚接到杜伟山的电话,两个人因为孩子的事情,又吵吵闹闹了半天,最后两个老小孩都不服输般气愤的挂掉了电话。

这就是他们一辈子的友情,即使今天气的暴跳如雷,明天电话依旧会想起,虽然表达感情的方式不同,但是却是十分深厚的感情,任何人也替代不了。

“爷爷,我回来了!”廖筱樱将自己刚才在临溪大学门口买的水果放在了餐厅里的餐桌上,十分乖巧的陪着爷爷坐在了沙发上。

“好好好。”佟志霆这个可爱的老头,从带着的老花镜的上半部分,露出一双睿智的双眼,看着自己这个大孙媳妇,他已经知道了佟春睿出差的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