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95章 残次品理论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082 2016-03-13 20:02:08

  艾琪琪此时已经冲回了自己的卧室。“天啊!他怎么来了?”艾琪琪不由的心跳急速加剧跳动,她努力的沉静着自己!

控制住自己狂跳的小心肝儿,她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睡衣换掉,穿上了一间紧身t恤,和着一条运动休闲裤,她安抚着自己狂乱的心跳,深呼吸后走出了房间。

刚走到门口,她却发现因为紧张,她的t恤竟然穿反了!此时她的头已经露出了一个小的部分,看到佟夏睿正含笑的看着自己,不由的满脸绯红,她急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再一次穿好了,才强迫自己镇定的面对着佟夏睿。

“佟总,不知道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艾琪琪扬起自己水漾的眸子看着眼前的男人,脸上已经有着刻意保持的冷静。

此时佟夏睿正在艾琪琪租住的小房间没扫视着,这个房间虽然很小却是五脏俱全,不仅仅布置的十分的温馨还很整洁。

在十分娇小的客厅内,竟然还有这十分小巧的毛毛熊!

这和佟夏睿对艾琪琪的认知完全是南辕北辙!

这个小女人,真的是千面,时而豪放,时而娇羞,时而可爱,她甚至还穿着hello ketty的睡衣,抱着可爱的毛毛熊!

佟夏睿彻底的微笑了,浓密的睫羽在他深邃的双眸上形成了一个暗影,让他看起来更是俊帅非常。

“艾琪琪,你为什么不上班?”佟夏睿听到艾琪琪的声音,转过高大的身躯,脸颊上有一丝莞儿,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这个小女人小的时候,一定练过舞蹈,穿着休闲装的她,看上去十分的纤细娇小,气质更是完美。

这样的她更加让佟夏睿深深的心动。

爱情的感觉真好,她不仅仅可以让你忘掉过去,更能幸福未来。

“佟总,我已经和我的部门主管递上了辞职信,所以现在我已经不是佟氏传媒集团的员工,对于你能来到这里,对我不上班表示关切,我深深的表示感激,但是现在既然你已经知道我辞职了,那你就请回吧。”

艾琪琪冷冰冰的下着逐客令,她微微垂着眸,不去看眼前这个让自己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心跳都会剧烈加速的男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免受伤害,其实现在她的心,仍然免不了一阵阵的灼痛。

“艾琪琪,我们恋爱吧?”佟夏睿转过身躯,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他张开轻轻抿起的双唇,深眸中带着笑意,说出了这句话。

艾琪琪的身体明显的一僵,接着是微微的颤抖,再然后,她的水漾眸子开始泛出晶莹的泪水,最后她的双肩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怎么了?”佟夏睿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手足无措,他的脸上充满了焦急,他以为这个小女人会很高兴,毕竟自己的嫂子说她喜欢了自己这么久,听到这句话,应该雀跃的飞舞起来才对,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佟夏睿想伸出双手去擦干小女人的眼泪,但是骨节分明的双手却停在了空中,他终于体会到了心里如同油煎的滋味,原来这个他爱的小女人不仅仅会笑,千面,原来她的千面还包括哭。

“佟夏睿,你觉的这样作弄一个女人的感情很好玩是么?对,我是很贱,喜欢你,我从来没有爱过别人,这样心甘情愿的喜欢上你,甚至为了你剧烈的痛苦,可是我真的不是残次品,更不是什么破烂货,你如果想要玩玩,或者想寻找什么激情,麻烦你去别的女人那里,凭你唐唐佟二少的名义,无数个女人可以对你投怀送抱,但是很遗憾,我不是。”

艾琪琪此时已经哭得梨花带水,她水漾的眸子中间带着剧烈的痛楚,她甚至不停的啜泣着,瘦弱的肩头不停的一动一动的,内心深处已经溢满了太多的伤。

“不是的,琪琪,我没有那个意思……”佟夏睿被艾琪琪梨花带水的眼泪冲的头昏脑转,心头已经蔓延着剧烈的痛,他真的受不了她的眼泪。

“佟总,你可以离开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是我对爱情的期待却是十分的崇高,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我对爱情最大的期待,虽然做起来会很难,可是这是我最为渴求的平凡,而你不能满足我的要求。”

艾琪琪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看者眼前的男人,无论他是什么样子的心态来找自己,自己都已经绝望,不仅仅因为他的残次品形容,还是他身边今天明天都驱之不尽的烂桃花。

她打开了门,故意不去看佟夏睿,让自己保持平静。

佟夏睿抬起促狭的眸子,看了一眼艾琪琪,他的双眼像似最为平静的湖面,宁静深远,但是终究没有说什么,转身抬起高大的身躯离去。

艾琪琪看着他走出了房门,自己用尽全部的力气关上了门,纤瘦的身躯依靠在门上,一点点的垂落,最后靠在门边,蜷缩起身体,眼泪一点点的落在了地面上。

佟夏睿开着自己的迈巴赫,疾驰在大街上,他的眸光带着清厉和阴郁,一直颀长的手臂搭在车窗上,修长的手指弯过来,轻轻的触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

艾琪琪梨花带水的模样,那么的楚楚可怜,一直在他面前浮现,让他的心里涌上了一股最为沉重的痛苦,像似刀子一刀刀在剥离自己的心脏。

他现在特别想需要酒精的麻醉,佟夏睿在前面调头的地方急速的调整着车子的方向,往勘探酒吧疾驰而去。

佟夏睿失恋可是所有人担心和关注的大事,在佟夏睿到达酒吧没有一刻钟的时间,杜深勘已经通过他无比发达的微信网络通知了除了佟秋睿以外的所有人。

这还了得?

佟二少的失恋一直都是那么的惊心动魄,这个消息让这些人在第一时间内抛开了所有事情,全部聚集在了杜深勘的包厢里。

这时候,佟夏睿已经酒入微醺,他的身体在沙发上形成了一个随意的弧度,只穿着衬衫,领带已经开始有些松松垮垮,衬衫上已经开了两个纽扣,若隐若无的露出了他精壮的胸膛,这个男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帅气到爆,即便是慵懒的半躺在那里,身上的气质也完美到让人炫目。

“你们说,我难道配不上她么?我还不容易放下心中的芥蒂,表达了我心中的爱意,但是她竟然说什么残次品理论,甚至还拐弯抹角的说我是烂桃花。”

佟夏睿继续低语着,即便在酒醉的时候,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暗沉低哑好听。

他拿起了桌面上冰桶里的酒,仰起头一饮而尽,仿佛只有冰镇的酒温才能去掉她心中的火气和那些浓浓的痛楚。

残余的酒滴一滴滴的落了下来,落进了他的前胸,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形成了一条小溪,帅气到爆表。

“夏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残次品理论,有点耳熟?”佟春睿不由的莞儿,他伸出手拿了一杯纯果汁轻抿。这句话,他记忆的十分的清楚,当初自己给夏睿打电话的时候,残次品绝对为夏睿所创,现在他却没有一点记忆,明显的口是心非。

“是么?”佟夏睿回头看着自己的哥哥,深眸中有了深深的疑惑,看着佟春睿莞儿而又有些戏谑的笑意,他的思绪也开始慢慢回笼。

哦,原来是自己所创。想到了这里佟夏睿不由的赫然。

“夏睿,我只能说,女人这种怪物比我们想象的要较真和深情,因为他们会比我们在乎,所谓的烂桃花就是,你身边总有一些数不清的莺莺燕燕,甚至为了这些莺莺燕燕,她已经受过伤害。”杜深探说道,他拿起了一杯小瓶啤酒,轻抿了一口,带着十足的文雅。

“数不清的莺莺燕燕?”佟夏睿的眸光有了一瞬间的阴暗,他想到了艾琪琪在监控室中蜷缩的小身体,和她那苍白的绝望的小脸。

佟夏睿的心中又一次涌上了一抹浓重的疼,他的眸中带着剧烈的痛楚,又一次拿起一杯酒,一干而尽。

“你们都陪着我喝。”佟夏睿看着自己的这几个死党,脸色微醺带着迷离。

“深勘,深探,你们陪着他喝吧,我还要回家看老婆,再说我要打算要宝宝更不能喝酒。”佟春睿估计也差不多了,站起了颀长的身躯,就走了出去。“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兄弟。”深勘、深探看着佟春睿颀长的背影,不由的苦笑的莞儿,他们任命的倒出了酒,陪着佟夏睿喝了起来。

艾琪琪带着哭泣的小脸,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晨,她本来就是一个很嗜睡的人,再加上心中浓重的痛苦和急待释放的压力,让她更加的醉心于睡眠。

第二天早晨,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她身上的时候,电话响起。

艾琪琪拿起电话,一看是自己舅婆的电话号码。

艾琪琪的出身十分的苦楚,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自己和弟弟跟在父亲的身边饱受着继母的冷眼,和母亲也离异多年,一直都是舅婆偷偷的照顾着自己,给自己无尽的关爱,所以她对舅婆的感情非常的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