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64章 男人的撒娇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259 2016-02-11 20:08:09

  佟氏集团的律师十分冷静和客观的说道。“你们入禀法庭吧!”张庭然此刻已经方寸大乱,脸色变得暗红,他的手已经开始剧烈的颤抖,5个亿,对于张氏集团来说,就意味着损失了四分之一的财产,自己刚刚接手张氏集团,就让爸爸的百年基业损失了四分之一的财产!

想到这,张庭然,再也坐不住了,他打算站起身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你给我坐下!”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张念全的口中传出!

张念全在齐远的搀扶下,来到了会议室。“各位佟氏集团的律师,我想和犬儿聊聊对于这件事情的具体意见,我已经让秘书在待客室内准备好了茶水和水果,请你们务必稍后。”说完摆了一个请的姿势。

律师们点头离去,毕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一定要给对方商量的时间。“爸爸,我坚决不会给的,五个亿啊!”张庭然,站起了身躯,双手拄在办公桌上,方寸全失。“儿子,这就是我教会你的第一课,商场如战场,没有任何事情,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我就阻止你,那么最后的结果肯定你不会心甘情愿的承认或者服输,所以爸爸只有等到现在,才能让你明白,五个亿是我们张氏全部财产的四分之一,虽然代价惨重,但是爸爸要你记得,你的第一次生意犯了多大的错误,以后,你要怎么样的谨小慎微。”张念全的眸光如炬,带着老一辈商人特有的容人和处事的胆量及方式,这也更好的诠释了张氏集团之所以能够在临溪市屹立不倒的原因。

“爸爸,我明白了。”张庭然在张念全的循循善诱面前,终于放下了故作坚强的防备,痛哭失声,这真的是一次最宝贵的课,以五个亿的代价,教会了自己明白没有任何事情,是那么容易的。

张念全和张庭然交流后,告诉律师们明天再谈,然后自己乘车带着齐远来到了佟氏集团。

“小姐,你好,麻烦你我们要见一下佟氏集团总裁。”张念全十分客气的和前台小姐说道。

小姐点头后,问上姓名,打电话给88楼总裁办公室秘书。

“对不起,张先生。”总裁正在开会,需要您稍后。

前台小姐客气的说道。

“好。”张念全点头,坐在了等待室的椅子上。

此时佟春睿正坐在办公室里,思索着张念全来到佟氏集团的含义和可能。

他的深眸透漏出一丝睿智,闪烁出一个思索的弧度,身体不由的站起。

佟春睿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望向摩天大楼下的景物。

棱角分明的大手抚在玻璃上,陷入了沉思。

张念全这个人,自己不是没有打过交道,为人很是低调,谦逊和客气,并且从来不把事情做绝,他和张庭然绝对是两种性格的人。

五个亿对于佟氏集团也许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对于张氏集团就是很大的一笔财产,按照律师们的估计,就是张氏集团的四分之一。

如果是张庭然来找自己,那么自己真的不能让步,可是张念全是一个和自己父亲同样年龄的老人,佟春睿有些于心不忍。

他毕竟是一个接受传统教育的年轻人,儒雅,隐忍。

想到这里,他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张念全正在等待室里等待,其实他知道佟春睿在开会也许是一个借口,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必须等下去。

“张总裁,我是泰明,是总裁的专属秘书助理,你好。”泰明来到张念全和齐远面前,一身得体的西装,依旧是不苟言笑的模样。

“你好。”张念全十分客气的问道。

“张总,我们总裁也知道您的来意,对您和张氏集团的境遇也表示十分的同情,总裁说这是给令公子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还有任何过分的行为,我们佟氏将严惩不贷,这是我们总裁从新拟定的赔偿条件,将五个亿的赔偿金调整为2个亿,这是我们佟氏所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泰明继续冷静的说道。

“好好好。”张念全不由的说了三个好。

“谢谢你们总裁,谢谢。”

泰明颔首离去。

“佟春睿果然具有大将之风,有着谦逊涵养的美德,这样的男人必成大器啊!”张念全回头看了齐远一眼,不由的赞叹。

这两个亿比自己心中的估价三个亿还要少了五成,佟春睿这个总裁,佟志霆这个孙子,果然为人够大气!

无论为人还是处事,自己的儿子都不是对手啊!

回去以后,自己一定要教育儿子学习的同时,一定不要和佟氏正面交锋,要不然一定会死的很惨!

张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张庭然听到父亲的话语以后,不由的呆滞,本来站起的身躯,一下子就坐在了椅子上!

他的双眸有些呆滞,如果这件事情是自己,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要五个亿的赔偿金,但是这件事情是佟春睿,真的就搞不懂了!

“这就是佟春睿最大的优势,既大度而又宽容,你当然不懂,儿子,我告诉你,以后,你一定要避开点佟氏集团,你不知道爸爸今天连他的面都没见到,我经商这么多年,今天头一次感觉到实在是脸丢大发了。”张念全还是忍不住的抱怨了儿子。

“知道了爸爸。”张庭然答应着,双眸的阴森并没有少去一点,这件事情只是让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佟春睿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酒囊饭袋,要细心谨慎点的对付而已,但是不表示他能忘记自己的夺妻之仇!

佟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佟春睿站在超大的落地窗前,他身着一身非常贴身的意大利纯手工西装,深蓝色的颜色和同色系的领带合着深紫色的衬衫,将他的俊美无俦彰显的更加的完美。

他的眸光深远,看着摩天大楼的远方,露出一丝睿智的弧度,气质高贵非常。

“总裁,现在我们就这样算了么?有消息称张庭然今天在张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并没有接受教训,他甚至和自己的朋友在酒吧喝酒,并且说继续走着瞧。”泰明站在佟春睿的身后,颔首说道。“我知道,这场战争,远远没有结束,甚至只是一个开始,但是张念全毕竟是老人,这个面子不能不给,泰成,将今天这件事情放出去给媒体,在给佟氏集团带来隐形的信誉效益的人同时,也够张庭然烦的了。”佟春睿的嘴角有了一丝莞儿,笑意若有若无,却意境深远。

下午时分,整个临溪市都得到了张氏集团想要通过水泥陷害佟氏集团,而佟氏集团高风亮节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消息。

媒体记者全部一拥而动,守候在佟氏集团和张氏集团的门口。

张氏集团作为临溪市内较大的集团,因为这件事情招惹上记者不足为奇,可是这件事情的另外一个主体是佟氏集团,临溪市最大的豪门,当然值得全城媒体出动了!

要知道佟氏集团的总裁佟春睿是出了名的低调!“佟总裁,据说这次张氏集团出现问题,您只收了一半的违约金是么?”记者a问到。

大批记者看到佟春睿出现也蜂拥而至,媒体的闪光灯和镁光灯,还有话筒在佟春睿面前疯狂的闪烁,记者们也围绕在四周。

佟春睿每次出现的时候,为了躲避媒体,他都是通过地下停车场的暗道离开的,但是这次却选择了地面的方式。

没错,这是他故意的。

佟春睿的眸光如星,帅气浑然天成,他看着问自己问题的女记者,薄唇轻勾,露出一个完美的笑意,这个笑意让女记者瞬间就丢了三魂七魄,脸上绯红。

“得饶人处且饶人。”佟春睿只是几个字,让人见识到佟氏宽容大气的魅力的同时,却并没有否认这件事情的存在。“佟总裁,据说您和张氏集团的当家总裁在情感上有了些许纠葛,是因为您的妻子选择了您么?”

记者毕竟是专业的,她迅速的从被电的有些眩晕的状态下解脱出来,问题开始更加的犀利,上一次佟春睿在媒体面前公布了爱妻的情况,他们就通过各个方式得到了一些零星的线索。“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谁?”佟春睿不由的莞儿,嘴角扯出一抹最为动人的笑意,完美的更加俊美无俦,看着旁边的女记者。“当然是……你。”女记者因为这抹英俊到爆的笑意,彻底的沉沦沦陷,她不由的张嘴说出了这句话,引得在场所有人不由的哄堂大笑。“你很聪明,我的小妻子和你一样,她和我一样都是初恋。”佟春睿扔下这句话,转身而去,自己的小妻子,自己清楚,她和张庭然之间的事情,能叫恋爱么?他可记得自己和小妻子刚开始接吻的时候,小妻子的生涩和面红心跳。

说完这句话,佟春睿就在众多保镖的护送下,坐上泰成开过来的雷克萨斯,离开了现场。

“老板,今天我得到销售部和工程部的消息,这件事情让我们佟氏获得了一致的口碑,现在不仅临溪市内有名的集团想和我们合作,国外著名的建筑集团也已经抛来了橄榄枝,要和我们继续合作,现在和我们打算合作的项目进账已经不是我们给张氏集团抹掉的三个亿,有可能是三十个亿了。”泰成的声音中带着惊喜,对于佟春睿的战略手腕表示十分的佩服。

“在商言商,我们一定要清楚对方需要的是什么。”佟春睿言简意赅的说道。

“是。他们最重视信誉。”泰成不由的点头。

张氏集团门口。

张庭然当然没有佟春睿那么幸运了,一下班就被媒体围得水泄不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