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教授很专一

第70章 睥睨天下的男人最害怕失去

教授很专一 暖小宝 3196 2016-02-17 20:15:40

  她的眸子带着轻轻的氤氲,女人常见的软弱,在这一瞬间,就爆发的淋漓尽致。

对,各位看官想的和小暖一样,这个时候,该廖筱樱出现了。

好闺蜜就是解压时候,最好的调剂品,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自己的软弱。

“喂,廖筱樱,我一会去酒吧,你什么时候到?”果然是好闺蜜,压根不问你有没有时间,直接问什么时间。“我十分钟之后就到,这样你去勘探酒吧好不好?”廖筱樱直接点出了勘探酒吧的名字,那是杜深勘和杜深探的酒吧,以艾琪琪的性格,估计又要喝的不醉不归,至少是熟人的地方,也比较安全。

廖筱樱给佟春睿发了一个微信后,就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勘探酒吧。

杜深勘之前就已经有过吩咐,只要是廖筱樱来,必须送上最好的包间,送上最好的酒,当然杜深勘身后有庞大的杜氏集团,酒吧完全是玩票性质,让好朋友聚会能够一个干净安全的场所才是第一。

当酒吧的侍者恭敬的让廖筱樱去包间的时候,艾琪琪因为先到酒吧已经在吧台前要了酒,喝了起来。“琪琪,我们去包间里喝好不好?”廖筱樱走过来拉住了自己的好闺蜜。“不好,谁去包间,那么一点都没有酒吧的氛围。”艾琪琪已经喝下了两杯威士忌,脸上已经开始显现出红晕,合着她的大波浪,显得十分的好看。“好吧。”我陪你,廖筱樱十分豪气的拿出了酒,要和艾琪琪喝上一杯,虽然她只能喝上一点,在大学的时候,廖筱樱就是有名的醉美人,只要喝上一点酒,ok,醉倒就是必然。

但是今天她却不担心,因为一会自己的老公,一定会来接自己。“琪琪,你怎么了?”廖筱樱的看着艾琪琪沮丧的小脸儿,关心的问道。

“筱樱,你说一个女人在这个社会上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怎么那么难,我本来很喜欢动物类的摄影,你也知道,我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付出了多少了努力,可是当一切都有了希望的时候,我的职位,被一个什么社长的亲戚顶替了,我迫不得已,进了人文社科类,你知道我有多闹心,多沮丧,可是人还要工作,还要活着。”

艾琪琪不由的双眸泛起了红,举起了一杯威士忌,又一仰而尽。

她就喜欢这样的酒,和自己的性格一样,实在是够烈!

但是其实她又很胆小,女人再坚强也有柔软的一面,这句话,在艾琪琪身上有了很好的诠释。

“琪琪,我们还很年轻,年轻就是罪啊,所以我们要在跌跌撞撞中成长。”廖筱樱柔声的劝道。

廖筱樱刚才轻轻的抿了一口酒,只是一口,现在的头就已经发晕,但是她还是有着清晰的逻辑。“是,年轻就是罪,这个社会对我们真的很不公平,拼不了爹,拼不了钱,唯一就是受伤,其实你知道么,筱樱,我有多想像你一样,嫁个好男人,然后累了的时候,找个肩膀靠一靠,但是你说怎么这个男人还不来呢?如果他真的来了,我绝对不让她排队。”艾琪琪不由的十分的苦楚,她的手臂有些摇晃不稳,只要在清醒的时候,她一向坚强,但是只有酒醉的时候,才能够放心的发泄出自己的不满和脆弱。“是,是,但是琪琪,只有等待,缘分一定还是会出现的。”廖筱樱看着艾琪琪的模样,心中产生了一抹浓重的疼,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她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艾琪琪的威士忌后劲已经上来了,她已经感觉到眼前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转,脸色以及如同火烧云般的绯红,但是却倔强的还要喝下去。

这样的两个绝色美人,一个清纯,一个野性,在酒吧中出现,当然引起了很多的觊觎。

一个男人走了前去,一副不怀好意,探寻的目光直射廖筱樱和艾琪琪,眼前两个美人已经面漏微醺,带着迷离的蛊惑,说不出的味道,让这个男人不由的身心痒痒,直呼今天的运气。

“小姐,我能在这里喝上一杯么?”男人的眼光开始放肆的在两个美女身上打转,他的手已经放上了廖筱樱的肩头,廖筱樱纤瘦的肩头,带着最为蛊惑的滑嫩,让男人意乱情迷。

和男人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伙伴,他们看见男人已经成功的坐了下来,立即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男人已经将手放在了艾琪琪的肩膀上。

“我们不需要你们陪。”廖筱樱正色的拒绝。

“别这样嘛,小美人,大爷今天很高兴,你要什么尽管说。”男人看着廖筱樱的样子,觉得实在够味,心里不由的更加的痒痒,他的手开始不规矩,就往廖筱樱的手上抹去。

廖筱樱是杜深勘和杜深探最为珍贵的可人,侍者之前就受到老板命令,所以一直在盯着廖筱樱和同伴的一举一动,他刚想上去,就看见廖筱樱直接甩上去一个大嘴巴。

“流氓,你摸我手干什么?”廖筱樱虽然一口就醉,可是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有些清醒的!

“哎,你这个臭娘们,还敢打老子,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上染坊了!”男人觉得在自己兄弟面前,实在面子上过不去,他挥动着拳头,就不要往廖筱樱身上挥去!

艾琪琪也一样,她生平就是被别人吃豆腐的,看见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她不动生色,却拿起酒瓶,啪的锤在了吧台上,凿成了一个破碎的漏斗,冲着男人的手就扎了上去!

那叫一个说时迟那时快,扎完了一个,立即拔出,扎向了另外一个!

两个男人瞬间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这边伸出拳头,想挥向廖筱樱的男人,不由的被同伴们的喊叫声惊住了,愣了一下,清醒了以后,更是气急攻心,恼羞成怒,就要朝着廖筱樱的身上比划去!

廖筱樱和艾琪琪一样,都是软包子,他们看着拳头过来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躲,可是躲在哪里啊!

“大哥,大哥,我们只是手误,手误。”艾琪琪不由的苦笑着脸,嬉皮笑脸的解释,身体却推着廖筱樱往旁边移动着。“手误,老子也是手误!”男人更是气愤,他和另外几个男人的青筋已经爆出,挥动着拳头,就要往两个人的身上比划!

拳头还有一厘米的距离!

艾琪琪和廖筱樱不由的充满了苦情和哀伤,完了完了,这张如花似玉的小脸,明天还能保得住吗?“大哥,我们商量一下,不打脸行么?”艾琪琪不由的继续磨着,企图让疼痛来的迟些。“少废话!上!”男人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他的拳头虎虎生风带着犀利的风头,就招呼了过来!

“啊!啊!”廖筱樱和艾琪琪正抱着头,怕是自己会被修理的很惨,却发现身体上并没有疼痛的降临,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只听见几个男人发出了哀嚎,这样的哀嚎,合着最为痛苦的呐喊还有用力的拳头的声音,形成了最为动人的音乐。

不出五分钟的时间,三个男人已经只有出气,却没有进气的份了,躺在了那里,哀嚎着,不停的喊着救命。“老公?”廖筱樱抬起了清澈的脸庞,看见佟春睿出现在自己的身旁,心里闪现出最为激动的喜悦,她站起了身体,快步的走到了佟春睿面前,冲到了她的怀里。“老公,你没有受伤吧!”廖筱樱反应过来急忙的检查自己老公的身体,这三个男人的块头不小,真的好担心佟春睿受伤。

佟春睿伟岸的身躯在灯光的照射下,形成了一个最为动人的暗影,他不由的苦笑的耸耸肩,刚才自己小妻子见到自己的模样,那样的兴奋,带着香香糯糯的身体,让自己刚才焦急的心刚有一点安稳,就急切的离开了自己的怀抱,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虽然是担心自己,但是还是让自己舍不得和若有所失。“嫂子,你开玩笑吧,我哥哥可是跆拳道黑带最高级别九段,他还修过泰拳,怎么可能被这几个酒囊饭袋打倒。”佟夏睿耸耸肩,只是一个很随意的弧度,却是英俊非常。“我天,老公,你真的好厉害啊!”廖筱樱不禁崇拜的看着佟春睿,清澈的小脸上洋溢着最为动人的快乐,自己这个老公实在是赚到宝了,真的是文韬武略,无所不能啊!“廖筱樱,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在出现在这种地方?”佟春睿才发现忘记了最为严重的问题,他的剑眉开始蹙起,深深的后怕,如果廖筱樱有了什么事情,他真的不敢想象,自己这漫长的一生,该如何度过!“知道了,老公,我不是想着这是深勘、深探的酒吧嘛!”廖筱樱看出了佟春睿的担心,心里暖暖的,当然还有莫名的心虚。“谁的酒吧,都不行,这就不是该来的地方。”佟春睿的脸上淬着寒,虽然自己及时赶到,但是还是十分的后怕,他的脸上出现了罕见的霸道。“哇,霸道总裁哎!”艾琪琪不由的发出了声!

她因为喝了很多的酒,才有些清醒,就看到了这一面。

其实她说这句话,实在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这样的气氛轻松一些。

她的眸光顺着廖筱樱的旁边甩过去,却在瞬间就定在了那里!“天啊,我是喝多了么,我怎么可能见到他?”艾琪琪不由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