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求凰:第一皇妃

070 亲近

凤求凰:第一皇妃 安知晓 979 2010-04-06 18:54:46

    几人在学堂下了一会儿棋,连玉和西琉玥出来透透气,西琉玥一拳就砸在桃花树上,骨头咯咯作响,垂下的银发挡不住眸光中的阴鸷,古老的梅花树被他这么一砸,连根都松动了,连玉倚在树干上,眉心隆起,“太尉是谁杀的?”

  西琉玥拳头拽紧,额头青筋暴跳,如压抑着千斤重怒气,几欲把梅树砸成两段,阴沉的语气仿佛从地狱传来的怨恨之声,夹着岩浆迸发般的怒,“若是让我知道谁干的,我一定让后悔生为人!”

  连玉很冷静地扫了四周一眼,下巴微抬,“西琉玥,杀左神武大将军的时候你眉头都没皱一下,太尉死了,你为何如此激动?这两人都是秦华的走狗!”

  “你住口!”西琉玥厉喝,一身戾气张扬,银色的发下眸子闪着杀气,连玉神情越发冷静,西琉玥闭上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闷气,什么话不再说,只是背对着连玉靠在梅花树上,一身肃杀。

  一时间四周很安静,静得可以听见远处飘来的风之声,初春的空气有着冷意,淡淡的,也是清晰的。

  阳光透过梅树粗壮的枝条,斑驳地打在连玉的脸上,少女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金太尉被杀的消息,她是早上才收到的消息,她和秦初雪出门时听见有人来报,金太尉死了,秦华大惊,早膳都没来得及吃就走了,连玉当时还以为,是西琉玥所为,进了东林苑她便去找西琉玥。

  她忘不了西琉玥刚听闻金太尉被杀时的表情,震惊,哀痛,那一瞬间的西琉玥,仿佛是失去了母兽的小兽,他回过神来几乎是毫不停顿地往外冲,可在小筑的门口却死死的停住了脚步,她清楚地看见,西琉玥抓着门板的手指在泛白着……

  那一扇门,仿佛一条跨不过去的横沟……

  西琉玥哀痛,西琉玥愤怒,西琉玥暴戾……可相反的,西琉玥隐忍,西琉玥坚韧,西琉玥强悍……

  他始终没有再跨一步,他终究恢复了平静,若无其事……

  不知道为何,连玉的心隐隐作疼,很想抚平他心口看不见的伤痕,金太尉,一定是西琉玥,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人……

  可他什么都不能做,连在别人面前生气悲伤的权力都没有。

  身为秦国世子,西琉玥有太多的东西要背负,他有太多的伤痛不能流露。

  此人的坚忍,非我辈中人足以匹敌。

  “啊……”西琉玥最终还是受不住心底迸发的仇恨和悲痛,怀抱大张,扭曲地吼出来……

  连玉缓缓地走近他身前,伸手抱住少年瘦削的腰,乖巧地偎依在他胸前,轻声道:“西琉玥,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等你失去了一切,你就会发现,你的勇气比原来多了十倍,因为你再也没有什么可失去了。

  所以,会更不顾一切!

  更勇敢!

  这就是连玉的切身体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