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攻妻不备

第19章 他不再是男孩的事实

攻妻不备 五枂 1024 2016-01-28 20:24:25

  匆匆冲进袭垣骞的房间,木棉手忙脚乱的打开衣柜,翻出行李箱,胡乱的将他的衣服都塞进去。

顾不得自己此刻狼狈的样子,她穿着袭垣骞的外套,裸着双腿跪在地上,脚底板有几道深深的血口,因为伤口长时间没有受理,血水都凝住了。

“阿骞!你必须要离开!”

她声音抖着,可越是着急,她的右手就越是不听使唤,怎么也拉不上箱子。她急了,拼命的拍着自己的右手,“该死!你就不能争气一点吗?”

她的手突然被人捉住。

木棉抬起头,泪水将一双眼睛刷得格外干净,动人。

袭垣骞褪去一层戾气,反而冷静的望住她,放下她的手,改捏住她的下巴,年轻富有张狂的气息,一点点将她包围住。

“我哪都不会去。”

木棉骤然清醒,反手抓住他:“不行!阿骞,你听我说,先离开这里躲一阵子!万一他们报警了怎么办?”她紧张得脸色苍白,声音仍抖着,“你还年轻,你不可以有案底的!”

他已经被毁了一次,她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毁掉第二次!

袭垣骞不屑的扬扬眉,“我才不怕坐牢——”

“可是我怕!!”

她尖锐的喊声,将他微微震慑。

木棉双手抓住他的胳膊,一向没什么激烈情绪的她,这会变了个人,惊慌,不安,恐惧。

在他眼里,她怕得可笑。

可是,他却笑不出。

“你不能有事……”右手抖得厉害了,她用发红的眸锁定他,字句都灼着他的心。

“你还可以有更美好的前途,你不可以坐牢!”

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

木棉安静了下来,眉心紧成了一字,咬着牙,她说:“刚才,不是你下的手!听明白了吗?不是你!是我!是我做的!他们报警,我就说我是自当防卫,充其量就是误伤!”

袭垣骞的眸光开始变得深刻,怕他会拒绝,她按住他的肩,十指用力的快要抠进去似的。

“阿骞,你在警局已经有了蓄意伤害的记录,不可以再有下一次了!”她哽咽着,心都跟着疼,“这次就让我替你……而且,事情都是因我而起……”

她一张一阖的唇,猛然被人吻住。

木棉身子一震,瞪大的眸,尽是惊愕。

他吻着她,强而有力的双臂将她抱紧,紧到快要勒进他的身体!

他的吻技不好,甚至可以说是生涩,急切得想要抒发,最后只能用摄人的力道来表达。

他有过很多女人,可真正吻过的,却只有现在的她。

木棉被动的承受着,只是望着他的清眸渐渐变得惶恐,

他的吻,他充满欲望的眼神,强有力的动作,还有胸前和手臂紧绷着的石头块一样的肌肉……都在向她证明他早已不再是男孩。

事实上,没有认清的,也只用她一个。

直到吸走她肺里全部的空气,他才离开了她的唇,可额头仍抵着她的,喘息着,安抚着,平静着。

恍惚间,她似乎听见他说,“这么多年,幸好有你,我才没有恨这个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